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七章:智囊团

    在里面的人都是世界各地的鬼才,据说都是因为和景宸比赛比输了被迫成为松果宝贝的智囊团。

    前面或者是不甘心,越和松果接触越被松果惊人的智商所折服,到后来就是心甘情愿的成为松果宝贝的智囊团了。

    不杀怪的boos不是好boos:冲他面前去,凭松果那张脸,说和北冥随风没关系都没人信。

    恶魔不是我:boos,不要那么庸俗,这么简单多不好玩啊,当然要等北冥随风自己发现才好玩。

    不杀怪的boos不是好boos:叶青,你是想看好戏了吧。

    恶魔不是我:哎呦,上次北冥随风追杀的我躲在贫民窟整整一个月,你说那么好的报仇机会我怎么能错过?

    小小松果爱妈咪:青姐,你真相了,爹地居然只追了你一个月就放弃了真没意思。

    恶魔不是我:什么叫追了一个月就放弃了,小松果你是不知道爹地的狠心程度,你爹地可是打的我在床上整整躺了半个月。

    想起那段悲催的历史叶青就有些牙疼,也怪她当年年少不懂事,想着去挑战北冥家主,被虐一次不够连着虐好多次才罢休,这一回难得看点好戏,说什么她也不能放过。

    天使不是我:青青……这么糗的往事不提也罢。话说回来,真想见见北冥随风柔情的模样,一想到那个画面就一身鸡皮疙瘩。

    楚魔:偏了偏了,我说啊,就先耗着,反正色色已经进了北冥集团,接下来的事情慢慢来。

    安安安安安夏:可怜我的松果宝贝了。

    安安安安安夏:最新消息,北冥随风轰了北冥成风在a市的基地哈哈哈哈哈!

    楚魔:真的?北冥成风前两天还想着和我们抢地盘,这回啊!自顾不暇了。

    天使不是我:我错过了什么?北冥随风不是放话要护着北冥成风吗?这是咋回事?

    安安安安安夏:估计北冥家老太太惹到北冥随风了,这是拿北冥成风杀鸡儆猴。

    小小松果爱妈咪:爹地和夏老太太的关系差到众人皆知的地步了?

    楚魔:当然小小松果爱妈咪:爹地都出手了,我们也不用悠着点了,将北冥成风在非洲的兵工厂轰了,作为给爹地的礼物好了。

    楚魔:松果宝贝你的这份礼物你爹地怕是要被惊吓到了,我没记错的话北冥成风在非洲的兵工厂也有你爹地的份。

    恶魔不是我:松果宝贝你这不是给你爹地送礼是给你舅舅送礼吧。

    小小松果爱妈咪:嘿嘿!就当爹地付点奶粉钱好了。

    楚魔:恩,松果宝贝你的奶粉钱真贵。

    安安安安安夏:这时候轰了北冥成风的兵工厂还真是个好时机,我看啊!北冥随风早就想轰了这个兵工厂,只是师出无名,这次北冥随风算准了我们会出手。说回来松果宝贝你还真是和景宸那个狐狸心有灵犀,景宸刚刚给我下达了轰了北冥成风兵工厂的命令。

    小小松果爱妈咪:青姐想报仇吗?去吧,大好的机会就在你面前。

    恶魔不是我:松果宝贝别坑我,非洲啊!我这段时间还真没打算去,老大下命令了,让我看着你们点……

    众人:……是看好戏来的吧!

    小小松果爱妈咪:爹地恨死妈咪了。

    众人:……

    小小松果爱妈咪:爹地不会那么轻易原谅妈咪的。

    众人:……

    小小松果爱妈咪:可怜的松果只能见不得光。

    众人:……

    小小松果爱妈咪:松果先去哭会……

    众人:……

    松果合上电脑,露出一抹微笑,哼!才不会你们轻易叫你们看好戏呢,真是的不知道妈咪那边如何了景色挂了电话,看着录像中间那段变成雪花点,满意的点点头,儿子出马一个顶两,当电脑恢复正常画面时,她正好看见景知对着她同伴怒骂。

    起内讧了?景色眼里闪过一丝嘲讽,当年在学校就是这样,景知一生气就会对身边的人非打即骂,这么多年过去了还真是一点变化都没有,季如秋那个女人那么灵巧的心思居然会生了这样一个蠢笨的女儿。

    景色远远就瞧见工作人员的身影,想了想还是回到大厅。

    刚走到大厅里面,正好看见景知将一杯水泼到同伴的脸上“车子怎么还没来,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想看我丢人!”景知眉头一皱,直接将指甲划过同伴的胳膊,留下三四道血痕“啊—”景知同伴紧紧捂着胳膊,委委屈屈的看着景知:“景知姐,我叫了,他们说路上堵车。”

    景知气结,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坐在沙发上,围观的群众则被咖啡馆经理请了出去,咖啡馆经理在一旁尽量缩小存在感,省的景知迁怒到自己身上。

    这景大小姐在电视上看着温柔可人,知书达理的模样,没想到私下是这么一个泼妇的性子,咖啡馆经理暗暗嘀咕着,果然私生女进门就是不一样。

    景知身上的红点点已经蔓延到脖子上,隐隐有上升的趋势,等待的越久,她的心越慌“贱人,还不去看看车来了没有。”景知一个转身直接一巴掌扇到了同伴的脸上。

    景知同伴双眼蓄满泪水,不敢置信的看着景知,虽然说她家不是什么大集团,在a市,也是小有名声,就这么让景知随意打骂面子还是过不去的。

    随着景知的那一声巴掌声,景色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那姑娘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可见景知用力之大,当然她不会去同情那被打的姑娘,毕竟讨好景知可是她自己的选择,既然她选择了这条路哭着也要走完。

    “景知姐,你怎么可以打我?”也不知那同伴是真单纯还是装的,也就那么傻傻问出声。

    “怎么,还打不了你?”景知冷笑一声,看着她的眼睛莫名的让她想到了景色那个贱人,看她的眼神似是在指控她,景知又是一阵心烦意乱。

    “我……”同伴一时间语塞,确实是她自己一直黏着景知,希望借着她的面子来达成自己的目的,现在算是自己自作自受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