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然,她本来就流产不久,再加上遭到你的暴力,只是拿掉子宫,已经是轻的了。”护士古怪的看了一眼景松,眼里满满的鄙夷神色。

    护士不提流产这一茬还好,一提到这个,景松就忍不住呕血,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提醒,他被自己的老婆戴了绿帽子,这件事情,真是憋屈了。

    “拿去。”景松怒气冲冲的从护士手中拿过手术同意书,三两下的在上边签下自己的名字。

    现在,景松巴不得季如秋马上去死,这样子他就不用顶着被别人嘲笑的目光。

    护士纳闷的看了一眼景松,暗骂了一声渣男,转身走回手术里边。

    最后,可惜的是,景松的**并没有成真,季如秋还是好好的活着,只是少了一个子宫而已。

    景松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病床上的季如秋,干脆扭头走出医院,车子直接朝他的小情人家里开去。

    季如秋醒来已经是几个小时后的事情了,她在手术的时候,隐隐有些听到拿掉她子宫的话。

    季如秋动了一下身子,浑身疼痛的厉害,季如秋呻吟了一声。

    “护士。”季如秋余光看到不远处的护士,轻声的叫换了一句,护士正在换东西,听闻,转身走回了季如秋的身边。

    “我的子宫,是不是没了。”季如秋努力的抬手,想要去抓住护士的手臂。

    手臂急忙退后两步,安抚着开口,“其实像夫人这年纪的,子宫没了也不是什么要紧事。”

    季如秋一听,差点昏死过去,她真的子宫没了,季如秋朝小腹摸去。

    “您现在要好好的休息,保重身体比较重要。”护士又补充了一句。

    “景松人呢。”季如秋咬牙切齿的开口,她努力的抬起身子,朝外边看去,可惜一直没有景松的身影。

    “您先生?我刚刚看到他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护士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不满的神情,要不是她过来看了一眼,肯定要回血了。

    哪有患者家属看到患者在睡梦中吊**还离开的,景松还是她的丈夫,简直太让人惊悚了。

    “季女士,需不要我帮你报警,我认识一个警官很负责的。”护士突然间凑到了季如秋的身边,嘀嘀咕咕的念叨了几句。

    护士认为,景松是有暴力倾向,才做出伤害自己妻子的行为。

    季如秋想到了此前的那些大尺度的照片,忍不住吸了一口气,小腹上一阵疼痛,“把你手机借我用一下。”

    护士急忙将手机拿给季如秋,季如秋接过手机,按下了景松的号码。

    等了好一会,那边才接通电话,传来景松不耐烦的声音,“谁。”

    “我。”季如秋虽然虚弱,还是装出了一副有精神的模样。

    景松听到季如秋的声音,脸上一片嫌恶,刚好情人又凑了过来,景松直接将手机放远,抱着情人来了一个法式深吻。

    季如秋在另一头说了一堆的话,可是景松一句话都没有回复,季如秋实在没有精神了,躺在床上喘着气。

    “季女士,可以把手机还我了吗?”护士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呜呜呜呜呜,电话费很贵的,她一个小护士伤不起,护士欲哭无泪的想着。

    季如秋从手上褪下一个镯子递给护士,“这个你先收着,我再打一下电话。”

    景松依旧是过了好一会才接季如秋的电话,季如秋直接抢白的开口,“半个小时之内,你要是不出现在我的病房,我们从此路归路,桥归桥,景知的荣华富贵和你没有丝毫的关系。”季如秋冷淡的开口。

    她现在能把握的只有景知了,她知道,现在景松顾及景知,对她一定会和颜悦色。

    果然,景松听了季如秋的威胁,纵使再不满,也很快的下床,整理着衣服,嘴里一直骂着季如秋。

    “哎呀呀,你这是去哪里啊,造作的,你才刚来啊。”小情人酥胸半露,手中抱着被子,支吾的看着景松。

    “我去看看,那个贱人想要干些什么,你在这里乖乖的等着我。”景松在小情人的脸上亲了一口。

    小情人嘟着嘴,一脸不情愿的模样,景松无奈,一边好声好气的哄着小情人,一边加快了整理衣服的动作。

    没一会,景松就穿戴整齐的站在小情人的面前,小情人一脸掐媚的看着景松,“那你可要快点回来哦。”

    “知道了。”景松说着,低头在小情人的嘴唇上狠狠的吸了一口。

    景松出门之后,小情人坐在床上,闷闷的打了几下,下一秒掏出手机,在里边找到了一个叫王导的手机号码,撒娇般的开口,“王导,人家现在在家里等你,不知道你是不是有空。”

    “呵呵,我啊可不是为了那个女一号来找你的,我是单纯的喜欢你。”小明星撒着娇。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和小情人说了什么,小情人咯咯的笑了两声。

    “那您快些过来,我在家里做好准备等着你。”小情人吩咐了之后,立马开口说道

    “好。”小情人喃喃的开口。

    季如秋一动的不动的,嘴唇上边有丝丝的苍白,景松从外边拖拖拉拉的几门,一脸的不耐烦看着季如秋。

    “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麻烦你。”季如秋将自己骨子里的委屈说了出来。

    “景松,你知不知道,原本,我就烦你,现在你伤了脚,越发的烦你。”季如秋没好气的出声。

    “行了,知道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景松不耐烦的开口问道。

    “没了,等我想到在找你吧。”景松不想要见到季如秋,同样的季如秋也不想要怎么见到景松。

    只要一想到因为景松,她没了子宫,不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季如秋就火大的很。

    “我先走了,你有什么事情,再叫我。”景松不愿意多看几眼季如秋。    季如秋自顾自的生着气,等到景松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走出了医院,想到关键时期,他居然被季如秋牵着走,还真是不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