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跟我上书房。”墨释然指着北冥随风,率先上楼到了书房里边。

    北冥随风让松果宝贝先玩着,跟着墨释然到了书房里边。

    “我们下午遇到了季如秋。”北冥随风刚走进办公室,就听到这样一句话。

    季如秋?市说小也不小,怎么就这么撞上了,北冥随风无奈的想着,或者这些就是缘分也说不好。

    “季如秋被我们教训了一顿,我派人跟踪她,发现她去了一个地方。”墨释然的脸色很不好。

    “季如秋,很多时候,她做出的事情,背后一定有人在帮她。”单凭她自己肯定没有这个能力,北冥随风派人查过,只查到一些眉目。

    “没错,背后帮助她的人,不出意外的话,我估计是墨释音。”墨释然太阳穴狠狠地跳动了几下。

    其他人就算了,没有想到季如秋和墨释音勾结到一块去了,看样子,两人绝对不是近期才勾搭上去。

    对于墨释音,墨释然则是又爱又恨,墨释音是他唯一的弟弟,难得纵容了一些,二十多年前发生一些事情,他们兄弟两可以说是二十多年没有见过面了。

    “墨释音?”北冥随风疑惑的看向墨释然,对此人他从来没有听说过。

    “墨释音就是威尼,你不熟悉也是正常的,他很少在国内活动,一直在国外,一向在国外活动的他,怎么会到国内来,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墨释然想着,在回国外之前,一定要见一面墨释音。

    至少弄明白,他和季如秋是怎么一回事,如果两个人二十多年前就勾搭在了一起,那这一切就太过可怕了。

    “是他。”北冥随风蓦然握紧双拳。

    “你认识?”墨释然开口问道。

    “你还记得,景色中毒的事情吗?”北冥随风想到这件事情就恨得牙痒痒。

    “记得。”墨释然心中一紧,难不成景色中毒和墨释音有关系。    “当时为了解开景色身上的毒我去了第一监狱,楚离告诉我,景色身上的毒来源于威尼,至于为什么要给景色下毒,就是一个疑问了,我这些日子一直派人找这个威尼的下落,一直没有找到。”他将找人

    的重心都放在了国外,没有想到墨释音居然跑回了国内,难怪他一直没有找到。

    “来源于墨释音?”墨释然心中一慌,“墨释音最擅长的就是药剂一类,这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来源于他的可能性很大。”

    伤害景色,不可原谅,要是此刻墨释音在北冥随风的面前,北冥随风一定会一颗子弹过去。

    “墨释音和你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帮着季如秋。”北冥随风想起了前段时间景色中蛊一事,这件事情,十有**也是墨释音搞的鬼。

    “二十多年前,我们确实发生过不愉快,至于详细的情况,就要等到见了墨释音才知道。”墨释然说。

    “在市,你的势力比较大,找墨释音就交给你了。”身边有免费的劳动力不用,这样就太蠢了。

    “好。”北冥随风应了下来,他也想见识一下这个墨释音,从墨释然偶尔的话语里,还是能透露出,墨释然对墨释音的钦佩。

    两人又聊了一小会别的事情,重新回到楼下,刚好景色以为担心北冥随风,将视线朝楼上看去,刚好和下楼的北冥随风对上。

    北冥随风嘴角含笑的走到景色的身边,“色色,是不是担心我?”

    “少自作多情,北冥随风其实你真的没必要这样子。”景色说的是晚上北冥随风留在墨家,睡沙发的这件事情。

    “色色,我愿意这样子。”北冥随风坐到景色的身边,伸手搂住景色。

    景色身子一僵,这是自从出事后,第一次距离北冥随风那么的近,她都能够感受到北冥随风温热的呼吸,在她的耳边。

    北冥随风抱住景色的腰,有些不满的皱眉,这么瘦的这么厉害,虽然和怀孕的时候不能比,但是比怀孕前也要瘦上许多。

    “北冥随风,你放开我。”景色红着脸,拿开北冥随风的手。

    “色色,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北冥随风凑近景色的耳边,嘀咕了一句。

    景色身子颤抖了一下,脑中蓦然出现景顾青紫的小脸,“啊!!!”

    北冥随风和松果宝贝被景色这突然间的一声,吓了一跳。

    “色色,你怎么了。”北冥随风立马紧张的看向景色。

    松果宝贝也丢下手中的玩具,跑到景色的面前,一脸紧张的看着景色,“妈咪,你怎么了。”

    “我想到了景顾。”景色苍白着脸颊,额头上边冒着汗水。

    “对不起。”景色说完之后,推开了北冥随风,急急的跑回自己的房间。

    北冥随风挫败的低头,还是……原谅不了吗?

    松果宝贝从北冥随风的嘴里,也知道了这个景顾就是无缘见到自己的弟弟。

    景色跑回了自己房间,将自己丢到了床上,被子一卷,蒙头哭起来。

    景顾是她心中最大的伤痕,如果可以,她愿意用一切去换景顾回来。

    第二天,墨释然还没有去找墨释音,就接到了墨释音的电话。

    “喂。”墨释然冷着声音。

    等了好一会,对面只有呼吸声,没有别的声音,墨释然疑惑的开口,“你是谁?”

    又等了一会,墨释然才听到对面传来的声音,“哥哥,好久不见,是我。”

    墨释然猛地瞪大了眼睛,咻的一声站立起来,双手握住手机的手因为用力,骨节处开始泛白。

    “墨释音。”墨释然咬牙切齿的开口,她和北冥随风还在商量怎么去找墨释音,墨释音干脆自己送上门。

    “难为你还记得我。”墨释音笑着说。

    “墨释音,你人在哪,我有事情找你。”墨释然急忙开口,他没那个时间和墨释音打马虎眼。    “正好,我也有事情,要找你,下午两点半锦江一号,我等你,带上季如夏,刚好有一个老朋友,也想要见见你,墨释然,这么多年没见面,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