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墨释然对墨释音有愧,因为小的时候,但是这不是他能拿来伤害景色的借口,所以,他不会原谅,墨释音。

    事后,景色向景宸说到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有些唏嘘,景宸也后怕不已,就这么去人家的地盘,也不怕出事情。

    墨释音的事情解决了,景色决定出国的事情也提上了日程。

    虽然景色还是没有完全的原谅了北冥随风,但是对北冥随风,也没有了那么的抗拒,至少,不会再让北冥随风站在门口。

    松果宝贝在的日子,将墨释然和季如夏逗得很开心,两人都一副有孙万事足的模样,季如夏和墨释然恨不得将松果宝贝放在心尖上去宠,将愧对景色的一切,都弥补在松果宝贝的身上。

    只可惜松果宝贝还没有在两人的身边待上多久,无人岛那边就开始催松果宝贝回去训练了,松果宝贝就算是再不舍得,也只能乖乖的拜别景色北冥随风,墨释然等人,乖乖的回到了无人岛上。

    坐在飞机里,松果宝贝强忍着不让泪水落下来,他也不想要离开父母,但是为了让自己变得强大,只得离开父母。

    北冥随风在知道景色要离开的前一夜,一直站在景色的门外,脚下是满地的烟蒂。

    “色色,你想好了吗?真的要离开了吗?”季如夏在机场最后确认了一遍,她不希望景色只是一时间糊涂所作出的选择。

    “想好了,或许只有离开,才能获得新生。”景色深深的看了一眼市的天空。

    即使再不舍,还是要离开,这里,给她留下了太多的恨与痛。

    “好,我去帮你安排登机手续。”季如夏点头,只要景色确定了要离开就好。

    景色微笑着,本来墨释然是想要用私人飞机的,但是被景色给拒绝了,或许在潜意识里,她还想再见见某些人吧。

    季如夏离开之后,景宸才开口,“色色,在外边有什么过的不好的,告诉哥哥。”

    “好。”景色心中有许多的话想多景宸说,最后还是叹息一声,反正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干脆就不说话吧。

    “色色,哥哥永远是你的哥哥,不会因为血缘的变化而发生什么,哥哥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景宸看到季如夏手中拿着登机牌走过来,用力的抱住景色,在景色的耳边呢喃了一句。

    景色伸手抹去眼角的泪珠,无声的点点头,她对于景宸的心结已经开始一点点的瓦解,这一刻,彻底的解开了心结,景宸还是她最爱的哥哥。

    那个不管对与错,黑与白,都会站在自己身后的哥哥。

    “色色,走吧。”季如夏走到景色的身侧。

    景宸松开景色,景色沉默的点头,其实,景色不过是在等一个人,她记盼着他来,又盼着他不来。

    等到广播再三的催促的时候,那个人还是没有出现在机场。

    “色色,别等了,他今天有个很重要的会议。”景宸知道,景色这是在等北冥随风。

    他直截了当的告诉景色,北冥随风今天来不了了,不要再继续等下去。

    景色垂着眼眸,沉默了片刻,抬起头,冲着景宸挥挥手,“哥哥我走了。”

    说完,景色转身,一步步的朝登机口走去,她内心在祈祷,希望最后能见上北冥随风一面,她也说不来为什么。

    季如夏上前抱了一下景宸,“景宸,在市自己小心点,如果想妈咪和妹妹了,就来国看看我们。”

    景宸回抱住季如夏,“好。”

    季如夏又说,“你长大了,你的事情妈咪不好插手,只是……景松是你的亲生父亲,对他,你自己看着办吧。”

    季如夏不会用一个孝道来梱死景宸,为人父母首先要学会尊重孩子,才会得到孩子的尊重,景松自己如此作死,又怎么能怪的了景宸对他寒了心。

    景色将景盛集团的股份全部还给了景宸,她不是景松的女儿,这一切,不是她的,她不会去争夺,她和景松就这样吧,不出手报复,也不会以德报怨。

    如果景松日后不作死,景色不对再抓着景松的小辫子不放,该怎么处理景松,她相信景宸心中有底。

    “好。”景宸的眼眸暗了下来,对景松手软吗?那是不可能的,不止不会对景松手软,就是连季如秋,他也会下狠手。

    景松不是想要待在景盛集团吗?他倒是要看看景松,有多大的能耐。

    “景宸,妈咪走了。”季如夏叹息一声,转身追上景色的步伐。

    原本墨释然要陪着她们一起走,奈何前几天受到有墨释音的消息,墨释然只能先离开,让季如夏和景色先去国等他。

    等到景色和季如夏过了安检之后,站在不远处的北冥随风摘了帽子,缓缓的走到景宸的身边,看着景色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

    “你真的能够狠下心,放她离开?”景宸没有抬头,淡淡的开口问道。

    “对她狠不下心,只能对自己狠心。”北冥随风沙哑的出声。

    景宸嗤笑一声,没有抬头看北冥随风,转身离开,在擦肩的一刹那轻轻的出声,“珍惜才是最好的爱,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他们这些人,一个个都经历了情伤,现在只希望北冥随风和景色这一对能够少经历一些。

    他和西米是中间隔了一整个青春,而季念和楚墨则是求而不得。

    罢了罢了,还有什么比知道对方好好的活着更好呢。

    景宸想到现在病房的楚墨,一颗心沉了下来,白术说,就是这几天了,楚墨要是再醒不过来,便是长久的沉睡,亦或是彻底的沉睡。

    “我给她时间,给她足够的时间,去整理思绪,只是,那时候,和不和我在一起,却是她不能决定的。”北冥随风抬头,看着一架飞机从窗户外边划过。

    或许,景色就坐在那架飞机里边。

    景色是一只风筝,他是牵线的人,就是飞的再远,再高,也总是要回家的。    而他会一直在这里,等着景色的回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