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上边的红梅用的是顾绣,朵朵就像是真的一样,绽放在裙子上。

    更为奇妙的是,今天陈安生用的领带,就是红色,看上去就像是和景色穿了情侣装一般。

    陈安生眉间染上了喜色,他故意提早知道了景色今日穿着的款式,花了这么大的力气,不过是想要和景色更加的接近罢了。

    陈安生摩挲着衣袋里边的东西,他想趁着今天的时光和景色彻底的摊盘,他对景色的感情日益的加深,是时候摆在明面上了。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你都没有下去看过,就知道我最美了?”景色眉眼弯弯的开口。

    被人夸赞自然是开心的,陈安生微笑不语,他喜欢景色,就算是再好看的女人站在他的面前,他依旧会认为景色好看。

    “咳咳,那个安生,你快点准备吧,我先下去了。”景色忽然感觉气氛有些诡异,冲着陈安生礼貌的笑笑。

    景色刚走到门口,就被陈安生给叫住了,“色色,一会,你陪我跳开场舞好吗?”

    景色转身,惊讶的盯着陈安生,让她跳开场舞?可是按照正常的顺序不应该是是让陈安然来跳开场舞吗?

    “怎么样,考虑的?”陈安生一脸柔和的笑着,看着景色。

    景色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首先,如果答应了陈安生,那么她和陈安生之间,就有些说不明道不清的味道,如果没有答应陈安生,身为陈安生的朋友,又有些说不过去,一时间,景色还真是有点纠结。

    想了一下,景色才迟疑的开口,“我跳舞跳得不好,害怕给你丢脸。”

    陈安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能说出这个借口的也只有景色了啊,“色色,我跳舞不错,可以和你互补一下。”

    景色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状,“不行,不行,我怕给你丢脸。”

    而且,还是略为重要的场合,要是出错的话,可就是丢入丢大发了,在整个上流社会面前丢脸,也就是整个上流社会的笑话。

    “唔,再说吧。”景色无奈之下,又得使用自己的夺门绝技,拖。

    陈安生无奈的宠溺的看着景色,对于景色的鸵鸟的心理,除了包容还是包容。

    “那好吧,那你,可要快快想了。”陈安生伸手捏捏景色的脸颊。

    “别捏,我脸,妆会花的。”景色捂着自己被捏过的地方,急忙倒退几步,一脸羞愤的看着陈安生。

    瞧着景色气鼓鼓的模样,陈安生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猛地笑了出来,他家的色色,就是有趣的很。

    “莫卡哥哥?”景色和陈安生正在说笑,突然间从外边探进了一个人头。

    “珍妮弗?”陈安生的眼中划过一丝的,惊讶,珍妮弗是怎么会到这里来。    “干妈妈说,莫卡哥哥你在楼上,让我来找你玩。”珍妮弗是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一头金黄色的长发,眼睛深蓝色的,五官长得十分的美丽又迷人,虽然现在才十多岁,但是已经看出日后的容貌

    。

    景色对于珍妮弗有点点的印象,似乎是莫卡夫人心中好儿媳妇的人选?

    她还记得当初莫卡夫人,叫她帮忙参考了一下,谁比较适合当陈安生的未来妻子,这个珍妮弗和国皇室有一定的关系,本身条件就不错,是莫卡夫人心中不二的人选。

    “安生,你可以找珍妮弗小姐跳舞啊呀?”景色忽然间开口提议。

    这个肯定是莫卡夫人非常乐意看到的一个场景。

    “景色。”陈安生头疼的捏捏自己的鼻翼两侧,他本身就在追求景色的道路上。

    让他感到无奈的是,景色对于他的追求,似乎也只是当玩笑来对待,这一点还真是让人不爽的紧。

    “唔,莫卡哥哥,你们在说些什么?”珍妮弗站在一边,用迷茫的眼神看着两人。

    “我们在说,珍妮弗长得真是越来越好看了。”景色微笑的开口。

    珍妮弗不疑有他,两只大眼睛,爆发出了光芒,拉着陈安生,反复的问道。

    陈安生被珍妮弗缠的没有办法,也就说了一句,确实如此,珍妮弗更加的开心了,直接在陈安生的面前转起圈圈。

    这都还是个孩子,景色看着珍妮弗和陈安生两人,不厚道的笑了。

    陈安生在一边狠狠的瞪着景色,就知道笑,也不知道过来帮帮。

    珍妮弗缠陈安生缠的紧,景色正好趁着这个空隙,转身走了出来。

    今晚的宴会,照旧在莫卡庄园里边举行,老莫卡先生的身体越发的不好,现在被强行按在医院里边接受治疗。

    莫卡家族的大小事务,也渐渐的由陈安生接受

    景色从陈安生房间出来的时候,刚好知啊门口就遇到了莫卡夫人。

    景色秉着礼貌的原则,冲着莫卡夫人礼貌的微笑了一下,莫卡夫人也不知道是故意没看到,还是故意拿乔,没有理会景色,直接进了陈安生的房间。

    景色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原因就是生气,只是觉得好笑而已。

    出了房门,景色在楼上转了一圈,没有看到熟悉的人,才挪动脚步慢慢的往楼下走去。

    今天晚上,听说,莫卡夫人请了全球顶尖的豪门世家,也不知道会不会看到北冥随风。

    现在,景色只要还想到北冥随风,胸口就疼的厉害,对于北冥随风的感情,并没有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减轻,反而有着更加浓烈的感觉。

    她时常感受到北冥随风就在她的身侧陪着她,可是转身看去的时候,并没有北冥随风的身影。

    景色想,她真的中了一个叫北冥随风的毒。

    原本躲开北冥随风,是想要自己想清楚,现在躲开了,那股思念的情绪,却如同野草般,疯狂的长着。

    “哎。”景色叹息一声,顺着楼梯又朝下边走去。    景色并不认识这些贵女还有阔太们,为了避免没必要的尴尬和麻烦,景色只是礼貌性的冲着她们微笑一下,继续在人群中寻找着季如夏的身影,原本季如夏坐着的地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