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等到反应过来了之后,伸手去摸自己的身侧,可是身侧是一片冰凉,并没有摸到景顾。

    景色三魂吓了两魂,猛地坐起来,她记得昨天北冥随风带着景顾回来了,告诉她,景顾没有死,还活着。

    难不成,昨天并没有发生这件事情,这一切都是她在做梦吗?景色想着想着,忍不住惊起了一身的冷汗。

    “色色,怎么了。”北冥随风半坐着,迷茫的看着一脸失神落魄的景色。

    他昨晚趁着景色睡着了,才跑上来偷睡了那么一会儿,还想着,在景色醒来之前再下去,没有想到,这一睡就有些睡过头了,只能说,昨晚给了他安心的感觉。

    景色突然间听到耳边传来北冥随风的声音,立马看过去,当看到北冥随风的时候,睁大了眼睛。

    伸手在北冥随风的脸上狠狠的捏了一下,“疯子?”

    “嘶,色色,这一大早就对你老公下手那么狠?”北冥随风故作玩笑的开口。

    “你是真的疯子?”景色不敢相信,又出声问了一句。

    北冥随风摸摸鼻子,“那是自然,不是真的还是假的不成?色色,你这是睡迷糊了?”

    北冥随风用手摸了一下景色的额头,“没有发烧,还好还好。”

    “你真的是疯子?那是不是景顾也是真的。”景色紧张的抓着北冥随风的手,牢牢的盯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被景色的这句话给绕迷糊了,什么叫做他是真的疯子?景顾也是真的?景顾什么时候是假的了?

    北冥随风忽然间脑中灵光一闪,失笑出声,“色色,我是真的北冥随风,景顾也好好的活着,你这不是在做梦,都是真的。”

    感情,景色是害怕这一切在做梦啊,他还以为怎么了呢。

    “你是真的北冥随风,景顾也还活着。”景色喃喃的重复了一遍,然后猛地反应过来,“对,景顾呢?”

    她记得昨晚睡之前,景顾一直在她的身侧,怎么现在不见了,景色立马看着房间角落,也没有那个小家伙的身影。

    “是啊,景顾呢?”北冥随风顺着房间找了一遍,也没有看到景顾的身影。

    忽然间,听到浴室传来水声,北冥随风皱眉,掀开被子,和景色一前一后的跑进浴室,就看到了让他们哭笑不得的一幕。

    浴室里边满地的水,景顾就坐在水中间,拍打着水面,也不知道景顾从哪里找出来的沐浴露,脸上身上都是泡沫。

    “这……”景色错愕了一下,快速的跑进浴室里边,将景顾给抱了出来。

    “小家伙,你怎么跑到里边去了,不知道不能随便玩水吗?”幸好昨晚睡觉的时候,也没有穿衣服,直接穿的是肚兜,直接将肚兜解开就好了。

    由于景顾一身的泡沫,没办法,景色只好重新帮景顾冲洗了一番身子,景顾笑的直乐呵。

    “你哥哥以前也没有你那么闹腾。”景色叹息一声,抱着光溜溜的景顾出了门,将浴室里边后勤的工作扔给了北冥随风。

    景顾一到床上又开始蹦跶起来,抱着被子东滚一圈,西滚一圈,好不开心。

    景色拿过景顾的衣服,抓着景顾的两只小腿,固定在面前,笨拙的帮着景顾穿进衣服。

    “妈咪。”景顾咬着小手,忽然间叫了一声景色。

    “嗯。”景色手中帮景顾穿衣服的动作未变,低声的应了一句。

    景顾咯咯咯的笑着,又重新叫唤了一句,“妈咪。”

    “嗯。”景色再次应道,穿好了衣服,就帮景顾穿裤子。

    景顾睁着大眼睛,对这样的一问一答游戏上了瘾,又开始叫道,“妈咪。”

    “嗯。”景色再次不耐其烦的应道。

    “这小子,将水龙头拧坏了,要找人来修了。”北冥随风从浴室里边走出来,面前一片的水渍。

    “景顾,你怎么坏。”景色听闻,不轻不重的拍打了一下景顾的小屁股。

    景顾以为景色在和他玩,又是咯咯咯的一阵笑。

    “色色,今天天气不冷,不用给他穿那么多。”北冥随风看景色要将毛衣往景顾的身上套,急忙出声。

    景顾是个好动的宝宝,衣服太多限制了他的动作,他会不舒服,会哭。

    “哦。”景色放开手中的毛衣,直接将外套给景顾穿上。

    “我家景顾真好看。”今天的景顾一身小熊套装,看着就像是个熊宝宝,萌的景色,没忍住在景顾的脸上一阵乱亲。

    等到景色收拾好了之后,抱着景顾下楼的时候,墨释然和季如夏也刚刚下楼。

    “景顾,外婆抱抱。”季如夏在看到景色抱着景顾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的时候,急忙上前,迎了上去。

    从景色的手中接过景顾,景顾倒是也不认生,到了季如夏怀里继续乐呵。

    “色色,今天怎么起那么早,不再睡会?”墨释然笑眯眯的开口,跑到季如夏的身边,一同逗着景顾。

    景色看着外边的太阳沉默了一会,她起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九点钟了,这都算早?

    “爸爸,一会让人把我浴室里边的水龙头修一下吧,坏了。”景色坐到餐桌上,拿过一片吐司。

    “坏了?”墨释然愣了两秒,没有反应过来。

    “哦哦,好的。”墨释然目光在景色和北冥随风的身上探究,这两人昨晚做了什么?

    景色感受到来自墨释然探究的目光,没忍住咳嗽两声,她就知道墨释然误会了,不过,她也不想去解释什么。

    “随风,景顾粥喝吗?还是只喝奶粉?”季如夏抱着景顾逗弄了一会儿,开口问道。

    北冥随风急忙开口,“景顾喝奶粉,也喝粥,现在主要还是喝奶粉,这个奶粉是孤展配制的,对景顾身体有好处的。”

    北冥随风这次来的时候,也带了一些过来,连忙拿过来。    “景顾的胃口奇大,光光奶粉是不够的,还要再加上别的辅食。”北冥随风忽然想起第一次泡奶粉的时候,一连冲了二三十**,才成功了那么一**,带个孩子真的不容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