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希望之后的失望,更让人绝望,色色,我不愿意让你经历再一次的打击。”北冥随风当时也来不及思考自己做的是否正确,但是他当时别无选择。在景色和景顾没有太深感情的时候,告诉景色,景顾死了,景色伤心也只是伤心一段时间,当景色和景顾培养了较深的感情的时候,再告诉景色,景顾手术失败,离开人世了,那时候给景色造成的打击

    无疑更加的强大。

    说北冥随风自私也好,怎么样都好,他只是想让景色,受他所以为的保护。

    幸好的是,他们的景顾很争气,努力的活了下来。

    “景顾,我的景顾。”景色跌跌撞撞的走向北冥随风,从北冥随风的手里抱过景顾。

    景顾原本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无邪的看着景色和北冥随风,突然间看到景色哭泣的模样。

    景顾愣了两秒,和景色一起爆发出了超强的哭声,那声音让整个房间里边的人,为之狠狠的一震。

    “哇!”景顾只知道,妈咪很伤心,所以他也不开心。

    “安静一点。”北冥随风额头上的青筋狠狠的跳动了几下,拍了两下小家伙的小屁屁。

    孩子他妈还没哄好,他可不想,还要哄孩子,北冥随风也带了景顾一段时间,深知景顾的劣根。

    景顾平常不哭,一哭就是许久,不把喉咙哭的沙哑,就会不肯罢休。

    第一次见识到景顾超强哭声的时候,北冥随风手脚无措,既烦恼景顾这熊孩子这么能哭,又是心疼景顾哭这么久,这么大声,把声音哭坏了不成。

    “哎呀,景顾这是心疼妈咪了,哭那么大声。”原本坐在一边,看这夫妻两解决自身矛盾的季如夏等人,一见景顾哭的这么大声,纷纷坐不住了,一个个都起身,走到景顾的面前。

    景顾看到这么多人围向自己,哭泣的越发的大声,在他的意识里,只要哭的越是凄惨,那么得到的注意力就越多,于是景顾展开了自己哭功,拼命的哭泣着。

    “他怎么那么能哭。”景色依旧收起泪珠,又是心疼,又是无奈,不断的看向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也是一脸的黑线,他要怎么解释,这是他儿子腹黑的小心思?其实他儿子就是想博眼球求关注而已?

    “够了,你再哭的话,我就把你扔出去了。”北冥随风被景顾吵得耳朵疼,干脆威胁着开口。

    景顾是个有眼力劲的好孩子,知道自己哭的这般的大声惹来了自家爹地的反感,于是大声的哭泣,改成了小声的哭泣,是不是抽抽肩膀。

    “随风,小孩子而已,你对他那么凶干嘛。”墨释然看不下去了,直接伸手想要从北冥随风的怀中抱走景顾。

    景顾小屁股一抬,头一扭,小手紧紧的抓住北冥随风的衣领。

    他好不容易才让无良爹地抱那么久,他才不愿意到别的怀抱里边去呢。

    “小景顾,来,外公抱抱。”墨释然一脸痴迷的看着景顾,他家墨家的基因就是好。

    景顾小小年纪就已经能够看出长大后俊俏的模样了。

    “去,小景顾,来外婆抱抱。”季如夏对于小景顾也是喜爱的紧,朝着小景顾伸出双手。

    “老婆,松果宝贝,就是经常被你抢走的,你把小景顾让给我吧。”墨释然委屈的开口。

    这一年里边,只要松果宝贝回来休假,就能看到季如夏整天抱着松果宝贝的身影,他在一边是看着各种吃味。

    “可是,现在松果宝贝又不在,还是景顾比较重要。”季如夏才不会去管墨释然的怨念,满腔的心思都在景顾的身上。

    “北冥随风,景顾以后是成长都会比别人快些吗?”景色突然间开口问了一句。

    “额,不是吧,好像三周岁之后,就会恢复正常了。”北冥随风倒是无所谓,左右不过是长得强壮些。

    “那就好。”景色松了一口气,朝着景顾张开小手。

    景顾呆萌的看着景色朝他伸出来的手,傲娇的想着,自己要不要给自家妈咪一个面子?让她抱上一下下。

    景顾想到了刚才,他在景色的怀里时的感觉,立马朝着景色伸手,抱住了景色的脖子。

    景顾咧开小嘴,将口水印上了景色的脸颊。

    北冥随风看的冒火,倒是景色却是各种欢喜,她的小景顾真聪明。

    景顾看景色笑了,还以为景色喜欢这样,于是又在景色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口水印,景色又笑了,景顾又乐了,接二连三的在景色的脸上亲吻着。

    景顾转头,看了一眼处于怒火中的北冥随风,挑衅一般的又在景色的脸上亲吻着。

    北冥随风在内心里告诉自己,不能生气,这是他的儿子,是他大难不死的儿子。

    “小景顾,你是不是很喜欢妈咪?”景色在景顾香香嫩嫩的小脸上,落下一个吻。

    小景顾咯咯咯的笑着,将脑袋埋进了景色的胸前。

    接下去,景色将景顾抱回了房间,北冥随风自然是跟在景色的身后,屁颠屁颠的上去。

    景色却让北冥随风不要跟着她,名义上,是她想要和景顾好好的培养感情。

    “真好,景顾还活着,我今晚还是一年来,第一次在景色的脸上看到真心实意的笑容。”不存在任何敷衍的笑容。

    季如夏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景顾是景色心头的一大伤痕,现在景顾没有死,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夏夏,日子会越来越好的。”墨释然拥住季如夏的肩膀,将下巴搁在季如夏的发丝上。

    一年前他都不敢相信自己这辈子还会有女儿,更想象不到,他的女儿还是他最爱的人,生的孩子。

    现在,他不仅有女儿还有了外孙子,上天对他墨释然不薄啊。

    “是啊,日子会越来越好的。”季如夏吸吸鼻子,她现在的内心还处在激动中,没有平静下来。现在景顾还活着,也不知道松果宝贝知道了没有,要是松果宝贝知道了,松果宝贝一定也会十分的开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