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墨释音挂了电话,他知道墨释然一定会赴约的,随后又给季如秋发了一个消息,告诉她,下午两点半在锦江一号见面,到时候,墨释然和季如夏都会出现,让她好好的打扮自己,尤其是那个头发,他不希

    望到时候再看到季如秋是以光头的形象出现。

    墨释然在收到墨释音的邀约之后,直接去找了季如夏,当时景色和北冥随风都在,墨释然也不隐瞒,将墨释音的话传达给了季如夏。

    “墨释音,是他害了我女儿。”季如夏气的浑身颤抖,没有想到害的景色中毒,间接害死她外孙子的人居然会是墨释音。

    季如夏对墨释音不仅不陌生,反而很熟悉,当年她和墨释然谈恋爱的时候,墨释音就一直反对,只是季如夏一直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她是和墨释然在一起,而不是墨释音。

    “去,一定要去见墨释音,我要问清楚,墨释音为什么这么做,我们和他到底什么仇什么怨。”季如夏说。

    “我也要去。”景色红着眼睛,抬起头,

    她和墨释音从未见过面,墨释音为何要这般害她,那些毒发的日子,她现在只要想到,浑身都忍不住颤抖。

    景色要去,北冥随风自然也是要去的,若是问这里边最恨墨释音的人是谁,莫过于北冥随风了,如果没有景色中毒这一茬的话,后边的许多事情都不会发生,他和景色也不会离心。    “色色,你不准去,你身子还没好,要留在家里边,谁知道墨释音到时候又会玩什么花招。”季如夏反对景色一起去,景色现在就应该好好的在家里休息,不管是为了景色的安全考虑还是什么考虑,景色

    都不该去。

    “我有权利知道真相。”景色固执的开口,不管季如夏说什么,她都要去见见那个墨释音

    “色色,你留在家里,我去。”北冥随风也认为景色这个时候不适合去。

    身体没好是其一,其二就是墨释音很强大,很可怕,说不好,就会做出什么小动作。

    “你是你,我是我。”景色丝毫不领北冥随风的情。

    无论众人怎么劝说,景色都固执的要去见墨释音,北冥随风无法,只得同意景色去,保证一定会好好的照顾景色,不会让景色受到伤害。

    墨释然等人在两点钟的时候,就到了锦江一号门口,北冥随风让司特助查了墨释音所有的资料,发现,这锦江一号居然是墨释音名下的财产。

    锦江一号是个娱乐会所,大白天人倒也不少,三五人约着打打牌,唱唱歌,倒也是热闹的。

    “墨总,北冥总裁,上边请。”墨释音派人守在锦江一号的门口,等到墨释然等人下车之后,迎了上去。

    直接将一行人带往顶楼,将一行人带到了顶楼的会议室,那人才走出去。

    “墨总,你们几位在这里稍微等一下,老大马上就来。”那人说。

    墨释然点头,手中一直紧握着季如夏的手,一边环顾着四周,就这么一间房间,他已经看到了四个**,墨释音还真是煞费苦心。

    “爸爸,墨释音是你的弟弟?”景色想了一下,又继续问,“你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吗?”

    “这个问题,我来回答你比较好。”墨释音推开会议的门,从外边走进来。

    跟在墨释音身后的还有季如秋,墨释音一身简单的休闲西装,嘴角挂着笑容,单看外表绝对不像什么恶人。

    墨释音和墨释然长得有几分相似,墨释然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冷,而墨释音给人的第一感觉则是阳光。

    “墨家,只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墨释然,小儿子就是我,只不过,墨释然是大夫人生的儿子,而我则是二夫人生的儿子。”墨释音简略的介绍了一下。

    “坐啊大家,都别站着。”墨释音率先坐到了首位,嘴角一直含笑着笑容。

    “墨释音,你为什么要伤害景色。”季如夏愤恨的开口。

    景色和墨释音完全不相识,凭什么要伤害景色,如果是对她有恨的话,那就伤害她好了。

    “季如夏?或者我应该唤你一声嫂子,为什么伤害景色,这个理由不是很简单吗?我想看着你伤心难受。”墨释音继续笑着。

    其余人只觉得墨释音可怕,“直接伤害到你多无趣,当然要伤害你的女儿,这样子你才会更痛苦不是吗?”

