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许多年没见了。”季如夏叹息一声,自从出事之后,她对那些朋友一直处于不见的心思。

    本就朋友不多的她,难得在这里遇上一个朋友,自然是开心的上前打了招呼,可是,对方好像有些被吓到了。

    是了,一年前,她回市匆匆忙忙,解决了一些小事情就回到了国外,根本来不及和她们联系。

    “如夏,这就是你的女儿?”季如夏正感慨着,就听到身后有人说话的声音,扭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紫色旗袍的贵妇,嘴角含笑看着季如夏。

    景色眯起眼睛想了一下,她认识眼前的贵妇,当年季如夏出事,这个女人是唯一关心季如夏的女人。    当时她昏迷在病房上,隐约听到外边有人争吵的声音,她透过门缝,依稀间看到她,在和景松对质,事后她想要去找她的时候,听说她因为朋友离世,出去疗养了,后来事情太多,景色也就慢慢的遗忘

    了,没想到今日还能在这里看到她。

    景色顿时露出了一个真心实意的大笑容,“对,我就是她女儿。”

    “真好看。”贵妇人毫不客气的夸奖道。

    “色色,你叫她贞姨就好了,贞姨是妈咪当年的同窗好友,自从嫁人后就就经常跟着丈夫定居国外,所以你没有见过。”季如夏介绍着开口。

    回想起了当年的青春往事,季如夏的眼里划过一丝的眷恋。

    可惜的是,青春一去不复返了,一眨眼,她连外孙子都有了,自己想要不服老都不行了。

    “贞姨。”景色乖乖的叫了一声。

    “哎。”喜的贞姨大声的应道,抓着景色的手,一脸怜爱的,景色完全继承了季如夏的好相貌。

    “嫁人了没有?”贞姨想到自己家还有个臭小子和景色的年龄相仿,两人要是能在一起也是个不错的。

    季如夏的女儿她百分百的相信,是个好女儿,这样想着,贞姨看景色的目光又忍不住怜爱一番。

    “有对象了吗?我家有个儿子刚好和景色年龄相仿,夏夏,你看看咱们要不要做个亲家?”贞姨两眼发光的看着季如夏。

    她家那个臭小子这么大了,也不知道给她带个儿媳妇回来,她想要抱孙子啊。

    “有对象了。”季如夏瞥了一眼景色,直接回绝了贞姨。

    依照她过来人的经验,景色现在是还在和北冥随风闹矛盾,但是相信迟早会和好的。

    景色是她女儿,景色是什么性子她是再了解不过的,景色这孩子认定了一个人就是一生,她们都在等景色自己转出死角。

    “啊?真是遗憾。”贞姨一脸惋惜的看着景色和季如夏。

    季如夏笑了出来,“阿贞,这里名媛那么多,你看看总有一个你和你儿子都钟意的。”

    贞姨不以为然的撇嘴,她看了一晚上了,就没遇上符合心意的,一个个都骄傲的像只孔雀。

    “如夏,你女儿真的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贞姨不死心的开口问道。

    “要不要看看我儿子?长的不错,性子也不错,学历也高。”贞姨努力的推荐自己家的儿子。

    “阿贞真是不好意思,不用了。”季如夏回绝的说。

    贞姨就算再遗憾也还是尊重季如夏和景色的意见,总是时不时的用遗憾的目光看着景色。

    景色被贞姨看的有些受不了,干脆找了一个借口躲开。

    “妈咪,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好。你去吧,妈咪在这里等你回来。”季如夏温和的笑着。

    贞姨看了一脸的着迷,她就是喜欢季如夏脸上让人舒服的笑容。

    景色在贞姨**的目光中,直接朝洗手间跑去。

    从洗手间出来之后,景色站在洗手台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出现了一丝丝的倦意。

    “景色,清醒清醒。”景色拍拍自己的脸。

    没一会,景色感到有人在拉自己的裙子,景色低头看去,只见一个肉团子伸着手扯着她的裙子。

    景色蹲下身子,和肉团子齐平,看到肉团子的刹那,景色心中狠狠的一跳。

    这个小孩子约莫两岁的模样,白白胖胖的,穿着喜庆的唐装,就像是一个年娃娃一样。

    最关键的是肉团子的脸几乎和松果宝贝小时候一模一样,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极了自己,是了是了,这个样子,就是她梦中景顾的模样。

    景色揉揉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她遇到了一个和松果宝贝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宝贝,如果不是这个大了些,她一定会以为景顾还没有出事,还活的好好的。

    景色心中莫名的酸楚,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下来,她的景顾如果还活着,一定会生的和他一样可爱。

    “小家伙,你是哪家的呀。”景色轻柔的开口问道。

    “啊啊啊啊啊。”小家伙眼珠一转,指着水龙头,大声的叫着。

    “小家伙,你想要洗手?”景色低声的问道。

    只见小家伙继续眨巴着无辜的眼神,景色的心中一片柔软,这个小家伙,不知道是谁家的。

    景色微微一笑,伸手抱起小家伙,仔仔细细的给他洗了手,小家伙嘴里咯咯咯咯不停的笑着。

    在洗手的时候也格外的调皮,总是将水挥到景色的脸色。

    “好了,不闹了,小家伙,你是自己一个人跑这里来的吗?”景色拿过一边的纸巾,帮小家伙擦干净了手,柔柔的笑着。

    小家伙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景色,一副你说什么,我不知道的表情,简直要萌化了景色的心。

    “小家伙,你是哪家的?”景色抱着一股子奶香味的小家伙,一时间舍不得放手。

    她打心底里将小家伙当成了景顾,又十分理智的知道,他并不是景顾,景顾比他要小上一些。

    “小家伙,怎么办,不舍得放开你了,你跟我回去吧。”景色越看小家伙,越是喜爱一分。

    “小家伙,你叫什么?”景色继续嘀嘀咕咕的问着。    她舍不得放开怀中满满奶香味的小家伙,他的出现让景色的心开始回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