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瞒着她,不让她知晓这一切,这样的好,她接受不了。

    北冥随风静静的听着景色哭泣的声音,安抚的拍着景色的背,一直等到景色的哭声渐渐的变下。

    “北冥随风。”景色红着眼睛,扬起脑袋,叫了一声北冥随风。

    “嗯?”北冥随风疑惑的看向景色。

    “北冥随风,我现在做不到原谅你,看到你,我就会想起当初的痛苦,但是,真的很感谢你,将景顾带回了我的身边。”景色咬了一下嘴唇。

    “我想了一下,我们还是要分开,冷静一下,我们都应该先想好,接下去,该怎么办,如果果然最后的结果还是分开的话,别的,我什么都不要,只要松果宝贝和景顾。”景色说。

    北冥随风额头上的青筋跳动了一下,景色想了那么久,就想到这些?

    “景色。”北冥随风低吼一声,“我们已经分开一年了,这一年还不够你冷静吗?”

    “我的意思是,我们都需要再冷静冷静”景色下意识的开口解释道。

    北冥随风粗暴的打断景色的话,“景色,我告诉你,我现在已经够冷静了,没必要再冷静,我给你时间,让你想好,但是,你需要知道的是,你景色,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打上了北冥随风的标签。”

    “哼,还真是霸道。”景色嘀咕一句。

    “色色,不管你怎么说都好,你只能是我的女人,不管是这一世,还是下一世,还是生生世世。”北冥随风霸道的开口。

    忽然间,北冥随风又想起陈安生说的话,如果,他昨天没有带着景顾出现,景色是不是就答应了陈安生?

    “色色,昨晚,如果我和景顾都没有出现,你是不是就要答应陈安生了?”北冥随风问这句话的是,心脏不安的跳动着。

    就怕得到的答案,是自己恐惧的答案。

    “或许吧。”至少,景色不会让陈安生当着那么多的人面丢脸,她会事后再找陈安生说清楚吧。

    北冥随风脸色越来越不好,他刚刚听到了什么?景色说,她或许会答应陈安生的求婚?这怎么可以。

    “景色,你是我的。”北冥随风脑中一根一直紧绷着的弦,猛地断开。

    一个翻身,将景色重新压在了身下,在景色的身上啃噬着,景色只来得及惊呼一声,便被北冥随风堵住了声音。

    “色色,想不想我?”北冥随风沙哑的出声。

    景色将脸埋在北冥随风的胸前不说话,北冥随风轻笑一声,不由得加重了动作。

    一个下午,北冥随风都没有给景色任何思考的时间,夫妻间的吵架,最快的办法那就是床上滚一滚。

    床上滚了不够,地上再滚一滚,总有滚够的时候。

    这一个下午,佣人们路过景色房门口的时候,还能依稀间听到里边的激烈的声音。

    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匆匆的景色的房门口路过。

    等到季如夏和墨释然带着小景顾回来了,景色和北冥随风依旧在房间里边,没有丝毫要出来的痕迹。

    “小姐呢?”季如夏抱着景顾坐在了沙发上,看向一边面红耳赤的佣人。

    “小姐和北冥少爷还在楼上。”佣人低着头,看着脚尖,恨不得将脑袋埋进去。

    季如夏一开始的时候,微微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勾唇笑了起来。

    墨释然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的就是季如夏笑着的模样,急忙上前,“夏夏,发生什么事情了这么的好笑。”

    “没什么。”季如夏抱着怀里的嘀嘀咕咕的说着,“景顾是喜欢妹妹还是喜欢弟弟呢?”

    景顾的手里正拿着季如夏给她买的一朵大红花,听到季如夏叫自己的名字,冲着季如夏咧嘴笑了一个,露出两个小门牙。

    一直等到晚饭,还不见北冥随风和景色的人影,墨释然倒是有些坐不住,季如夏朝墨释然的方位看了一眼。

    “你想要去干嘛?”季如夏淡淡的开口问道。

    墨释然嘿嘿一笑,“夏夏,我就是去看看色色,怎么还不下来吃完饭。”

    “不用管他们,我让厨房给他们留饭了,你先抱着景顾,我去给景顾冲**奶。”景色好不容易才有和北冥随风破冰的痕迹,季如夏自然是不会让墨释然去打扰他们两人。

    下一秒,墨释然的怀中塞进了一个小家伙,墨释然内心崩溃不已,他现在更关心的是自己亲亲女儿有没有被人拐走啊。

    景顾似乎感受到了来自墨释然的浮躁,仰起小脑袋冲着墨释然笑了一下。

    墨释然见了,急忙回景顾一个笑脸,女儿重要,外孙子同样重要,然后他就看见他家最聪明可爱的外孙子,要将一朵红花戴在他的头发上。

    “景顾,这么漂亮的一朵花花,你自己戴好不好?”墨释然嘴角抽搐了一下,柔声的开口问道。

    景顾眨眨眼睛,“啊啊啊啊,公公”

    墨释然只得认命的低下脑袋,让景顾将那一朵红花戴在了他的头发上,冲着景顾露出了一个苦兮兮的笑容。

    “哈哈哈哈哈。”景顾看着十分的欢乐,拍着小手。

    季如夏手中拿着奶**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向英明神武的墨释然头发上戴着一朵红花,景顾在一边拍掌笑着。

    “夏夏。”看到季如夏墨释然就像是看到了救星,急忙招呼着季如夏。

    季如夏默默的从身后掏出手机,在墨释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冲着墨释然一顿狂拍。

    墨释然嘴角抽搐了一下,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家可爱的景顾小朋友,非要他的头发上戴着那朵红花呢?

    “行了,别笑了,你要是喜欢这朵红花,送给你。”季如夏看到墨释然还在笑,连忙安抚墨释然。

    “来,景顾,外婆喂你喝奶奶了。”季如夏抱过景顾,景顾自己也扶助奶**,大口的喝起来。

    喝奶的时候,不断的将目光看向季如夏,眼里充满了浓浓的疑问,他想爹地和妈咪了。    “夏夏,你累了吗?”墨释然急忙开口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