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释然,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季如夏急忙查看墨释然的伤口,一滴泪直接落在了墨释然的手背上。

    “咳咳咳,我没事。”墨释然缓了一口气,缓缓的出声。

    “没伤口?”季如夏看到墨释然的胸前没有伤口的模样,不禁有些诧异,她刚才分明听到枪声,怎么会没有伤口呢。

    季如夏和墨释然对视一眼,齐齐朝前面看去,前面没有了墨释音的下落,只有玻璃碎了一地的痕迹。

    “过去看看。”墨释然挣扎着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上,没有丝毫的力气。

    “刚才,墨释音手枪里边装的是,**?”墨释然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苦笑的出声,“夏夏,扶我一把,我现在没有任何的力气。”

    季如夏点头,扶起墨释然,慢慢的朝玻璃窗那边走去,玻璃窗破了一个洞,墨释音应该就是顺着玻璃窗逃走了。

    “先回去吧。”墨释然叹息一声,现在让墨释音逃走了,想要抓墨释音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墨释然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的力气,只得无奈的看着季如夏,季如夏上前,扶着墨释然一点点的挪动着脚步。

    墨释然凑近季如夏的耳边,轻声的开口,“夏夏,按照墨释音那小子的恶趣味,只怕这麻醉剂,没个几天是散不下去了。”

    季如夏刚从刚才的生死大战中跳出来,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跳动着,现在听了墨释然的话,瞥了一眼墨释然,“所以呢。”

    “夏夏,未来几天,生活琐事可要靠你了。”墨释然心中莫名有些开心。

    季如夏本就因为之前的事情,对他有些冷淡,这下子刚好给了他接近季如夏的机会。

    季如夏原本想要拒绝墨释然,看到墨释然可怜兮兮的样子,将喉咙里的话,咽了下去。

    “墨释然,你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季如夏瞥了一眼墨释然。

    墨释然急忙开口解释,“夏夏,你要是不愿意也是可以的,大不了让色色来照顾我,我还没有享受过,女儿的照顾。”

    季如夏听闻,在墨释然的腰间拧了一把,“你想的倒是挺美,我告诉你,不可能,色色我都舍不得让她干点活,还来照顾你。”

    “让佣人照顾你。”季如夏瞪了一眼墨释然,她都没有享受过景色的伺候,墨释然想的也太美了。

    这么多年,墨释然可是只提供了一颗小蝌蚪,什么事情都没有干过。

    “夏夏,除了你们两个,我不想让别的人碰我。”墨释然委屈的开口。

    “哼。”季如夏冷哼一声,也没有继续反对。

    墨释然赶紧讨好的凑到季如夏的面前,满脸笑容的看着季如夏。

    等到墨释然和季如夏到楼下的时候,景色正站在门口处,紧张的朝里边看,北冥随风一只手打电话,一只手紧紧的顾着景色。

    “妈咪,爸爸。”景色看到墨释然和季如夏的身影,一直悬着的放了下来,急忙跑到两人的面前。

    “爸爸,你这是怎么了?受伤了?”景色先是看到季如夏安然无恙之后,才将目光落到一脸虚弱的墨释然身上。

    “还好。”墨释然原本想表示自己没有受伤,不由得话锋一转,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倦意。

    北冥随风在一边看的十分的清楚,墨释然这哪是还好,分明一点事情都没有,最多就是身子比较无力而已。

    哼,这争宠,博眼球的招术倒是运用的灵活。

    “你们没事吧。”虽然墨释然相信北冥随风能够将景色安然的带出,在没有看到景色之前,还是有那么些的不安。

    “没事。”北冥随风一路上将景色护的很好,一路上虽然会有危险,但是北冥随风没有让景色受到一丝的伤害。

    在看到北冥随风拿命去保护她的时候,景色的心中不由的产生了一丝的动容。

    “墨释音跑了。”司特助从锦江一号里边走出来,对北冥随风说。

    “严查整个市,一定要找到墨释音。”北冥随风严肃的出声,墨释音做了那么多伤害景色的事情,他不会让墨释音好过的。

    “知道了。”司特助得到北冥随风的命令之后,立马开始忙碌起来。

    “对了,季如秋呢。”景色不由得问了一句。

    她第一恨得人是墨释音,那么季如秋就是第二恨的。

    “跑了。”季如夏抿嘴,在墨释然和墨释音打斗的时候,她看到季如秋悄悄的逃跑的身影,她当时担心墨释然,并没有过多的关注。

    “季如秋肯定回到景松身边了,她现在没有地方可去。”景色抿嘴。

    “直接要了她的命。”墨释然的眼中闪过杀意。

    “不,我要她活着,好好的活着。”死?真的是太便宜季如秋了。

    几人还顾及着季如夏的情绪,毕竟,季如秋是季如夏的妹妹。

    “随便你们把,我对季如秋已经彻底的失望了,怎么折磨都可以,留她一命,是对爸妈的交代。”季如夏叹息一声。

    她也没有想到,自己和季如秋最后居然走到了这一步,季如夏还记得很小的时候,两人躺在一起,一起谈天说地,看星星的情谊。

    到底是什么,才会让一个人发生这么大的改变,是她变了,还是季如秋变了?或者是两人都变了?

    季如夏叹息一声。

    “北冥随风,帮我把季如秋怀孕流产的事情告诉景松。”景色转身看向北冥随风。

    对付季如秋?她还怕脏了自己的手,还是留给景松去对付吧。

    “好。”北冥随风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有一件事情很奇怪,墨释音似乎是有意放过我们?”北冥随风看向墨释然。

    他和景色遇上墨释音的人的时候,那些人并没有下死手,而且遇到的也不多,可以说是很顺畅的跑出来。

    “墨释音做事一向随心情而定,谁都没有办法预料墨释音接下去会做些什么。”墨释然对这个弟弟也很无奈。    墨释音妖孽到让人害怕,如果不是做出这么的事情,他会很佩服墨释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