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家伙继续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盯着景色看,一脸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小家伙被景色抱了一会,从景色的怀里挣扎了一下,“爹爹爹爹爹爹。”

    景色身子一震,直起身子,四处的张望着,“小家伙,是你的爹地来了吗?”

    景色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小家伙嘴里的爹,好笑的看着小家伙,“小家伙,你们是不是想爹了?这里没有爹地哦。”

    也不知道小家伙听懂没有,景色说完之后,目光又落到了自己手中抱着的小家伙脸上。这越看越是像松果宝贝。

    只要小家伙再小上那么些,她一定会认为怀中的小家伙就是景顾,可是偏生,手中的家伙就是比景顾大上那么点。

    “姐姐,有人找你。”景色正在暗自的想着,一个小姑娘跑了过来,拉了一下景色的裙子。

    景色将怀里的小不点,放在地上。

    “有什么事情吗?”景色轻声的问了一句,景色四处环顾了一周,没有看到有人要找自己的痕迹。

    “姐姐,有个哥哥找你。”小姑娘小手指了一下不远处的转弯处,然后跑开。

    景色疑惑的上前,走到转弯处,转弯处并没有人,回身去看小姑娘的时候,小姑娘也不见了,景色一脸的雾水。

    正打算离开的时候,有人从身后敲了一下景色,景色吓了一跳。

    “谁。”景色惊吓的扭头,然后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在自己的面前不断的放大。

    “色色,是我,轻点。”西米慌慌张张的看着景色。

    景色悬着的一颗心缓缓的落下去,瞪了西米一眼,“你搞什么呢,做的这么鬼鬼祟祟的。”

    西米苦笑一声,“你当是我想啊,我这是不能露面,你刚才站的地方有监控,我露面不就暴露了。”

    景色正想要反驳,惊讶的发现,西米脸上的**也消失了,恢复了自己原本的面貌。

    “西米,你到底在躲谁呢。”景色无语的看着西米。

    “除了你哥那个大变态还能有谁。”西米提起景宸,简直恨得牙痒痒。

    “你哥也不知道最近是发了什么疯,非要和我过不去,我去执行什么任务,他就跟着,然后每回都阻止我执行。”西米说起这一些就呕血不已。

    她和景宸不就是有一段情吗?景宸说他被西米伤到了,西米又何曾不被他给伤到。

    景宸说,因为西米伤到了他,所以,他不会让西米过得这么舒服,接着就开始了破坏西米执行任务的做法,也不知道景宸是哪里的消息,只要有她西米的任务,那个地方必然出现景宸。

    西米最懊恼不已的是,景宸他堂堂一个总裁,就这么的清闲吗?处处跟着她。

    “我哥?”景色紧紧的皱着眉头,说起来,她也有一年没有看到景宸了,所以,景宸这一年所说说的很忙的事情就是指破坏西米的任务?

    “等等,你的意思是,我哥现在也在这里是吗?”既然西米在,西米又在躲景宸,那么景宸绝对在这里没错了。

    景色兴奋了一下,她一年没有看到景宸,还真有点想景宸了。

    “是。”西米磨着牙出声,她刚刚就是被景宸剥去了**,不得不以真面目示人。

    “好了,我找你过来就是和你说声再见的,我准备离开了,这日子没法过了。”她这次离开,估计会去度个假。

    反正,她现在不管接什么任务,做什么,都有一个景宸出来破坏,还是给自己好好的休个假吧。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一点。”景色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说,叹息了一声。

    “西米,我刚刚看到一个和松果宝贝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孩子。”景色忽然间开口说道。

    “啥?和松果宝贝一模一样?”西米惊讶的看着景色。

    景色点头,将自己刚才遇到那个孩子的经过说了一遍,特别是说到和松果宝贝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时候,西米的眼睛亮了一下。

    她也想要去看看那个孩子,但是她要是暴露在了监控下,景宸就暂时找不到他。

    “算了,等我以后有缘再去见见那个孩子吧,现在还是乖乖的躲着吧。”西米懊恼的开口。

    她真真是上辈子欠了景宸了,分手了还要这般的纠缠不休,真不知道景宸这样,三翻四次的破坏的她的行动,是有什么好处不成。

    西米又和景色说了几句话,才左右环顾了一圈,戴上眼镜和帽子,低调的离开现场。

    而景色在西米离开之后,重新回到了洗手间的门口,企图见到那个孩子,令人遗憾的是,她在洗手间的门口,没有见到那个孩子。

    景色不免心中感到有些沮丧和难受,也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不然还可以去认个干儿子什么的。

    景色真的太喜欢太喜欢这个孩子了。

    “色色,你去洗手间,怎么去了那么久?”季如夏等了好一会,才看到景色缓缓走来的身影,不由得开口问了一句。

    “没事,我只是在洗手间遇到了一个情况,多待了一会。”景色扯了扯嘴角。

    “噢噢噢,没出事就好,担心死妈咪了。”季如夏上下看了一会景色才松口气。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季如夏养成了担心景色出事的毛病,只要景色离得久了那么些,就会心中感到不安。

    “妈咪,你有看到哥哥吗?”景色想到西米说,景宸也来了宴会,既然来了为什么不来找他们。

    “景宸?”季如夏停顿了一会,她好像还真没有看到景宸的身影,“色色,你是说,景宸,也来宴会了?”

    “好像是的,只是我没有看到哥哥。”景色无奈的开口。

    “放心吧,你哥哥过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等到该找我们的时候,你哥哥自然会出现的。”季如夏很是放心的出声。    “色色,刚才安生来问过你去哪了,让你回来的时候,去和他说一声。”季如夏说着指了一下陈安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