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莫卡家族比较复杂,珍妮弗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不是最好的人选,不过,莫卡夫人显然不那么认为,她倒是觉得,珍妮弗很适合莫卡家族。

    “安然姐姐。”珍妮弗亲昵的上前,抱住陈安然,她可没忘记,自家妈咪说过,想要得到莫卡少爷的心,首先就是要虏获他家人的心。

    莫卡夫人已经明着站在了她的这一边,剩下的就是陈安生的姐姐,陈安然了。

    陈安然软硬都不吃,珍妮弗也感到了一丝丝的无奈,她费着心思讨好陈安然,可是陈安然只是看,不接受也不拒绝。

    “安然姐姐,改日我约你逛街去吧。”珍妮弗绞尽脑汁的想着和陈安然拉进关系的办法。

    逛街不外是女生之间最好的消遣方式,她的其他小姐妹,都喜欢逛街。

    “下次看时间吧。”怎么说也是自家母亲看中的儿媳妇人选之一,陈安然就算是不喜欢也不会让对方过于的难堪。

    “好的,那下次我找姐姐,姐姐要记得来。”珍妮弗兴奋的开口。

    直接认为陈安然答应了她,会跟着她一起逛街,十分兴奋的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自己的妈咪。

    “其实,珍妮弗,和陈安生还是挺配的。”景色站在一边,客观的开口。

    陈安生沉稳,珍妮弗闹腾,两者之间的性格上边可以互补,再加上,珍妮弗的家世也不错,难怪莫卡夫人会觉得两人这般的相配。

    “可是……”陈安生那傻小子喜欢的是你,这句话陈安然已经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陈安然她能在一边看着帮忙提提意见,却不能插手两人之间的事情,陈安生如果真的喜欢景色,那就放手去追。

    莫卡家族是复杂不错,她相信,陈安生一定能够护好景色的。

    “姐姐,色色,你们在聊什么呢。”陈安生笑着走到两人的身边,开口问道。

    “在聊的你的桃花。”陈安然娇嗔一声。

    陈安生极度夸张的看着陈安然,“姐姐,你别冤枉我,我哪里有什么桃花。”

    “没有吗?我看着也挺多。”景色也微笑着补充了一句。

    陈安生皱着眉头,仔细的想了一下,他确实没有招惹什么女生,哪里来的什么桃花。

    看到陈安生苦恼的样子,陈安然笑了出来,伸手在陈安生的肩膀上戳了几下,然后指了指不远处的那些偷望过来的名媛,陈安生汗颜不已。

    反正,他肯定是没有招惹过这些女生的,再说了他现在可是心有所属了,自然更加的不会去招惹其他的人。

    “安生,其实你还是很优秀的,只有优秀,才会有那么多的人喜欢你。”景色想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

    陈安生沉默了片刻,忽然开口问道,“那你呢,你喜不喜欢我?”

    景色微愣,现在不是在说他的事情吗?怎么扯到了自己的身上。

    陈安生目光炯炯的盯着景色,见景色不说话,往前进了一步,逼问着开口,“那你呢,你喜不喜欢我?”

    景色讪笑两声,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陈安生的这个问题。

    陈安生仿佛爱上了这个问题,固执的开口,看着景色,“那你呢,喜不喜欢我?”

    景色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我对于你,可能不是你所想的那种喜欢,我一直把你当成了我的朋友,很好的那种朋友。”

    陈安生只觉得讽刺,他不需要什么很好的朋友,他需要的是爱他的人,他需要的是景色爱他。

    “算了。”陈安生罢手,现在景色不需要回应他什么,只需要一会他求婚的时候回应他就够了。

    “色色。”季如夏的出现,在最好的时机,景色看到季如夏之后,忍不住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面对陈安生了。

    “不好意思,我妈咪叫我,我先过去看一下。”景色微笑的开口,陈安生又能说什么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景色从他的身侧跑到季如夏的身侧,对着季如夏灿烂的笑着。

    这笑容是他一直渴望拥有却不曾拥有的。

    “喜欢就去追,别人怎么看姐姐不管,反正姐姐支持你。”陈安然拍拍自家弟弟的肩膀。

    好不容易她那个冷清冷血的弟弟有了喜欢的人,她这个当姐姐的说什么都应该帮弟弟得到那份爱。

    只是比较惨烈的是,陈安生喜欢的女人恰好也是北冥随风所喜欢的女人。

    “喜欢就去追。”陈安生喃喃的重复了一下陈安然此前说过的话,眼里晦暗莫名。”

    他喜欢景色,不管景色是否有了孩子什么,他依旧喜欢景色。

    “姐,我决定了,你要帮我。”陈安生忽然转头,嘴角挂着笑容。

    “你决定什么了?”陈安然心中有了一丝的预想,懒洋洋的看向陈安生。

    她这个弟弟,从小到大还没让她帮过什么忙,难得让她帮忙,她自然是全力以赴。

    “我要景色。”陈安生这几个字说的斩钉截铁。

    陈安然拍怕陈安生的肩膀,“既然你已经决定了,作为你的姐姐自然是全力赞同你的。”

    “不过,你想要和景色在一起,就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你准备好了吗?”陈安然问。

    首先,要和北冥随风站在对立的地方,要做好和北冥家族抗争的准备,还有风策集团,她们一出手就是抢走了他们的心肝宝贝,自然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妈咪,你刚才去哪了?我都没有看到你。”景色挽住季如夏的手臂,好奇的开口问着。

    “妈咪刚下遇到一个很久没有见面的朋友,上去聊了两句。”季如夏想到刚才的事情,内心有些唏嘘。

    当她出现在那个朋友的面前的时候,那个朋友还以为她诈尸了。

    看来季如夏的死,在她们有了很深的阴影。    “这样啊,难怪我刚才没有看到妈咪。”景色了然的点头,不过她对于季如夏口中的朋友感到一些好奇,季如夏的朋友会是谁呢,她以前没少见季如夏的朋友,可是一个个都在国内,不在国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