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妈咪,你现在也年轻,有没有想过再生一个孩子?”景色开口问道。

    季如夏一副被雷劈了的模样,错愕的看着景色,“色色,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妈咪,我就是随便开口问问的,你别当真啊。”景色尴尬的低头,顺手拿过一边的水杯,喝着水。

    妈咪虽然现在才四十多,但是毕竟是高龄产妇了,还是不要生的好。

    “你啊,整天都想些什么呢,妈咪有你和你景宸已经够了,再加上,现在还有了景顾,哪里还有别的心思想些其他的。”季如夏抱着景顾,逗弄着景顾。

    刚好,景顾喝完了奶**中的奶水,正砸吧着嘴巴,看着季如夏。

    “小景顾,你吃那么快的吗?”季如夏低头一看,就看到奶**已经空了。

    景顾嘿嘿一笑,小手摸着肚子,表示自己还是有些饿,季如夏急忙让人将厨房里的鸡蛋羹拿上来。

    一小口一小口的喂着景顾,景顾吃一口鸡蛋羹,就会眯起眼睛,一脸享受的模样。

    景色看着景顾,心情顿时一片大好,能吃是福,她喜欢把景顾养的白白胖胖的。

    “色色,一会吃完饭,我带景顾,出去逛逛。”季如夏说,这是她和墨释然今天早上就约好的,带景顾出去逛逛,买些东西。

    景色和景顾现在一时间也回不去市,景顾留在这里,总要添点东西。

    “好,妈咪,你别给景顾买太多东西,小孩子长得快,很多东西没用就已经用不了了。”景色叮嘱了一句,之前季如夏和墨释然买给松果宝贝的东西,就太多了。

    松果宝贝都没用上几回,就压在那边积灰了,景顾现在又是一天一个样的年纪,很容易就不能用了。

    “知道了,咱们家有能力自然是要给景顾和松果宝贝用最好的。”她反而有些觉得,给景顾和松果宝贝买东西,怎么买都不嫌多。

    “夫人,莫卡少爷来了。”佣人低声的对季如夏说。

    季如夏抬头看了一眼景色,想必是为了昨天求婚的事情过来的,“色色,你要不要见见安生?”

    景色皱眉,叹了口气,她本来就打算今天去见陈安生的,没有想到陈安生先上门来了。

    “让莫卡少爷进来吧。”景色对佣人说。

    季如夏刚好将碗中的鸡蛋羹喂完,抱起景顾起了身,“你和安生好好聊聊,我带景顾去外边转一圈。”

    陈安生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景色坐在窗边,阳光照在她的脸上。

    “色色。”陈安生露出一抹微笑,走到景色的面前,景色微微一笑。

    “安生,坐吧。”景色让人给陈安生倒上一杯水。

    “安生,昨晚的事情……”景色犹豫的开口,昨晚的事情,她觉得很抱歉,在那么多人面前让陈安生落了面子。

    “昨晚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陈安生快速抢过景色口中的话,率先表示是自己的原因。

    “色色,昨晚,我应该事先先问过你的。”陈安生苦涩的笑道,虽然他心中清楚,不管是不是事先问过,结局都是这样。

    “对不起,我没有想要伤害你,真的很抱歉。”景色说。

    陈安生摇头,目光中带着祈求,“色色,如果你觉得那样子进展的太快的话,我们可以慢慢来,可以先相互了解一下。”

    “对不起,安生,我不喜欢你,我一直将你当做朋友看待,对不起。”景色叹口气。

    景色一时间的晃神,回想起自己和陈安生相识的种种,陈安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呢。

    “色色,不要这么急着拒绝我好吗?”陈安生沙哑的开口。

    他原先以为,景色对于他,怎么也会有一点不一样的感情,而从现在,景色这么决绝的语气看来,景色难道对他,真的没有半点不一样的感情吗?

    陈安生表示自己无法接受这样的认知。

    “安生,我一直将你当成好朋友,从来没有过别的想法,对不起。”如果现在不拒绝的彻底一点,对陈安生并不公平。

    她的心很小,小到只能装下一个北冥随风,虽然她现在还没有考虑和北冥随风该怎么往下走,所以对于陈安生,她只能说抱歉了。

    “色色,是因为昨天那个孩子吗?”陈安生苦涩的开口问道。

    莫卡家族是全球传媒第一集团,而他居然到了昨天才知道,当初的那个孩子没有死。

    陈安生不认为景色还能怎么原谅北冥随风,景色拒绝他,或许是因为那个孩子?

    “不关景顾的事情,没有景顾的出现,我依旧会拒绝,对不起。”景色说。

    陈安生挫败的看着景色,他晚了吗?他只是比北冥随风晚认识景色几年,他哪里比不上北冥随风。

    论长相,论家世,论才能,北冥随风只能和他打个平手。

    “色色,你还爱着北冥随风?你忘记他伤害伤害的有多深了吗?”陈安生忍痛,一而再的提醒着景色,当初,北冥随风深深的伤害过她。

    陈安生的目光扫过景色的手腕,“色色,你忘记了吗?因为北冥随风,你才会自杀的。”

    景色身子一震,手不由自主的抚上手腕,虽然疤痕几乎淡到看不出,但是景色的心中一直有这个创伤。

    “色色,你待在北冥随风的身边,他带给你的只有无尽的伤痛。”陈安生软了语气。

    景色垂着眼眸,北冥随风带给她的除了伤痛,还有欢笑,北冥随风给了她两个可爱的儿子。

    “色色,北冥随风把你伤的那么深,你还要待在他的身边吗?”陈安生加重了语气。

    陈安生就是要揭开景色心头上的伤痕,只有揭开了伤痕,景色才能清醒一点,北冥随风并不是她的良配,和北冥随风在一起,景色是不会开心的。

    看到景色痛苦的模样,陈安生心中也很不好受,可是,为了让景色清醒一点,陈安生只得唤醒景色内心的伤痛。    “色色,就算是你现在接受不了我,也别那么快拒绝好吗?给我一个机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