    “你这个疯子,我和你有什么仇恨。”季如夏实在无法理解,墨释音为什么想要伤害她。

    季如夏,墨释然等人将目光移到季如秋的身上,难不成,就是因为季如秋?他才想要伤害季如夏不成。

    “你和我是没什么仇恨,我和墨释然的仇恨可就大了。”墨释音淡淡的开口。

    “混账,你对我有什么不满,你直接伤害到我的身上,为什么要绕这么一大圈子,去伤害夏夏还有景色。”墨释然被墨释气气急了,大声的吼了一声。

    “墨释然,墨易程离世之前可是对我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伤不得你,我答应了墨易程,却又看不得你过的好,自然要伤害你最爱的人。”墨释音说。

    “刚好,季如秋找上了我,企图借用我的势力对付季如夏,生活这么无趣,来点乐趣也不错。”这一点也是一大原因之一,可惜的是,他的手还不够狠,没有看到墨释然痛不欲生的模样。

    “墨释音,你就这么恨我?”墨释然不理解的开口,从小到大,他对这个弟弟,虽说没有多好,却也是不差的。    “当然恨你,你知道我的出生是因为什么吗?我是因为你才出生的,墨易程照顾不好你,害的你在两岁的时候,被下了毒,从六岁开始到九岁这三年里,需要人血,来换血,而我就是为了充当你的血库

    才被迫出生的。”墨释音只要闭上眼睛就能想起小的时候,针头插进自己皮肤的感觉,整整三年,他的手上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

    这一切的噩梦,都是因为墨释然才会产生的。

    “墨释然,每次被迫抽血的时候,我都在心里想着,总有一天我要你生不如死,墨易程临死前担心我报复你,硬拉着逼我发誓,绝对不会伤害你。”墨释音额头上的青筋跳动着。

    很快就继续保持着微笑,“不伤害你,可以啊,我想到一个让你更加痛苦的办法,那就是伤害你身边的人,让你痛不欲生。”

    “那些血是你的?”墨释然问过墨易程,这些血哪里来的,墨易程说找到了一个和他各个数据都般配的人,从医院拿来的,没有想到,居然是从墨释音身上抽来的。    “是,你每天换的血,都是从我的身体里边抽出去的,那时候我才多大,墨易程也倒是能狠的下心,按照原先的计划,我的生命只能活到你安全为止,但是老天看不过去,他让我活着,没有让我死去,

    我挺了过来。”既然他活着,那么之前伤害他的人,都要受到惩罚。

    季如秋用诧异的眼神看着墨释音,她之前也好奇,为什么墨释音对墨释然这么的仇恨,没想到中间还有这一层缘由。

    “其实,你应该庆幸,二十多年前你没有和季如夏在一起,不然她活不到现在。”墨释音平复了情绪。

    因为当初墨释然中毒的事情,在他的脑子里边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所以,他要配出许多的药剂,让墨释然再尝试此前的痛苦。

    “你是为了拆散墨释然和季如夏,才故意引我去见墨释然的。”季如秋当即就转过弯来,颤抖的指着墨释音。

    墨释音挑眉,“你也还算是不笨。”

    季如夏脸色一白,她没有想到,造成自己和季如秋反目成仇的,中间还有墨释音的推动。

    “这姐妹共同喜欢上一个男人的戏码,还真是不错,我看的很过瘾。”墨释音微笑着。

    “混蛋。”墨释然一个箭步上前,一拳朝墨释音打去。

    墨释音自然不会让墨释然如愿,也是一个拳头,对上了墨释然的拳头。

    两股力量在空中撞击着,墨释然只觉得手臂一麻。

    “墨释然,你还是这么的冲动。”墨释音嘲弄的看着墨释然。

    当初纵容有他的推动,最关键的一点,导致他和季如夏分开二十多年的一点,就是因为墨释然过于冲动。

    “墨释音,你真该死。”墨释然愤恨的出声。

    该死?他的本就是当做血库的存在,所有人都觉得他该死,他偏生要好好的活着,让所有人都看看,他墨释音才是笑到最后的人。    “墨释然,我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季如夏居然怀了你的孩子,若是知道的话,我倒也想让你的孩子尝尝,你之前所受过的痛苦。”可惜的是,墨释然当初中的毒,是对于三岁以内的孩子有效,这样一来

    ,他就只好另外找别的毒药来伤害景色了。    “不过,你的女儿所受的毒,和你的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该承受的疼痛一分都没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