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还有隐隐超过之势,墨释音原本想着只是让季如夏痛苦一下,谁知道后来无意间得知景色还是墨释然的女儿,父债女偿也是应该的。    “你知道我给你女儿下的什么毒吗?我给它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求不得,每到毒发的时候整个就会痛不欲生,平日里痛神经是正常人的数倍,那种一时间被千万蚂蚁咬的痛楚,你应该是经历过的吧

    ,最关键的是,整个毒会产生变异,当你想到解决办法之后,可能,又变成了新的一种毒素,就这样周而复返。”墨释音微笑着开口,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

    季如夏心痛到几乎不能呼吸,原来,过去的那些日子里边,景色受到的痛苦这么的多。

    北冥随风也没有想到,景色居然受到了这么大的痛苦,看向墨释音的目光,想要将墨释音撕裂的心都有了。

    “之后追杀景色,发生的一切都是你做的手脚?”墨释然问墨释音,目光却是看向季如秋。

    墨释音要的是景色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会直接做出杀害景色的事情。

    今天,伤害景色的人,一个都别想离开,全部都要为伤害景色而付出代价。

    “不,追杀景色自然是季如秋的要求,景色的死活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区别,季如秋愿意拿出东西和我交换,我自然也是乐意的。”能看看好戏,为什么不乐意呢。    “其实,这天底下最毒的还是妇人心,景色也是运气够好,三翻四次的追杀都能过险险的躲过。”墨释音感叹的出声,能在他培养的人手中躲过追杀,还真是不多的,偏偏景色一个子做到了,虽然其中不

    乏有北冥随风和景宸等人的帮助。

    “季念的死,是不是也有你的参与。”景色红着眼眶,颤抖的出声问道。

    她记得,那天那个人说要带她回去见老大,这个老大一定就是墨释音,她受的那么多伤害全都是因为墨释音造成的,景色真是恨不得上前,杀了墨释音。

    谁都无法体会到她,在毒发的那些深夜,刻入骨髓里的痛,还有季念死时,心中的伤痛。

    现在告诉她,她的仇人,就在面前,景色又怎么能忍。

    “季念的死?和我自然没有关系,我当时要的只不过将你带回来。”对于季念的死,墨释音也是有些惋惜的,毕竟那样一个女子,就这样死了,真的是太过可惜了。

    “聊了那么多,还没让大家坐一坐。”墨释音微笑着,在桌子上按了一个按钮,没一会从门外走进来几个人,手中端着水杯。

    “怎么,不敢坐?”墨释音瞧着墨释然等人没有任何的动作,轻笑一声。

    “墨释音,你今天把我们找过来干嘛,直说吧。”墨释然干脆了断的开口。

    “自然是想见见我亲爱的哥哥,二十多年没见了,自然要叙叙旧。”墨释音笑着。

    在墨释然等人听来,假的要命的话,墨释音却是一本正经的说着。

    如果墨释然等人还没有查到他的头上,他倒也不妨再和他们玩上一玩,现在已经查到他头上了,与其等他们主动找上门,倒不如他直接坦白所有。

    可惜的是,好不容易找到的生活乐趣,就要到此止步了?想到这里,墨释音忍不住在心底责怪了一下季如秋。

    如果不是她,自己就不会提早暴露那么多。

    “坐吧,没有设任何的陷阱给你们,还有水里边也没有任何的毒药。”墨释音说。

    即使墨释音再三的说了,墨释然等人还是不会相信墨释音,小心点总是好的。

    “说起来,大哥你还得感谢我,要不是我,你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知道,景色是你的亲生女儿。”墨释音成功的看到季如夏变了脸色。

    大家心中都存在一个疑惑,墨释音到底有多强大,能在北冥随风等人密不透风的保护下还有机可乘。

    “季如秋,你要是有什么仇恨,你冲我来,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伤害我的女儿。”季如夏最感到痛心的就是季如秋。

    她就算是对季如秋有再大的不满,也不会对景知出手,而季如秋,居然对景色出手,这心是有多狠。

    事到如今,季如秋也懒得再和季如夏做戏,只不过,季如秋虽然在对季如夏说话,目光却是看向墨释然。

    这个她爱了一辈子,也恨了一辈子的男人。

    “你和景色都该死,抢占了原本属于我和景知的位置。”

    季如秋没有想到,景色居然会是墨释然的女儿,她好恨,没有提早动手,除掉景色,居然让季如夏生的孽种活了这么久。

    “如果,早知道景色是墨释然的女儿,我会将景色一层层的剥皮抽筋,几年前,就不单单是让她远走国外那么简单。”真是好大的一个失误。    “释然,为什么,你不爱我,我明明比季如夏更爱你,你当初答应娶我,我就不会去和墨释音打交道了,释然,我那么的爱你,你为什么不愿意爱我一下,我只要一点点的爱就够了。”季如秋哀伤的看着

    墨释然。

    她为了墨释然,和整个季家闹得天翻地覆,为了墨释然,连自己父母去世都没有去看过一眼,为了墨释然,和季如夏赌气,成了景松的情人。

    她为了墨释然付出了那么多,想要的只不过是墨释然的一点点的爱,墨释然却连这点都不愿意给她。

    “你喜欢季如夏,我和她长的如此相似,只要能在你的身边,当一个影子都是好的,可是,你连这个机会都不愿意给我。”季如秋越说道后边,越是激动。

    她想要的,真的不多,可是,就是那一点点的要求,墨释然都不愿意满足她。

    “哼,我爱的只有季如夏,爱的是她的灵魂,而不是外边的表象,季如秋,你永远不明白什么是爱。”墨释然冷哼一声。

    “如果没有季如夏,你会不会爱我。”季如秋不死心的开口问道。    她一直认为,自己只是输给了时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