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景色为难的看着陈安生,一下子觉得有些骑虎难下。

    “妈咪。”全场寂静了几秒钟之后,只听到一声脆生生的童声。

    众人的目光,看向发声地,只见一个穿着红色唐装的粉嫩肉丸子,从大厅的外边,平稳的走进来。

    不由得,聚在下边的一行人,主动给小粉嫩肉丸子让出了一条路来。

    小家伙也不怯场,走在人群中间,绷着小脸,就好像是国王巡街一般,小家伙约莫两岁的模样,脚步很稳,一步步的朝着景色走去。

    景色看到小家伙的那瞬间,眼里闪过惊喜的光芒,这不是就是她在厕所门口遇到的小家伙吗?

    在听到小家伙叫妈咪之后,景色的一副被惊讶到的模样,身子微微开始颤抖,她不确定,小家伙是不是叫的她妈咪。

    “妈咪。”小家伙一直走到景色的面前,才站稳脚步,扬起笑脸,再一次开口。

    景色的眼泪哗得一下子流出来,蹲下身子,颤巍巍的抓住小家伙的两边肩膀,“你叫妈咪,是叫我吗?”

    小家伙可爱的眨眨眼,歪着脑袋,想着景色的这个问题,他该如何回答。

    哎,爹地,只是教他叫妈咪,还咩有教他其他的捏,于是小家伙眼珠一转,又脆生生的叫了一声妈咪。

    “这是怎么一回事?”不仅陈安生看待了,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舞台中间的情况。

    小家伙的眼睛和景色长得一模一样,如果说两人没有关系,打死他们也不愿意相信。

    “安生哥哥,这女人连私生子都生了,你不能娶她。”珍妮弗,跳出来,指控景色。

    刚才陈安生对景色求婚的时候,已经让珍妮弗各种羡慕妒恨,现在情况开始回转,珍妮弗得意洋洋的看着景色。

    她就不信,一个已经有了私生子的女人,还能够嫁给陈安生。

    陈安生也被这转变闹得来不及反应,他根本不相信,面前的小男孩是景色的儿子。

    景色有儿子他是知道的,只是,松果宝贝现在并不在国,而一年前生下的孩子,早就夭折了。

    现在突然间冒出来的小男孩是怎么一个情况?陈安生也开始晕乎了。

    “色色,你愿意嫁给我吗?”陈安生心中陡然生出了一股烦躁的情绪。

    他现在没有别的退路了,只有不断的前进,于是,陈安生又开口问了一遍。

    景色已经完全忽视了陈安生的存在,她的眼睛里边只有小不点,将小家伙和松果宝贝开始重合。

    “我的女人,当然不会嫁给你。”平地里,突然间又投下一枚炸弹。

    这声音,也是熟悉的紧……

    北冥随风一身黑色的西装,从门外边缓缓的走进来,凌厉的目光扫向陈安生。

    景色看到北冥随风的时候,身子又摇晃了两下子。

    北冥随风无视众人直接走到舞台的中间,抱起咯咯咯笑的小家伙,嘴角含笑,“色色,我和儿子来接你回家了。”

    景色的眼泪唰的一下就落下来,陈安生面色难看的紧,他费尽心思谋划的求婚,就这样被破坏了?

    景色深吸一口气,转身看向陈安生,“安生,谢谢你对我的心意,也谢谢你对我的照顾,但是我不能够嫁给你。”

    “为什么,是因为北冥随风吗?”陈安生苦涩的开口问道,握紧拿着戒指的手。

    “不是,只是,我配不上你。”景色伸手抹去眼角的泪珠,从陈安生的面前走过,越过北冥随风一直朝外边去。

    北冥随风急忙抱着小家伙,跟在景色的身后,而其余人,则对这一幕来不及反应。

    莫卡夫人却莫名松了一口气,虽然景色害的陈安生丢脸了一回,但是没有娶到景色也是好的。

    “j,吩咐下去,今晚的事情,绝对不能外传,不能有任何一家媒体报导,不然就是跟莫卡家族作对。”陈安然冷静的收拾着烂摊子。

    景色一连走了许多步,才停下来,看向北冥随风怀里的小家伙。

    “你的儿子?”景色淡淡的开口问道。

    北冥随风急忙点头,“对,我们的儿子,快叫妈咪。”

    小家伙又喊了一声妈咪,叫的景色心中一软,但是很快,景色就清醒过来,刚才有一瞬间,她将小家伙当成了景顾,然而小家伙并不是景顾,这一定景色很清楚的就意识到了。

    景色垂下眼眸,无力的看着北冥随风,整个人一下子被打击的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

    干脆,转身让司机载她回家。

    北冥随风被景色这反应弄得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时候,景色不应该哭天喊地,各种激动开心吗?

    怎么会是这样一副表情,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北冥随风看向怀中的小不点,严肃的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惹妈咪生气了?”

    小家伙无辜的看着北冥随风,一副他完全听不懂北冥随风在说什么的表情。

    北冥随风叹息一声,抱着小家伙,急忙上了车,朝墨家开去。

    景色在外边游荡了一会,等到她回家的时候,屋子里边已经聚集了一堆的人。

    全都围着小不点在说说笑笑,景色扯了一下嘴角。

    “你怎么来了。”景色问道,眼睛却不由自主的飘向一边的小不点。

    “色色,你是我老婆,我当然要来。”北冥随风温柔的看着景色。

    他已经放任了景色在外边待了一年,现在景色该和他回去了,他们的孩子也需要母亲的照顾。

    “北冥随风,我不是你老婆,一年前就不是了。”景色认真严肃的开口说道。

    “怎么不是,我们之间可是没有签字离婚的,我们的婚约还是受法律保护的,所以,色色,你就是我的妻子,我孩子的妈咪。”北冥随风无赖的开口。

    “没有签字离婚?”景色垂下目光,为什么她记得,她已经和北冥随风签过字离过婚了呢。    “唔,你当时那么决绝,身体又不好,我只能先顺着你了。”北冥随风说到这里,偷偷的瞄了一眼景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