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点点的擦拭着自己的手指,就连指甲缝也不曾放过,等到擦拭完了之后,将方巾扔进垃圾桶里边。

    季如秋听了墨释音的话,背上起了一层薄汗,现在不杀害她?那就是到时候还是会杀害她?

    “记住,以后在我面前不要再提那个孩子,那个孩子可能,并不是我的。”那个孩子,或许是景松的也说不好。

    “墨释音,我后悔,当初和你合作了。”良久之后,季如秋憋出这样一句话。

    墨释音轻笑一声,都已经四十多岁的人了,岁月硬生生的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丝毫的痕迹,岁月给他平添了男人的魅力。

    女模不由得看痴了,难怪说,和墨释音睡一夜,就是上赶着给钱都是乐意的。

    “季如秋,你并不是后悔和我合作,你是后悔没有抓住墨释然和景色。”诱惑者说如果当初多一点信任,或许也不会这个样子。

    “既然你选了这一条路,不管这条路是怎么样的,你都要走到底,季如秋,你就是后悔也没用了。”墨释然冷笑一声。

    “行了,你先走吧,我想想怎么对付季如夏和墨释然。”墨释音头疼的挥手,季如秋明显还有话要说,但是看到墨释音阴冷的笑容,干脆闭上了嘴巴。

    季如秋将衣服重新包在脑顶上,一溜烟跑了出去。

    墨释音让女模也跟着出去,他知道此刻,季如秋跑来找他,他的行踪已经暴露,墨释音并不害怕。

    他很期待和墨释然见面,墨释然他的哥哥,这么多年了,是否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过,还有他这样一个弟弟。

    墨释音想着,心尖有些酥酥麻麻的疼,转身走到了不远处的橱柜旁边,找了一**红酒,自己喝起来。

    等到墨释然和季如夏他们赶到墨宅的时候,景色和北冥随风面对面的坐在客厅里边,气氛有些尴尬。

    松果宝贝看到北冥随风倒是十分的欢乐,亲密的靠近北冥随风,和北冥随风咬着耳朵。

    看的墨释然吃醋不已,他也想要和松果宝贝亲密,他也想要和松果宝贝玩啊

    松果宝贝拆开了客厅里边的玩具,干脆和北冥随风坐在地毯上,两人专心的研究着玩具。

    当天晚上,在松果宝贝的极度邀请之下,北冥随风留在了墨宅,吃了这么多天以来,最舒心的一顿饭。

    “色色,你喜欢吃这个,多吃一点。”北冥随风很顺手的夹过面前的一块排骨放到了景色的碗里边,就好像两人之间不曾发现过摩擦。

    景色一阵恍惚,她以为,她和北冥随风之间不会再有同桌吃饭这样的事情发生。

    没有想到,还能再次在一起吃饭,罢了罢了,就当做离别餐吧。

    吃完饭,北冥随风并没有要离开的自觉,抱着松果宝贝在和墨释然说着一些商场上边的事情,季如夏趁机将景色拉到一边。

    “色色,你和北冥随风说过了,我们要离开一事吗?”北冥随风这些日子的表现她都看在眼里,她也希望景色能够想通,从此之后,和景色恩恩爱爱。

    但是目前看来,两人倒是没有和好的希望了,季如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说过了,妈咪我想尽快离开。”景色对季如夏说。

    多留在国内一天,北冥随风就会随时过来,来的多,做的多了,说的多了,她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原谅北冥随风。

    “尽快离开?妈咪到时候墨释然商量一下。”季如夏挑眉。

    景色忽然间看向季如夏,她记得早上出去的时候,季如夏和墨释然之间的关系已经缓和不少,不能说像以前一样亲密,但是至少破冰了。

    为何现在看上去,季如夏对墨释然越发的爱答不理了,难不成出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景色疑惑的询问季如夏,季如夏选择避开这个话题,只说,她觉得那天晚上墨释然耍酒疯,可能是故意的,她有些不开心。

    “随风,晚上留下来睡吗?”季如夏去厨房洗了一小盘的水果出来,朝着还在玩的父子两问道。

    北冥随风听到季如夏的话,第一反应就是去看景色的脸,结果,他发现,景色的脸色很平静,心中窃喜,是不是晚上可以留下来了。

    “爹地,留下来。”松果宝贝抬起头,小脸红扑扑的看着北冥随风。

    墨释然则在一边怒视着北冥随风,他他他他他要是敢答应在这里睡觉,他就半夜在北冥随风的被窝里边放蛇。

    “爹地,留下来,我们今天晚上把这里拼完好不好。”松果宝贝指着地上,两人正在慢吞吞的,装着一个模型。

    北冥随风瞥了一眼看似淡定,其实紧张的景色,嘴角勾起一个笑容。

    “自然是留在这里睡,麻烦岳母和岳父了。”北冥随风微笑着开口。

    景色咻的一下红了脸,什么岳父岳母,还真是不害臊,两人现在可是清清白白的。

    “不麻烦。”季如夏给了北冥随风一个鼓励加油的眼神,争取早日将景色给拿下来。

    景色简直哭笑不得,哪有巴不得把女儿往外推的。

    “我去帮北冥随风收拾一下房间。”季如夏松了一口气,终于找到了一件事情可以做。

    墨释然一把抱住季如夏,将下巴搁在季如夏的肩膀上,“谁要住,谁自己去收拾。”

    “墨释然,你这是做什么。”季如夏脸红的挣扎了一下,没能挣脱开季如夏的怀抱。

    北冥随风哀叹一声,老丈人都秀到跟前了,他也想要和老婆秀恩爱啊。

    “岳母,不用整理,晚上我和景色住一间就好。”北冥随风微笑着开口。

    “想的倒是美。”墨释然猛地气狠,气鼓鼓的瞪着北冥随风,“你晚上睡沙发,爱睡不睡。”

    松果宝贝想要开口为北冥随风说几句话,被北冥随风给制止住了,能够进门已经是十分不错了,还是不要得寸进尺来得好。    “好,晚上我在沙发上将就一晚。”不过是沙发而已,他又不是没有没有睡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