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顾一开始从实验室抱回来的时候,只喝奶粉,别的东西一口都不吃,一碰就吐。

    现在总算是好了那么点,不光喝奶粉,别的东西也能吃一点了。

    “鸡蛋羹,景顾喜欢吃这个。”北冥随风忽然间说道,这是景顾最能接受的辅食。

    “鸡蛋羹啊,那就吃鸡蛋羹。”季如夏一听,急忙让厨房做一碗孩子吃的鸡蛋羹。

    又怕景顾饿着,便让景色先抱着,她去冲奶粉,墨释然看到孩子马上要回到景色的手中,急忙开口,“我来抱,我来抱。”

    墨释然抢着从景色的手中抱过小家伙,景顾仰着头,冲着墨释然咧嘴一笑,口水顺着牙齿滴到了墨释然的手上。

    墨释然也不嫌弃,“呀,这孩子都长牙了,牙长得真好。”

    “妈,我教你怎么冲奶粉。”北冥随风走到季如夏的身侧,手把手的教季如夏。

    季如夏耳朵一动,她刚才似乎听见北冥随风叫她妈了?

    “呀,色色,你看,景顾着眉目,长得还真像我。”墨释然忽然间兴奋的开口说道。

    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他就说他的外孙子怎么那么好看,原来是长得像他啊。

    景色凑过去看了一眼,又沉默了,她怎么觉得景顾这是长得像自己呢?

    当然,她看到现在还在独自乐中的墨释然,也不去打击他,安安静静的吃着自己的早餐。

    嗯,其实不光北冥随风觉得他自己失宠了,就是她也觉得自己在景顾的面前彻底的失宠了。

    不过景色很乐意见到这个情况,有两个人一起宠爱景顾自然是好的。

    “奶粉来了。”季如夏手中拿着奶粉,走回到墨释然的身侧,将奶粉放到桌子上,从墨释然的怀中,抱过景顾。

    景顾看到奶粉,激动了一会,一乐,小手指着奶**,“奶奶,奶奶。”

    “景顾是不是饿了,饿了,外婆喂景顾喝奶奶。”季如夏满脸的笑容。

    墨释然只觉得孩子在自己的手中没几分钟又被抱走了,一时间还真有些伤心,很快就打起精神,走到季如夏的身侧,看着季如夏喂景顾喝奶粉。

    “对了,妈,有一件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景色忽然间开口说道。

    季如夏应了一声,并没有抬头,目光依旧在景顾的身上。

    “是这样的妈,我想,景顾姓季,季景顾。”这是景色想了一早上的问题。

    如果没有季念,就没有景顾,她想让景顾姓季,延续季家的香火。

    季如夏知道季念是景色过不去的一个心结,听了景色的话,率先看了一眼北冥随风。

    毕竟,景顾不仅仅是景色的儿子,也是北冥随风的儿子,如果北冥随风不愿意,那么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我觉得色色提议的很好。”北冥随风表明自己的立场。

    景顾是季念救的,姓季并没有什么,再说了,只不过是个姓而已,代表不了什么,景顾还是他北冥随风的儿子。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自然是没意见的。”季如夏露出笑容。

    “然后松果宝贝,就叫北冥景慎吧。”景色看向北冥随风,询问北冥随风的意见。

    北冥随风点头,“好,就叫北冥景慎。”

    他之前也帮松果宝贝想过名字,只是都没有景慎来的那么好听,北冥景慎,嗯,挺好的。

    “怎么没有姓墨的啊。”墨释然在中间不满的出声。

    醒北冥的有了,姓季的也有了,怎么没有姓墨的?墨释然表示自己还有财产也需要继承啊。

    “额。”景色沉默了,北冥随风也沉默了。

    当然,北冥随风不会无私到,让松果宝贝去跟着墨释然姓墨。

    “等以后再生个女儿姓墨不就好。”最后北冥随风如此开口。

    等一下,不对啊,他的宝贝公主怎么可以姓墨呢?应该姓北冥才对啊,只是,话已经说出口了,还能不能收回啊,北冥随风内心极度复杂的想着。

    “北冥随风,你又在胡说些什么呢。”什么女儿,八字都还没有一撇的事情,景色瞪了一眼北冥随风。

    “我觉得北冥随风的这个提议很不错,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下一个宝贝就姓墨了。”软软糯糯的小公举啊,墨释然想到和景色一模一样的小公主,就激动不已。

    他错失了景色的成长,绝对不会错失外孙女的成长。

    “等一下,谁说景色要嫁给你了。”墨释然突然间回过神,他刚才差点被北冥随风给带进坑里边。

    北冥随风想要娶他女儿?哪有那么容易,怎么也要过五关斩六将。

    北冥随风汗颜不已,墨释然怎么突然间从小公主的攻势里边跳出来了,他原本还想忽悠一番墨释然,没想到墨释然那么快就反应过来了。

    “你小子,打的什么坏主意我还不知道?我告诉你,想要娶色色,没那么容易。”墨释然冷哼一声。

    现在是怎么看北冥随风怎么不顺眼,这可是要抢走,他宝贝女儿的人啊。

    “你跟我上楼。”墨释然指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跟着墨释然上了楼,企图向景色找安慰,可惜景色没有理会他。

    “妈咪,嗯……”餐桌上一下子只剩下景色和季如夏。

    景色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叫了一声季如夏。

    “嗯?”季如夏迷茫的看向景色。

    小剧场:

    松果宝贝:景顾,妈咪和爹地最爱的还是我。

    景顾:!!!

    松果宝贝:你看,妈咪都叫我松果宝贝,宝贝的,都不叫你宝贝。

    景顾:……

    景顾蹬蹬的跑向景色,委屈的抬头,大眼睛里满是泪水,在景色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哇的一声哭出声。

    景色:怎么哭了?

    景顾瞅着自家妈咪:妈咪你是不是不爱我,我是不是不是你亲生的?

    景色:???

    景顾:你都叫哥哥宝贝宝贝的,叫我都是景顾景顾的。

    景色:!!!

    景顾:不行,妈咪我也要你叫我宝贝,你叫我景顾宝贝。

    景色:!!!    松果宝贝一脸奸笑os:等你上小学你就懂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