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景松,居然被一个女人戴了绿帽子,这心情,还真让人不爽。

    “风少,季如秋已经摘掉了子宫。”司特助闪身进了北冥随风的办公室。

    北冥随风手中笔一顿,没有抬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做得好。”

    “那我们接下去是不是继续对付季如秋和景松?”司特助开口问道。

    本来季如秋的子宫还能保住,谁让季如秋得罪了总裁呢,这下子不仅失去了景松的信任,就连子宫也没有了,没有子宫的女人,还算是什么完整的女人。

    当然司特助也不会去同情季如秋这完全是季如秋自己自找的,只能说一句季如秋活该。

    “把景松在外边养了情人的事情透露给季如秋。”北冥随风吩咐道。

    司特助应了下来,他可以预想到季如秋和景松未来的日子过得有多鸡飞狗跳了,不过,这些也都是他们自找的,怪不得怨不得谁。

    在司特助离开之后,北冥随风敛下眼眸,季如秋伤害在景色身上的伤痕,他会一一的报复回去。

    只是,景色,你在彼岸的另一边还好吗?

    一年以后……

    莫卡家族举办宴会,宣布,陈安生成为莫卡家族的新一任掌权人。

    此次受到莫卡家族邀请的都是全世界顶尖的人士,随便扯出一个都是大有来头的人。

    宴会中以年轻女子居多,各家各户都希望能和莫卡家族扯上一点姻亲。

    “景色,季姨,你们来了。”陈安然一早就在大厅里边招待宾客,看到景色和季如夏进来的身影,抱歉的冲着身侧的人笑笑,走到景色和季如夏的面前。

    “安然姐。”景色挽着季如夏的胳膊,冲着陈安然微微一笑,打了一声招呼,然后疑惑的看着两边,“今天,陈安生是主角,他人呢?”

    “安生在楼上好好准备自己呢,今天他可是全场最耀眼的男人。”陈安然冲着景色眨眨眼。

    自家那个傻弟弟对景色的心思,一直就没有歇过,反正景色和北冥随风也分开那么久了,妈咪也应该没有理由再去反对两个人在一起了。

    “景色,我悄悄告诉你哦,陈安生今天晚上准备了一个惊喜。”陈安然凑近景色的耳边,悄咪咪的开口说道,眼里不时闪过狡捷的目光。

    景色一脸的大写问号看着陈安然,什么惊喜?

    “嘿嘿。”陈安然但笑不语。

    “妈咪,我们坐过去吧。”景色环顾了一圈大厅,里边的人都不大熟,干脆和季如夏一起找个角落坐着。

    “好,我们坐那里吧。”季如夏宠溺的开口。

    “还是我家色色好看。”季如夏摸摸景色的小脸,夸赞的开口。

    景色腼腆一笑,“还是妈咪生的好。”

    “对了,晚上爸爸来吗?”这一年里边,墨释然总会时不时的收到墨释音的消息。

    墨释然收到消息后,不管是真是假,都要去走一趟,他和墨释音的事情,想要彻底的解决还要见上一面。

    不知是墨释音故意的还是怎么样,墨释然总会迟到一步,和墨释音擦肩而过。

    这一次,墨释然就是在几天前收到了墨释音的消息,特意的赶了过去。

    “如果赶得回来的话,应该会来的。”季如夏也不确定的开口,墨释然说过会尽量赶回来,但是事情没处理完就难说了。

    景色抿嘴偷笑一声,虽然这一年里边,季如夏还是没有完全的原谅的墨释然,但是,态度上边已经缓和了许多,相信再过不了多久,季如夏和墨释然就能够和好如初了。

    真好,一切都朝美好的方向发展,景色暗暗的想着。

    “色色,你们年轻人自己去玩吧,不用陪着我。”季如夏看到年轻的女孩都聚在一起,转身对景色说了一句。

    景色犹豫了一下,“那行,妈咪那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楼上看看陈安生。”

    “好。”季如夏温和的笑着,陈安生这一年对景色的心思,她也是看在眼里的。

    陈安生是真的爱护着景色,不过,景色最后到底选谁,还是要看景色自己了,从某种私心角度来说,季如夏还是希望景色和北冥随风能够在一起,毕竟两人之间还有了一个松果宝贝。

    虽然她相信陈安生不会委屈松果宝贝,但是,不管怎么说继父总没有生父来的疼爱。

    在国休养的这一年,陈安生时不时就来陪景色聊聊天,两人的感情也是越来越好。

    而北冥随风却一直没有出现过,难不成北冥随风当真放弃了景色不成?

    季如夏幽幽的想着,不知为何,她在心底有一种感觉,北冥随风绝对不会那么轻易放弃景色。

    今天晚上,也不知莫卡家族邀请了北冥随风没有,季如夏这样想着,目光朝外边看去。

    景色站在陈安生的门口敲了几下门,过了好一会,陈安生才开门,让景色进去。

    “色色,你怎么上来了。”陈安生对于景色的突然间出现在门外边,也甚是的惊讶,耳根微微有些泛红。

    景色从陈安生的身侧走进们屋子里边,大大方方的坐在沙发上,调侃的开口,“莫卡少爷,这是在房间里边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开个门还要这么久。”

    “嗯……我刚刚在处理手头上的一个文件,有些疏忽了。”陈安生这下子,不仅耳根红了,就连脸颊也微微的有些泛红。

    景色眨巴着眼睛,好奇的看着陈安生,伸手戳了戳面前的陈安生,“你看看你,脸都红了,是不是在做什么坏事?”

    这一年里边,景色和陈安生的关系亲近不少,不是那种爱人之间的关系,而是朋友的感情。

    “咳,我能干什么坏事。”陈安生不自在的咳嗽一声。

    眼见,景色还要继续开口追问,陈安生赶紧打断景色的话,转移了话题。

    “色色,你今天穿的真美,绝对是全场最漂亮的女士。”陈安生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之词。    景色今天穿了一件很白底红花的裙子,浓浓的古典气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