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如秋回到别墅的时候,惶恐了几日,都收拾好了东西,准备跑路,墨释音将一切的真相都说出来了。

    她不觉得在北冥随风和景宸的夹击下,她会有活路,可是奇怪的是,她一连等了许多日,北冥随风和景宸都没有动静,她悄悄的去墨家附近打探过,据说景色出国了。

    季如秋在心里一阵暗喜,那就是说景色和季如夏现在离开了,北冥随风和景宸不会想着要找她麻烦了?

    季如秋心情颇好的烤着小蛋糕,她就说上天是恩待她的,最好啊,景色和北冥随风能够彻底的划分界限,哼,没有了北冥随风,景色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嘭。”景松黑着脸,大力的推开别墅的门。

    在厨房的季如秋吓了一跳,还以为北冥随风来报复了,当看到景松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将烤好的小蛋糕拿了过去,“怎么了,这又是在公司受到什么打击了。”

    景松阴森森的看了一眼季如秋,猛地掀翻桌子上边的小蛋糕,季如秋吓了一跳,“你这是做什么,发什么疯。”

    “季如秋,老子带你不薄,你给老子玩黑手是不是。”景松怒气腾腾的开口。

    现在他只要一想到,今天去办公室的时候,桌子上放着的材料,景松整个人都气炸了。

    亏他还以为季如秋是个好女人,不惜报复季如夏也要和季如秋在一起,为了季如秋伤害了景宸,没有想到,季如秋居然敢在外边找人。

    “季如秋,你的给老子戴了绿帽子,还在这里装无辜。”景松双眼赤红,猛地一巴掌朝季如秋打去。

    季如秋被景松吓了一跳,一脸的惊慌,随即很快镇定下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松哥,你这是再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听不懂?老子对你掏心掏肺,你给老子一片绿油油。”景松说着,又是一巴掌朝季如秋打去,满心的怒火。

    季如秋还来不及反应,景松已经一脚朝她踹了过来,季如秋被踢到在沙发上,后仰的时候,小腿撞到茶几边上,很快青紫了一片。

    “你自己看看,这些是什么。”景松火大的从袋子里边掏出那些照片和资料,扔在季如秋的面前。

    季如秋垂着脑袋,急忙看去,一时间白了脸色。

    上边的一男一女在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其中有几幅图还是尺度超大,里边的女人自然是她,而男人则是打了马赛克。

    不用看也知道,这男人是墨释音,季如秋手抖的捡起照片,墨释音将这些照片给景松了?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现在景松看到季如秋都觉得恶习的不得了,这个女人,还不知道被多少人上过了。

    “季如秋,怪不得你这些日不让我碰你,连野种都搞出来了?”景松看到那份验孕单和流产书的时候,差点想杀了季如秋的心都有。

    “这些都是别陷害我。”季如秋抵死不承认,一直矢口否认。

    景松一脚脚的朝季如秋踹去,“你个贱女人,自己犯贱还在这里装纯洁,你不觉得恶心,我都替你恶心。”

    景松一连踢了数脚才停下来,停下来的时候唾弃的看了一眼季如秋,满心的怒火冲击者他的理智。

    景松一把抓起季如秋的领子,将季如秋压在了沙发上,一边伸手去扯季如秋的裤子,一边说道,“你不是不想让我碰你吗?就你这破落身子,还不想让我碰你。”

    景松说完,腰部一沉,季如秋只感到了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感,呼吸都有些困难。

    “你放开我。”季如秋喘气,小声的出声。

    景松露出一个恶魔般的笑容,大手抓着季如秋胸前的绵软,“放开你,你做梦吧。”

    随后,景松就开始了狂风暴雨虐季如秋的过程,季如秋从最开始的挣扎到后边,脸色发白的无动于衷。

    景松用了最狠毒的方式对付季如秋,在她的身体上留下了一个个的痕迹。

    最后,景松从季如秋身上离开的时候,季如秋眼神呆滞的看着上方,下边还流着血。

    “贱人,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景松最恨的就是背叛,他现在还怀疑景知到底是不是他的女儿。

    他和季如秋就那么一次,就那么恰好的怀上了景知?景松对此表示非常的疑惑。

    “景松,我就是给你戴绿帽子怎么了,你有能耐在外边玩女人,还不准我找男人。”季如秋等到恢复了一点力气,从沙发上,挣扎着坐起来,看向景松的目光充满了毒辣。

    “你……该死。”景松怒吼一声,掐住季如秋的脖子,手背上的青筋暴露,一副不杀季如秋誓不罢休的模样。

    季如秋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你倒是杀我试试。”

    景松微愣了一下,季如秋一脚踹开景松,随意的扯过一件衣服,夺门而出。

    景松原本想要追出去,但是想到季如秋做的那些事情,当即冷哼一声,扭头回了房间,准备补眠。

    季如秋刚走到门口,身下就撕裂的厉害,一阵阵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皱起眉心,最后实在没办法挪动脚步,干脆坐在花坛上。

    没过一会,不仅下边疼,就是连小腹也疼的离开,季如秋的视线开始渐渐的涣散,只看到一个人人影,就彻底的晕了过去。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季如秋女士的家属吗?”护士站在急诊室的门口,开口问景松。

    景松原本在家里睡得好好的,一个电话将他叫了过来,说是季如秋晕倒了,原本景松是不想理会的,但是想到景知还和风策的总裁有挂钩,自己还需要依靠风策的总裁夺回景盛集团。

    吞咽下了满腔的怒意,穿了衣服就赶了过来。

    “是。”景松吐出一口浊气。

    “那麻烦您签一下手术同意书。”护士急忙将手术同意书递给了景松。    景松随便看了一眼,忍不住变了神色,就连语气也变了,“这是要拿掉子宫?那么严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