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为了景顾和松果宝贝两个可爱的宝贝生活在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墨释然从私心里还是接受北冥随风的。

    “既然如此,那我今日就先离开了,有什么的事情的话,再联系好了。”墨释然已经下了逐客令,陈安生就算是再厚脸皮也不好意思继续待下去。

    陈安生刚站起身,就听到季如夏抱着景顾从门外边走进来,听到陈安生要离开了之后,惊讶的开口问道,“安生,中午要不要留下来?”

    陈安生原本想要拒绝,但是看到景顾在季如夏的怀中,默默的又咽下了想要拒绝的话。

    “既然如此的话,那就麻烦夏姨了。”陈安生微微的低头,嘴角勾起。

    季如夏笑盈盈的看着安生,“不麻烦,反正中午已经要烧了,不过是多了一双你的筷子而已。”

    “妈咪。”季如夏怀中的景顾,在季如夏怀中不安的扭动着。

    他已经一上午没有怎么见过景色了,他要景色,虽然外婆也很好,但是他还是想要和妈咪多亲近一会。

    景顾两只大眼睛在屋子里边转动了一圈,终于看到了景色的人影,当即就在季如夏的怀中待不住了,各种挣扎着要下地。

    季如夏抱不住景顾,只得将景顾放到了地上,景顾小小的人儿,一到了地上,整个人就撒开了步子。

    景顾扑进景色的的怀中,景色心中一片柔软,弯腰抱起景顾,怜爱的在景顾的脸色一连亲了许多下才罢休。

    “妈咪。”景顾在景色怀抱中撒娇了一会,嘴中一直喊着景色。

    “色色,这个就是小景顾吧,真可爱。”陈安生凑到景色的面前,伸手知啊景顾白嫩的小脸上边刮了一下,婴儿皮肤特有的柔嫩感让陈安生心中荡起了一丝的涟漪。

    要说陈安生有多喜欢小孩子,那是没有的,小孩子这种生物,一向之让孩子产生是敬而远之。

    “妈咪。”景顾被陈安生摸了一下小脸,顿时不悦的皱起包子脸,一脸怒意的看着陈安生,仿佛在说,我的脸是你这等凡人能摸的吗?

    “乖。”景色伸手在景顾的脑袋上揉了几下,“安生,真是不好意思,我家宝宝有点认生。”

    “没关系,小孩子嘛,都是有点认生的。”陈安生笑着。

    景顾咬着手,乖乖的缩在景色的怀里,眨着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自家妈咪在说什么?他不懂。

    北冥随风瞥了一眼,直接将景顾从景色的手中抱了过来,景顾紧紧的抓着景色的袖子,死活不愿意被北冥随风抱走。

    北冥随风瞪了一眼景顾,景顾委屈巴巴的松开抓着景色的手,被北冥随风抱了过去。

    北冥随风抱着景顾在房间里边走着,嘴里叽叽咕咕的说着陈安生的不好,每说一句,就要不悦的看一眼陈安生。

    陈安生和景色坐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看景色脸上的笑容,北冥随风心中越发的不舒服。

    景顾眨着眼睛,听了半响,总算是听明白了,他的这个爹地,是不喜欢那个叫陈安生的男人,让他不要对陈安生太过客气。

    当景顾重新回到景色怀抱的时候,双手一直紧紧的抓住景色胸前的衣服,防备的看着陈安生。

    陈安生目光轻轻的飘向北冥随风,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一定是北冥随风在景顾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不过,景顾现在才一岁多吧,已经能够听懂大人在说些什么了?陈安生暗笑自己,真的是太过草木皆兵了。

    “吃吃吃吃。”景顾的目光又落在了茶几的橘子上,小手指着橘子,一脸渴望的看着景色。

    景色不知道景顾能不能吃橘子,于是又将目光落在了北冥随风的身上。

    北冥随风点头,“给他吃一点吧,省的他一直惦记着。”

    北冥随风想到,一个月前,景顾要吃梨,当时景顾的肚子不好,北冥随风也就没有给景顾吃,谁知道这件事情被景顾一直记着,见到北冥随风,嘴里说着的都是梨。

    对北冥随风也是爱答不理的,北冥随风哭笑不得的满足了景顾的要求之后,景顾才对他重新热络起来,有一个吃货儿子还真是不容易。

    陈安生急忙在茶几上拿过一个橘子,剥开,剥了一瓣,喂到景顾的嘴里。

    景顾吃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橘子,顿时整个人满足的眯起眼睛,完全忘记了自己和北冥随风的革命友谊,冲着陈安生露出了友好的笑容。

    北冥随风在一边看着心酸不已,他的儿子,还真容易满足,一个橘子,就将他给收买了。

    一连吃了好几瓣橘子之后,北冥随风阻止了景顾。

    景顾虽然不满,但是也乖乖的听从了北冥随风的话,没有继续吃橘子。

    家里多了一个孩子,热闹了许多,屋子里充斥着景顾的笑声。

    陈安生在一边看着北冥随风一家三口,莫名的刺眼,就好像他是个外人一样。

    “老婆,你看,景顾这贪吃的模样,一定是遗传了你。”北冥随风忽然间开口对景色说。

    “老婆,你啊,就像景顾,就是一个孩子,需要大家哄着宠着。”北冥随风暧昧的凑近景色的耳边。

    陈安生放在膝盖上的手,不断的握紧,咬着牙,北冥随风简直是太太太过分了,这就是在存心刺激他。

    “谁是你老婆。”景色瞪了一眼北冥随风,下意识反驳。

    北冥随风越发的凑近景色,嘟囔着开口,“当然你是我老婆了,除了你,还有谁能当我老婆?”

    景色正想反驳,就听到北冥随风在她的耳边继续说着,“你难不成还要给陈安生希望吗?”

    景色脸色一僵,抿嘴,北冥随风抓住了她的心里,不能给陈安生希望,回应不了陈安生的感情,那就彻底的断了吧。

    “老婆,来,老公喂你吃个橘子。”北冥随风很满意景色的反应,将景顾刚才吃剩的橘子拿过来,喂到景色的嘴边。    坐在景色怀里的景顾,眼睁睁的看着自家爹地将橘子喂给了自家妈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