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嘴一扁,还没来得及哭,就看到了自家爹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景顾顿时委屈的抓着景色的衣服,倒是也没有开口再哭。

    他可是吃过自家爹地的大亏的,聪明的他还是选择不和自家爹地作对来的好。

    陈安生看着前边,那亲亲热热的一家人,一口气怎么顺不了。

    北冥随风看火力还是不够大,加大了火力,凑近景色的身边,亲昵的抱住景色。

    “色色,你喜欢吃的橘子,多吃一点。”北冥随风勾唇笑着,继续将手中的橘子喂到景色的嘴里。

    景色原本想要拒绝,接收到北冥随风的眼色的时候,张嘴吃下了北冥随风喂过来的橘子。

    景色怀中的景顾两只大眼睛一直盯着景色看,嘴角流着口水,一脸期待的看着景色。

    “景顾,你也想吃是不是?妈咪喂你一个。”景色在景顾盯了她许久之后,终于感受到来自自家儿子炽热的目光,急忙从北冥随风的手中抢过一瓣橘子喂进景顾的嘴里边。

    景顾现在也吃不了完整的橘子,也只能吸吸里边的汁水,然后吐出来,就是这样子,景顾也很满足了。

    “色色,我先走了,中饭就不吃了。”陈安生猛地起身,对于北冥随风故意秀恩爱的行为,他着实有些看不下去。

    “对于你,我不会放弃的。”陈安生抿着嘴唇,坚定的开口说道。

    景色无奈的叹气,她不知道陈安生这般的坚持究竟是为了什么,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吸引了陈安生什么。

    “安生,你”景色叹口气,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和陈安生说话。

    陈安生和墨释然,季如夏礼貌的告辞,脸上一直保持着完美的笑容,一直等到走出墨家的时候才沉下脸色。

    北冥随风早不带景顾来,偏偏这时候带景顾来,就是为了和他作对的。

    他陈安生想要的人或者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北冥随风,哼,走着瞧。

    一直跟在陈安生身侧的助手,实在不能理解,自家少爷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已经嫁过人还生了两个孩子的女人。

    在他看来,出生莫卡家族的少爷,那么的完美,想要什么女人没有,何必要执着于一个女人。

    “少爷,您喜欢景色小姐什么?”助手实在忍不住,开口问道。

    陈安生一阵恍惚,看向车窗外边,他也想要问自己,到底喜欢景色什么,似乎从第一眼见到景色开始,就被景色所吸引,后来越是了解,越是喜欢,一直到了现在彻底的放不开手。

    看到陈安生离开之后,北冥随风露出了胜利者的目光,他还没有来得及得意几秒钟,景色就快速的推开了他。

    “色色,你不能这么翻脸不认人。”北冥随风委屈的开口。

    景色冷笑一声,“北冥随风,你的目的达成了,可以离开了。”

    北冥随风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极度无赖的开口,“不离开,我的老婆孩子都在这里,能去哪里?”

    “无耻。”景色磨牙。

    北冥随风冷哼一声,无耻?为了带着老婆孩子回家暖炕头,无耻一些又怎么了。

    “时间差不多了,可以给景顾打针了。”北冥随风看了一眼时间,开口说道。

    “打针?”季如夏和墨释然惊呼一声,两人均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北冥随风,景顾需要打什么针?

    “景顾的身子还没有好的完全,所以需要打针。”北冥随风开口解释道。

    家庭医生早就等在门外,得到北冥随风的吩咐之后,拎着药箱走了进来。

    景顾对于家庭医生身上的白大褂很敏感,为了不让景顾过于害怕,家庭医生今天特意穿了便装过来。

    “夫人,麻烦您抱住小少爷,千万不要让他挣扎。”家庭医生一边说着,一边从药箱里边拿出药水。

    景顾似乎已经有了预感,自己马上要经历什么,不安的在景色的怀中扭动着。

    景色看着,简直心疼个半死,但是她知道,为了景顾好,这一针必须要打。

    景色脱掉景顾的外套,季如夏惊呼的看着景顾身上的伤痕,错愕的捂住嘴巴。

    他也没有想到,景顾的身上居然大大小小会有这么多的伤痕,一个大人看了都觉得瘆得慌,更不要说一个孩子了。

    景顾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扯开嗓子正要吼叫出声,手臂上一阵疼痛,家庭医生快速的将药水推进了景顾手臂中,景顾愣了两秒钟,然后猛地反应过来,大声的哭泣着。

    “景顾乖,不疼。”景色心中一阵阵的疼痛,抱着景顾小声的哄着。

    景顾听到景色的哄声,哭的越发的凄惨,似乎想要把所有的不满都哭出来。

    “这,打针得打到什么时候啊。”季如夏瞧着景顾凄厉的哭声,心中也忍不住一阵阵的抽痛。

    季如夏刚刚看到家庭医生的药箱里边还有一排的药水,看样子,不单单是打今天一次。

    “色色,这小子越是哄,哭的越是惨。”北冥随风和景顾打了那么久的交道,虽然不能说十分的了解景顾,八分的了解还是有的。

    景顾以前虽然也会闹,但是也只是干吼几声,见没有人搭理他,就渐渐的止住了哭声,现在则是因为景色哄着他,而他越是想,越是觉得委屈,哭的也越发的凄厉。

    北冥随风额头上的青筋跳动了几下,捏了一下景顾的小手,“不准哭了,要是再哭的话,就换我来抱你。”

    景顾听闻,哭泣的声音弱了下去,在景色的怀中抽噎着。

    “北冥随风,你干嘛吓他。”景色不满的开口说道,小孩子受到惊吓要找妈妈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色色,我这不是吓他,我这是在和景顾讲道理。”北冥随风说。

    再说了,不过是对景顾说换他来抱他,这个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吗?哪里吓到他了?    北冥随风那个呕血啊,景顾夺去了众人对他的注意力不说,现在完全已经取代了他在众人心中的一个位置,哎哎哎哎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