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已经没有看到季如夏的人影,想来是去哪里了。

    “你好,我可以坐在这里吗?”景色在之前的位置上坐下不久,就走过来一名名媛,礼貌的问景色。

    景色急忙让出一一个位置,点头微笑,“当然可以。”

    那名名媛冲着景色友好的微笑了一下,坐在景色的身侧,过了一会,那名名媛转身问景色。

    “你就是莫卡少爷喜欢的那个女人?”

    景色被名媛的这个问题问的有些发蒙,莫卡少爷?陈安生喜欢她?

    “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可能吧。”景色耸肩,不欲开口说太多。

    “那你,喜欢莫卡少爷吗?”名媛睁大眼睛,一脸好奇的看着景色。

    景色额头上落下几根黑线,她和陈安生的事情,怎么搞的大家都知道的样子?

    不对劲,景色感觉到面前的名媛有些不对劲,身上的气质太过熟悉了。

    “哎,你倒是快回答我啊,你喜欢莫卡少爷吗?”名媛又忍不住催促了一下。

    景色嘴角微微上扬,俯身靠到名媛的身侧,在名媛的身侧,轻声的开口说道,“比起莫卡少爷,我更喜欢你。”

    名媛瞪大眼睛,一脸惊悚的看着景色,下意识的将两只手抱在自己的胸前,“我不玩蕾丝的。”

    景色挑眉,用一根手指挑起名媛的下巴,“我还以为,我们两个十几年前就玩上了,你现在反悔是不是迟了一点。”

    名媛一听,松开手,大大咧咧的坐在景色的身侧,“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身份的?”

    没错,面前的人,确实是一个假名媛。

    “西米,从你穿开裆裤开始我就认识你,你现在跟我玩这一手,是不是太嫩了一点?”说着景色对于,西米脸上的**,十分的好奇,伸手戳了一下。

    西米急忙让景色小心一点,这么透气的**,她可就这么一张了,白术最近闹脾气,不愿意做新的,就这么一张,她宝贝都来不及。

    “这做的也太像了一点吧。”景色凑近西米的身边,还很清楚的看到了面具上边的毛孔,太过逼真了。

    要不是她太熟悉西米的一举一动,肯定也被蒙骗了过去。

    “西米,你这要么失踪一年,要么突然间以这种的形式出现,我的心脏接受不了啊。”景色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年里边,西米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现在反而出来了。

    “唔,等我完成这次任务,就彻底的脱身了。”西米疲倦的开口,她为了这次任务,已经连着好几天都睁眼了。

    “你这次有什么任务?”景色开口问道。

    “保密,反正不是什么好任务。”西米无奈的开口说道,伸手揽住景色。

    “这一年没见,你倒是变了不少。”变得安静了,西米还是喜欢以前那个好动的景色。

    “长大了,总是要变的,可惜的是,成长的代价太大了。”大到需要用生命去换。

    这一年里边,她也听到了关于楚墨的事情,纵使原先因为季念的事情,对楚墨恨得牙痒痒,但是当看到满头白发的楚墨,过去的那些恩怨,仿佛一下子不重要了。

    楚墨半年从病房里边醒了过来,可惜的是,原本黑色的头发,一夜之间成了花白色。

    景色也知道了,楚墨之所以会受这么重的伤,是因为她的事情,因为季念对楚墨产生的那些不满一点点的消散开来。

    自从季念离开之后,楚墨是怎么虐待自己的,大家也是有目共睹,景色着实不愿再说些什么了。

    再怪谁,都没了意义,这一年,景色看开了不少的事情。

    “西米,我不问你这一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我就只问一句,你和我哥,还有希望吗?”景色希望西米和景宸能够好好的。

    在景色的心中,认定的大嫂只有一个,那就是西米,和她同样认定的人还有景宸。

    “没有。”西米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底气尤为的不足。

    她昨晚还被这个男人压在身下狠狠的教育着,她的小腰到现在还是很酸痛。

    “西米,好好珍惜现在拥有的感情,不要像我们一样。”景色无奈的叹口气。

    听到景色说到这里,西米就忍不住插了一句,“那你和北冥随风呢,是否还有机会?”

    北冥随风这一年里边堪称是男人中的楷模,每天准时上班,准时下班,晚上也不出去喝酒,乖乖的待在家里,还成了绯闻绝缘体。

    没有和任何一个女人有过暧昧的行为,没有和任何一个女人传过绯闻。

    景色突然间听到北冥随风的名字,一时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自从一年前搬到国之后,她总会下意识的去避开北冥随风的一切。

    久而久之,家里佣人以为北冥随风是自己的逆鳞,从来不会在她的耳边提到北冥随风。

    而她也想试着去忘记北冥随风,却每每都做不到,想到这些,都挺让人唏嘘的。

    “我说,你给北冥随风的惩罚也够大了吧,还是不准备原谅北冥随风?”西米用手肘撞击了一下景色。

    “说这些干嘛。”景色无奈的叹口气,她也不是很想提到北冥随风。

    简单的四个字,足以让她内心麻乱的没有章法。

    “我知道你的心结,景色,一年了,可以解开心结了,难不成你还真要把自己封闭起来吗?”西米真心希望景色解开心结。

    北冥随风这一年她也是看在眼里的,过去的事情,也不全都是他的错,要怪只能怪那个墨释音。    “西米,你不知道,我到现在,每天都会做梦梦到我那个可怜的儿子,尤其看到松果宝贝越长越帅气之后,我就会忍不住去的想,如果,景顾还活着,是不是也同松果宝贝一样,长得这般的可爱。”景色

    拿过一张纸巾,小心的擦着泪水。

    景顾,才是她最大的心结。

    “可是,这并不能怪你或者北冥随风是吗?”西米抓住景色的手。    “我恨自己,不能好好的照顾他,为什么一开始要生下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