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色色,都过去了,别想了。”西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景色。

    “是啊,过去了。”景色苦笑一声,虽然说过去了,但是,真的过去了吗?

    “欢迎今天晚上到场的宾客。”景色和西米回身望去,只见陈安生和陈安然伴在莫卡夫人的两侧一步步的从楼梯上走下来。

    莫卡夫人雍容华贵,陈安生帅气俊朗,陈安然美丽大方,三个人走在一起,形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

    “我先走了。”西米在景色的耳边嘀咕一句,趁着人群渐渐朝大厅中间靠拢过来,闪进了人群里边。

    各家的名媛拼命的挤上前,想要在陈安生的面前,露上一面。

    “这是莫卡少爷成为莫卡家族掌权人之后,第一次举办的宴会,不知道哪家名媛会那么有幸得到莫卡少爷开场舞的邀请。”有人嘀咕了一句。

    只要能成为莫卡少爷开场舞的舞伴,不说其他,明日的头条没跑了,更有可能会成为莫卡的妻子,成为莫卡家族的主母。

    “安生,去吧,选择你心仪的舞伴。”莫卡夫人的脸上一直挂着柔和的笑容。

    低声对身侧的陈安生说道,按照之前的约定,陈安生应该会选择珍妮弗当他开场舞的舞伴。

    珍妮弗就站在陈安生的不远处,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如果可以,她还想要朝陈安生挥挥手。

    陈安生的脸上一直保持着完美的笑容,目光在大厅里转了一圈,当看到角落里埋头吃东西的身影的时候,目光不由得柔和下来。

    莫卡夫人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想,顺着陈安生的视线看去,当看到景色的时候,莫卡夫人脸上的笑容有些维持不住。

    “安生,这舞伴,你可是要选仔细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选择的。”莫卡夫人不动声色的敲点了一下。

    陈安生笑容越发的灿烂,“我自然是知道,这舞伴,要选仔细。”

    陈安生松开牵住莫卡夫人的手,往下走了一步,现场一片尖叫,刚才的陈安生在阴影里边,只看到一半的容貌,现在整个人暴露在了灯光下,完美的脸,引发了全场女生的尖叫。

    “安生,你可要想仔细了,今天是代表你身份的一天,容不得半点出错。”莫卡夫人在陈安生松开她手的那刻,反捏住陈安生的手,在他的耳边,不动声色的警告了一句。

    “妈咪,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言下之意就是我的事情,自己会看着办。

    景色使劲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她可不想惹来其他人注意的目光。

    陈安生一步步的朝景色走去,眼里只有景色一人,莫卡夫人的笑容开始破裂,眼里有着隐隐的愤怒。

    “安然。”当陈安生即将走到景色面前的时候,莫卡夫人转身叫了一句陈安然。

    陈安然懒洋洋的看了一眼莫卡夫人,“妈咪,你就随了安生的心愿吧,我们莫卡家族又不是得罪不起北冥集团。”

    莫卡夫人一听,脑袋疼的越发的厉害,这显然不是关键的原因,他们莫卡家族是不怕北冥集团,但是不能不顾及啊,两者相斗,必有损伤。

    而且北冥集团背后可是整个北冥家族,就算是莫卡家族也要让步几分。

    “美丽的景色小姐,不知是否有荣幸邀你跳一支舞。”陈安生走到景色的面前,礼貌的邀请着。

    景色一瞬间就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仇恨的目光,不由得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她这是又被记恨上了?

    众目睽睽之下,景色自然也不会去驳了陈安生的面子,礼貌的起身,礼貌的微笑,将手放在陈安生的手中。

    缓缓的朝舞池中间走去,景色在靠近陈安生的时候,说了一句,“因为你,我又拉了一堆的仇恨。”

    “噗嗤。”陈安生不厚道的笑出声,拥着景色,在音乐声中,缓缓的起舞。

    珍妮弗,眼里嫉妒的目光疯狂的席卷着景色和陈安生,说好了,她才是陈安生的开场舞舞伴,居然换了这个不知名的女人。

    最后,景色和陈安生在音乐落下的时候,结束了舞步。

    “喂,你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和莫卡哥哥跳舞。”珍妮弗挡住景色的路,怒视着景色。

    在景色看来,珍妮弗不过就是个孩子,自然不会和她有过多的计较。

    “安生邀请我了,我若是拒绝,他该多没面子?”景色挑眉笑道。

    珍妮弗嘟起嘴唇,暗暗的嘀咕了一句,“珍妮弗会和莫卡哥哥跳的。”

    景色耸肩,在人群中寻找着季如夏的身影。

    “景色,没有想到,你跳舞居然那么的好。”陈安然端着酒杯走到景色的面前,将其中一杯酒递给景色,夸赞的开口。

    她见识过景色跳舞,对比上次,这一次好太多了。

    “谢谢安然姐了。”景色接过陈安然手中的酒杯,朝陈安然碰了一下,轻轻的抿了一口。

    这一年里边,她也没别的事情,倒是跟着季如夏学了不少东西,其中就有一个是舞蹈。

    “安然姐姐,你和她在聊什么?”珍妮弗刚被自家的大人带去见了好友。

    一转身就看到陈安然和景色亲密的样子,一下蹦蹦跳跳到了陈安然的面前,挽着陈安然的手,挑衅的看着景色。

    景色简直哭笑不得,她这是又再次被记恨上了?

    “珍妮弗,我们在说你很可爱。”陈安然将手从珍妮弗的怀里抽出来,虽然脸上还有笑容,但是语气上,疏远了不少。

    “真的吗?”珍妮弗眨巴着两只大眼睛,一脸天真无邪的看着景色和陈安然。

    景色在一旁诧异,珍妮弗怎么说也有二十岁了吧,怎么行为处事还是小孩子的样子?

    “当然是真的,骗你做什么。”陈安然微笑着开口,一边在心底忍不住唾弃莫卡夫人,也不知道莫卡夫人是怎么想的,珍妮弗还是一副心智未开的模样,她将珍妮弗看成了未来的莫卡少夫人。    倒不是说陈安然不喜欢珍妮弗,只是相对来说,珍妮弗还不够资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