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顾,妈咪带你去洗澡。”闹腾了那么久,是该洗洗睡了,小孩子就是要早点睡觉,身体才好。

    景色抱起景顾,刚跨进浴室的时候,猛地想起,自己这里并没有小孩子所用的洗浴物品。

    “色色,我都带来了。”北冥随风嘿嘿一笑,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个妈咪包。

    里边装了许多的婴儿物品,北冥随风从中拿出小孩子用的洗发水沐浴露,还有景顾的换洗衣服。

    景色面无表情的点头,将景顾放在床上,去浴室将这些东西,都摆好了之后,将热水都开好了之后,才过来,抱起景顾,重新走回浴室里边。

    景色自己也将礼服褪下,换成了浴袍,这中间并没有刻意的避开北冥随风,就算是在换浴袍的时候,也没有避开北冥随风。

    景色很清晰的就听到北冥随风吞咽口水的声音,景色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她就是故意的。

    故意引诱北冥随风的,偏生要北冥随风看得到,吃不着,谁让北冥随风之前故意隐瞒了景顾还活着的消息。

    北冥随风看的双目赤红,景色这一年被季如夏养的极好,失去的肉也恢复了回来,身材比之前更是好上了许多。

    该凸的凸,该凹的凹,特别是胸前,大了一个罩杯还不止,一身雪白的肌肤,看的北冥随风是心花荡漾。

    “景顾,妈咪带你洗澡了。”景色在景顾的脸上亲了一口,亲昵的开口。

    北冥随风忽然有了一股危机,他的地位本来就岌岌可危,现在多了一个景顾,他的地位更加的危险了,换句话说,他可能没地位了。

    “景顾,你哥哥小名叫松果宝贝,妈咪也给你取一个小名好不好。”景色将景顾的小衣服脱下。

    当看到景顾身上还有些青青紫紫的痕迹的时候,眼泪猛地一下子就落了下来,大声的喊道,“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本就守在外边,一听到景色的叫喊,不管不管的冲进来,只见浴室里,景色和景顾一起泪眼汪汪的看着他。

    “色色,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北冥随风迷茫的开口问道。

    “北冥随风,景顾身上的痕迹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虐待他了?”谁家的孩子身上不是干干净净白白嫩嫩的,怎么到了她景顾着,身上就青青紫紫的。

    仔细看,上边还有不少的针眼,景色抱着景顾的手,微微的颤抖着。

    “色色,你别担心,这些都是正常的。”北冥随风还以为发生了什么,耐着性子解释道。“色色,之前跟你说了,景顾身体不好,他需要每隔三天就打一次针,所以身上才有那么多的痕迹,不过你放心吧,随着景顾慢慢的长大,打针次数会减少,一直到完全健康为止。”北冥随风想起,他第

    一次看到景顾打针的时候,景顾倔强的没有哭,只是可怜的看着他。

    那时候,他的心比现在景色看到景顾身上的伤痕时还要痛。

    “我可怜的景顾。”景色紧紧的抱住景顾。

    她的景顾居然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啊啊啊啊。”景顾不知道景色怎么了,只知道景色很不开心,景色不开心,他也不开心。

    “那,景顾明天还要不要打针?不打可以吗?”景色苦着脸,看着北冥随风。

    “要,景顾明天刚好是第三天,需要打针。”如果可以,北冥随风真是恨不得代替景顾,打针的是他,而不是可怜的小景顾。

    “那,明天是要回市?”景色迟疑的开口问道,当然,景顾回去,她比然是要跟着回去的。

    她舍不得和景顾分开一分一秒。

    “不用,孤展配了药,我让家庭医生带来了,明天在家里打就好了。”北冥随风知道景色还没有做好回市的准备,所以,尽可能的帮景色安排好一切事情。

    “哦。”景色沉默的看着景顾。

    “好,那你洗吧,有什么问题再叫我,我就在门口等着你。”北冥随风重新走回门口。

    听着里边,景色絮絮叨叨的开口。

    “景顾,我们回到之前的那个话题,你的哥哥叫松果宝贝,你叫什么呢?你叫松子宝贝?松仁宝贝?松鼠宝贝?”

