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随风抱着景顾,刚将里衣穿上,景顾身子一扭,小手抓着里衣一扒,里衣在景顾的手中裂成了两半。    景色看着,嘴角抽搐了一下,这小子,力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北冥随风神色未变,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般,指着行李箱说,“色色,你直接去拿一件肚兜过来吧,屋子里边暖气开的足,不会冻到景顾

    。”

    “好。”景色转身走向行李箱,在里边果然看到了一叠的肚兜,是的是一叠,起码有二三十只肚兜。

    景色随意的拿了一只,走回房间,就听到北冥随风在那里嘀咕着开口,“你倒是听话一点,万一你妈咪嫌弃你,不要我们爷儿俩怎么办?”

    景顾似乎听懂了北冥随风的话,“妈咪,妈咪。”

    景色心尖一颤,快速的走上前,从北冥随风的怀里,将景顾接了过来,看到景顾水汪汪的看着她的时候,心中疼痛了一下。

    “乖,小景顾,妈咪最爱你了,妈咪怎么会不要你呢,妈咪就算是不要,也是不要你爹地。”景色说着,拿脸在景顾的脸上蹭了一番,抵着景顾的额头。

    北冥随风脸一黑,立马委屈的凑到景色的身侧,“色色,你都要了景顾,顺带也要了我吧,我会赚钱养家,我上的厅堂下的厨房,还能帮你暖床。”    “赚钱养家?景顾长大了也能赚钱养家,上的厅堂?我家景顾现在看着就那么好看,长大肯定丑不了,厨房?看我家松果宝贝就知道,我的教育有多成功了,至于暖床……你一会就出去吧,晚上景顾陪

    我睡觉。”景色斜视了一眼北冥随风。

    景顾懒洋洋的趴在景色的怀里,看着自家爹地的好戏,反正他听出来了,妈咪是在夸奖他。

    “色色,我就在地上打地铺,守着你们母子两。”北冥随风厚着脸皮开口。

    他和景色那么久没见了,自然是一分一秒都不舍得分开。

    “随便你。”景色原本想要拒绝,看到北冥随风委屈的模样,不知道怎么,拒绝的话,一下子也说不出口。

    从潜意识里,景色知道,自己一直还深爱着北冥随风,只是没有办法,那么快的接受他。

    景顾是个孩子,折腾了一天也有些累了,很快就趴在景色的怀里昏昏欲睡。

    景色将景顾放到床上,自己侧身躺在景顾的身侧,一直盯着景顾的眉眼看,不舍得挪开视线。

    “色色,景顾就叫景顾好不好。”北冥随风忽然间开口。

    “好。”景色垂着眼眸,淡淡的出声,景顾只是景顾。

    当然关于景顾的名字,她还需要明天的时候,再和墨释然季如夏商量一下。

    墨释然原本想要将景色改成墨色,或者墨景色,但是被景色嫌弃难听给拒绝了,不过是一个名字而已。

    她不是景家的人,景顾自然也没必要再姓景了,墨景顾如何?或者季景顾?亦或是北冥景顾?

    北冥随风趁着景色失神之际,钻进了景色的被窝,从身后拥住景色。

    当景色感到熟悉的味道靠近的时候,北冥随风已经紧紧的抱住景色,将下巴靠在景色的肩膀上。

    景色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就听到北冥随风沙哑的出声,“色色,我好累,让我靠一靠好不好?”

    “北冥随风,你过分了。”景色磨牙,“你要是再这样的话,那就出去吧。”

    北冥随风将脸埋进景色的脖颈处,深吸了一口气,“色色,我真的好累,让我休息一会,我保证不碰你,不做出任何勉强你的行为。”

    北冥随风是真的感到累,不止身累,还有心累,这一年,他一直担心景顾活不下来,这一年,他还要担心景色在国是否安好,还要分心去关注松果宝贝那边。

    “色色,以后我们一家好好的好不好?”北冥随风抬起头,语气中带着祈求。

    景色自然是无法做出任何回应北冥随风的话,因为,她现在自己也乱成了一团,关于未来,她没有想过,她一直想的都是走一步看一步。

    “北冥随风,我想见见松果宝贝。”景色忽然间出声。

    “好,我安排他回来,松果宝贝,是该和他弟弟见见面了。”北冥随风说。

    他一两个月前,就将真相告诉了松果宝贝,当时松果宝贝知道景顾还活着的消息,那叫一个高兴,要不是北冥随风说先带景顾去见景色,松果宝贝就准备逃出来见景顾了。

    “唔。”景顾睡到一半的时候,抬脚踹开了身上的被子,嘟着小嘴,翻了一个身。

    “景顾,妈咪的小宝贝。”景色低头,在景孤的脸上吻了一下,然后柔和的拿过被子帮景顾盖上。

    北冥随风靠在景色的身上靠了一会,就下床,主动的找出被子铺在地毯上。

    这一晚,景色睡得极其的安心,听着耳畔景顾浅浅的呼吸声,内心前所未有的满足。

    有什么,比失而复得来的更加弥足可贵。

    第二日,最早醒来的是景顾。

    景顾睁开湿漉漉的眼睛,迷茫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爹地带来找妈咪了。

    景顾一个扭头,看的就是一个英俊的男子抱着一个美丽的女子的画面。

    男子他自然是非常熟悉的,就是他亲爱的爹地,而女子,就是昨天和他刚刚相认的妈咪。

    景顾醒了,也不去吵景色和北冥随风,而是自己一个翻身,滚到了床下,幸好床下铺着厚厚的地毯,就算是掉下去,也不会感到疼痛。

    景顾虽然会走,但是对比走,他更喜欢的还是爬,飞快的爬到门边,可惜的是,门把手够不着,景顾在门边溜达了一圈,又重新爬了回来。

    景顾坐在地毯上,咬着小手,一脸沉思的模样,忽然间景顾想到昨晚好玩的水,是从浴室里边来的,于是又爬向浴室。

    打开了水龙头,一脸惊奇的看着,从里边流出来的水柱,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景色动了一下眼睛,懒洋洋的睁开眼睛,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