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干脆起身抱起景顾,小心的哄着,景顾的哭声也渐渐的停止了,只是依旧用委屈的目光看着景色。

    “也是可怜了。”季如夏转过身,不再去看面前的一幕,景顾看着高高壮壮的,身体棒棒的,没想到还要经历这般的苦。

    等到景色哄得差不多了之后,季如夏才从景色的手中接过景顾,和墨释然一起逗着景顾。

    “色色,今天下午你就带随风到处玩玩逛逛吧,景顾交给我们就好了。”季如夏说。

    她打心底里边还是希望景色能够和北冥随风和好,两人早日和好,对孩子影响也好,只是和好却要看景色自己怎么处理,她能做的就是带走景顾,给景色和北冥随风两人多一点单独的相处时间。

    景色何尝不知道季如夏的这份心思,只是她现在面对北冥随风处于一种极为复杂的状态。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面对北冥随风,还没有想好之前,景色只想躲着北冥随风,而现在躲无可躲。    在季如夏和墨释然离开之后,景色和北冥随风坐在沙发上,偶尔景色抬头看一眼北冥随风,北冥随风和景色沉默的坐了一会儿,又过了一会儿,北冥随风深吸一口气,猛地起身,一个打横抱住景色,直

    接将景色往二楼抱。

    “北冥随风,你这是干嘛。”景色惊呼一声,一时间的失重感,让她紧紧的抱住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抿着嘴,一言不发的将景色抱回了房间,将景色放到了床上,在景色挣扎的时候,压住景色的手腕,居高临下的看着景色。

    “色色,我们好好谈一谈。”北冥随风紧紧的抿着嘴巴,盯住景色的脸。

    景色点头,“可以,你先放开我。”

    北冥随风轻笑一声摇头,温热的气息喷在景色的脸上,“色色,我们还是就这样聊一聊吧。”

    “北冥随风,你放开我。”景色脸上隐隐有着怒意,双手挣扎了一下,还是没有从北冥随风的手中挣扎开来。

    “色色,我们之间,你怎么想的。”北冥随风干脆了当的问出口。

    他和景色之间,中间夹杂了太多的东西,干脆将趁着今天,两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解决了。

    “我们之间你想怎么办。”景色将问题扔还给北冥随风。

    “景顾和松果宝贝需要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长大。”北冥随风停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说道,“色色,一年前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到,害得你这般的伤心,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北冥随风,我需要好好的想想我们之间今后的关系。”景色何尝不知道景顾和松果宝贝该在一个和谐,充满爱的家庭下长大,只是,她的心中有心结罢了。

    景色到现在,午夜梦回的时候,还会想起那晚自杀的时候,所经历的绝望,偶尔还会想到小刀割开手腕的时候,那种感觉。

    景色脑中总有挥之不去,北冥随风去救胡梨的场景。

    “色色,在这里,你只需要知道一点,那就是不管你最后是怎么想的,你永远只能是我北冥随风的女人。”北冥随风再次宣告景色的所有权。

    他可不希望景色的身边,时时刻刻的出现第二个陈安生。

    “呵,那可不一定。”景色冷笑一声,她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威胁。

    北冥随风的脸上隐隐有着薄怒的痕迹,低头在景色红嘟嘟的小嘴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下。

    “色色,不要诱惑我。”北冥随风眼底燃起风暴,沙哑着出声。

    景色简直哭笑不得,她怎么就诱惑北冥随风了,她到现在为止可是什么事情都没做。

    “北冥随风,你压疼我了,快起来。”景色在北冥随风的手臂上捏了一下。

    北冥随风,“不放。”

    “色色,不要喜欢别人,永远喜欢我。”北冥随风暗哑着开口,额头抵住景色的额头。

    天知道,昨晚陈安生求婚的时候,北冥随风的一颗心吊的老高,唯恐景色就答应了。

    经过昨天的事情,北冥随风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不能没有景色,如果,景色真的移情别恋了,那么他会彻底的毁了景色。

    “北冥随风,你先起来。”现在这个姿势,还真是让人尴尬的可以,景色咬着嘴唇。

    两只和景顾极像的眼睛,水汪汪的盯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吞咽了一下口水,这一年禁欲下来,直到这一刻,他内心的冲动再也压制不住,深深的吻上景色。

    “唔。”景色还没来得及挣扎,北冥随风已经开始攻城略地。

    景色从最开始的抗争,到了最后紧紧的依附,一吻完毕,景色眼睛迷离的看着上方的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勾唇一下,食指划过景色殷红的嘴唇,极具诱惑的开口,“色色,这一年下来,你也想我了是不是。”

    景色的脸因为北冥随风的这句话,猛地爆红,北冥随风他他他他他,怎么那么的无耻,这一句话都说的出口。

    “没有。”景色对着北冥随风抛了一个白眼。

    北冥随风轻笑一声,“我想你了。”想的疼痛。

    景色还没有回应北冥随风,北冥随风再次吻上景色,双手也不安分的游离着。

    景色不由得攀附住北冥随风,不由自主的回应着北冥随风的吻,北冥随风身子一震,继而接下去的是更大的狂风暴雨。

    “色色,对不起,原谅我,都是我的错。”北冥随风在景色的耳边呢喃着。

    景色内心突然间涌上了一阵的委屈,猛地哭了出来。

    北冥随风翻个身,让景色躺在自己的身上,紧紧的抱住景色,让景色在自己的胸前哭泣着。    景色放声的哭泣着,像是要哭尽这些年的委屈,北冥随风为了她的毒去迎合胡梨,为了保护她故意将她囚禁,为了不让她难受瞒住了景顾的消息,这些她都知道北冥随风是为了她好,但是,她内心最耿耿于怀的恰恰也是北冥随风打着为她好的旗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