    门外的北冥随风,听着一脸的汗颜,这松果宝贝就算了,松子宝贝,松仁宝贝,松鼠宝贝,这都是些什么。

    “哎,感觉都不好听,人家大力水手,是吃了菠菜才变的大力,我们家景顾都不用吃菠菜就很大力,不如叫菠菜怎么样?”景色笑吟吟的说道。

    北冥随风差点摔了一个踉跄,这都什么?叫菠菜?他还叫萝卜呢。

    “景顾,一会妈咪写几张纸条,然后扔到床上去,你自己抽怎么样,抽到哪个就叫哪个。”景色说。

    “景顾,你和你哥哥还真不像,你哥哥比你安静多了。”景色第n次被景顾的洗澡水溅到脸上,无奈的开口。

    “啊啊啊啊,北冥随风。”景色忽然间喊着北冥随风的名字。

    北冥随风在第一时间便冲了进来,紧张的开口,“怎么了。”

    只见景色半抱着景顾,景顾的身上和脸上还有泡沫,景色顿时手脚无措的看着北冥随风。

    “色色,我来吧。”北冥随风无奈的开口。

    景色红着脸,让出了位置,将景顾交给北冥随风,北冥随风动作麻利的淋去景顾身上的泡沫,快速的帮着景顾洗澡。

    景色虽然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但是在照顾孩子这一块,可以说,完全是一个小白。

    松果宝贝当年出生的时候,有景宸还有s的一堆人帮着照顾,她这个亲妈几乎就是在旁边打打酱油的,现在景顾,她从景顾出生开始,就没有照顾过景顾。

    “我会学的,会照顾好景顾的。”景色红着脸,喏喏的出声。

    北冥随风瞥了一眼景色,“不用,景顾我来照顾就好,等到下一个孩子,你再好好的学。”

    景色顿时有些恼了,什么下个孩子,她和他都没和好好吧,怎么想的那么遥远,下一个孩子都出来了。

    “不,我还是要好好的学学,毕竟,你不在,我还是要照顾景顾的。”景色说。

    北冥随风一下子懵了,景色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北冥随风开口问道。

    “额,虽然你欺骗了我,但是,还是要谢谢你,这些日子照顾了景顾,以后我照顾就好了。”景色成功的看着北冥随风的脸上闪过各种颜色。

    最后,北冥随风恼怒的开口,“景色,我就实话跟你说了,景顾我要,你,我也要,你和景顾都只能待在我身边。”

    “北冥随风,我还没有原谅你。”景色冷笑一声。

    北冥随风点点头,“我知道,所以,我不急,一直到你原谅我的一天,景色在这里我也实话跟你说,你的人和心,都只能是我的,你要是想和陈安生在一起,不可能。”

    别说这辈子不可能,就是下辈子,下下下辈子,都是不可能的。

    景色的脑壳有点疼,怎么什么都可以扯到陈安生去,她什么时候,说要和陈安生在一起了?

    “北冥随风,我什么时候有说要和陈安生在一起了?我和他一直都是朋友关系,不像你,思想那么的龌龊。”别说她和陈安生没什么,就是有什么,北冥随风又能怎么办。

    “景色,你可是老子的老婆,老子还不能有防患意识了,你是对陈安生没什么想法,陈安生可是对你有想法。”北冥随风心中委屈啊。

    “算了,不和你扯了。”景色扭头,懒得继续和北冥随风开口说话。

    “你速度快点,再慢了,景顾该着凉了。”景色忍不住催促道。

    北冥随风沉默的加快了手中的动作,景顾很喜欢玩水,一直抓着浴缸,就是不愿意出来。

    “色色,我刚才在外边听你给景顾取小名,我看,还是算了吧。”要是他的儿子叫菠菜,他岂不是菠菜爸了?

    再说,男孩子要什么小名。

    “小名怎么了,我就是要给景顾取小名。”北冥随风这种大老粗不懂她们女人的心思。

    “行,取就取,但是能不能别叫什么松子宝贝,松仁宝贝,还有菠菜,绝对不行。”北冥随风咬牙。

    “我想想先。”景色挥手,她倒是觉得什么松子宝贝,松仁宝贝都挺好的。

    “别玩了,你洗好了。”北冥随风一个没注意,看到原本已经擦干了的景顾,又往水里去,赶紧开口。

    景顾眼看着马上就要回到水里了,突然间出现一只大手,将他抱走,立马有些不开心的看着北冥随风。

    “行了,你看看你,都洗干净了,一会又该脏了。”北冥随风拿过一边景顾的衣服。

    “色色,帮忙把那件衣服递过来。”北冥随风找了一下,没有找到景顾的里衣,余光看到景顾的里衣在不远处的凳子上,急忙开口。

    景色动作快速的拿过里衣交给北冥随风。虽然屋子里的暖气开得够足,但是为了防止景顾生病,还是动作快一点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