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行,我要去写信给松果宝贝。”季如夏在客厅里边走了两个来回。

    当即,立马就决定,要去写信给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今年,里边完成了一项比较出色的任务,大黑奖励他可以家人一个月通一次电话。

    松果宝贝和大黑折中了一下,他将一个月通一次电话改成了写信,那些信,他可以偶尔拿出来看看。

    “走走走,我和你一起去写信。”墨释然想了一下,今晚景色一家子团聚,景色肯定是没了心思去想陈安生的事情。

    还是让他们一家好好的团聚,他们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景顾虽然只是一个孩子,但是体重也不轻,北冥随风担心景色累着了,时不时在旁边提出换他来抱景顾的意见。

    都被景色给一一的拒绝了,景色好不容易看到这个失而复得的儿子,自然是恨不得时时刻刻都抱在手里边。

    “臭小子,看你得意的。”北冥随风伸手刮了一下景顾的小脸。

    景顾嘴里吐着泡泡,十分的兴奋,抓着景色的头发就是不肯松手。

    景色皱眉,惊呼了一声,“嘶,疼。”

    景顾一脸无辜的模样,小手一挥,一缕头发直接被景顾给扯了下来,北冥随风眉心狠狠一皱。

    “混小子,你知不知道,你把妈咪扯痛了。”北冥随风不给景色反应的机会,直接将景顾从景色的手里边抱过来,对着景顾的小屁屁狠狠的打了一下。

    景顾以为北冥随风在和他玩,笑的越发的开心,手和脚一起挥舞着。

    “混小子。”北冥随风又是气又是笑,景顾因为从小改基因的缘故,力气格外的大,比一般的小孩子大多了。

    或者说,应该是个大力士,一件衣服,轻易的撕成两半。

    “行了,别打他了,景顾又不是故意的对不对?”景色瞪了北冥随风一眼,抱过景顾,在景顾的小脸上,揉蹭了一番。

    “色色。”北冥随风已经可以预感到,景顾在景色的保驾护航之下,一路任性妄为的未来了。

    “景顾是个孩子,就算是抓了能有多大的力气。”景色瞪了北冥随风一眼。

    抱过景顾,在怀里细细的哄着,不理会北冥随风,景顾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么温柔的待遇,一下子就飘了。

    狠狠的一个挣扎,景色一时间没有防备,差点被景顾给挣脱开,北冥随风一个箭步上前,抱过景顾,防止了,景顾摔倒在地上的悲剧。

    “小家伙,你怎么那么坏,这样子会摔到自己的知不知道啊。”景色说着,在景顾肉嘟嘟的小脸上戳一下。

    “妈咪,玩。”景顾开心的蹦跶一下,“刺啦。”

    只见北冥随风的肩膀处,景顾直接将北冥随风的衣服给撕破了,偏生景顾还特别迷茫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布料,一副不知道为什么了什么的模样。

    “景顾,你这么厉害的吗?”景色无奈的开口问了一句。

    她想要撕破北冥随风的衣服,都十分的困难,北冥随风的衣服都是私人订制的手工衣服,价格贵到没话说,这质量自然也好到没话说。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小孩子,能够这么轻易撕破北冥随风的衣服的。

    北冥随风苦笑一声,“色色,忘记说了,景顾这家伙,改了基因,开发了一项能力,那就是力大无穷,别说一件衣服了,就是凳子放到他的面前,想要拆开,也是简单的事情。”

    景色张大嘴巴,有些惊讶于自家儿子这个能力,然后下一秒就是兴致勃勃的试验小景顾的这项能力。

    景色在屋子里边环顾了一圈,找了一块铁做的锁,是大人拿起来还是很容易的,孩子的话,还是很困难的。

    景顾只是看了两眼,以为是什么好玩的玩具,直接伸手抓过铁锁,很是轻松。

    景色惊呆了,马上又跑去找了一件牛仔做的衣服,上面还有许多的铆钉,想要撕破还是很不容易的。

    景顾拿到手,以为又是一件玩具,两手无意间一抓,衣服的袖子和衣服,华华丽丽的分了家。

    景色这下子才算是,相信了北冥随风的话,自家的这个儿子,拥有超能力,那就是大力气。

    “色色,我来抱景顾吧。”北冥随风担心景色之前受伤的手,会旧伤复发,极其担心的看着景色。

    景色罢手,“安心吧,没事的,我想要和儿子好好的培养感情,你要是没事干了的话,就先出去吧。”

    不管之前北冥随风瞒着景顾还活着的消息的初衷是什么,只要,景顾还活着,她的心结就解开了,对于北冥随风,自然是眼色好看了不少。

    “色色,你要和儿子好好的培养感情,我没意见,但是你不能阻止我和你好好的培养感情啊。”北冥随风委屈兮兮的开口。

    凑到景色的身边,咬着景色的耳朵,这一年里边,他怕景色对他产生厌恶心里,只敢躲在一边,远远的看着景色,听着下人们,汇报她的消息。

    实在想的紧了,就在景色沉睡的时候,爬窗进来,盯着景色看一眼。

    本来,他还想等着小景顾身体再好一些,把景顾送过来和景色好好的培养感情。

    谁知道中间居然发生了陈安生求婚这个戏码,还好,没有成功,知道陈安生要求婚之后,北冥随风当即就改掉筹划。

    在宴会的时候,北冥随风带着景顾,景顾一眨眼就不见了人影,谁能想到,居然是和景色无意间撞见了。

    这个又只能感慨,不愧是有血缘关系,冥冥中,都有联系在。

    “色色,你别和这臭小子闹腾的太晚,他就喜欢闹,然后让自己都注意到他的哪里去你啊,做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他。”北冥随风说。

    景顾只要有人捧场,他就可以一直闹下去。

    “这样子的啊。”景色若有所思的看着,景顾,可以看出,景顾今天十分的开心,一直在她的怀里蹦跶着。这要是,景顾一直这么活泼可爱下去,该有多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