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如秋急急的跑到墨释音的面前的时候,墨释音怀里正抱着一个女人。

    “老大,墨释然回来了。”季如秋不悦的瞪了一眼墨释音怀里的女人,这女的怎么看着这么的眼熟?好像是最近风头正盛的一个名模。

    墨释音从名模的胸前抬起头,一脸的餍足,看到季如秋十分的坦然,倒是名模脸色有些难看。

    这种适合,被任何人打扰都会不开心吧,她可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勾搭上墨释音。

    “老大,墨释然回来了,季如夏也回来了,我要季如夏死。”季如秋的眼里闪过恶毒的光芒。

    季如夏?这不是景太太吗?她不是早死了吗?名模疑惑的想着,季如秋是季如夏的妹妹吧,这豪门里边,腌赞事还真是多。

    名模缩在墨释音的怀里,季如秋现在的面色可真狰狞,难看。

    “想要季如夏死?季如秋,当初你做了那么大的手脚都没有除掉季如夏,现在还有墨释然护着季如夏,你觉得凭你?能够怎么伤害他们?”墨释音嘲弄的开口。

    失去了最好除掉季如夏的机会,现在墨释然在,还有北冥随风等人的护着,季如秋根本连下手的机会都没有。

    愚蠢的女人就是愚蠢,这个关头要是动手的话,肯定会被墨释然他们察觉到,他现在可不想和墨释然对上。

    “季如秋,你想要除掉季如夏,无非就是想要代替季如夏,站在墨释然的身边。”墨释音厌恶的看着季如秋。

    为什么,这些女人一个个都喜欢墨释然,墨释音越想,内心越不平衡,推开怀里的女人,猛地站起身,一手掐住季如秋的下巴。

    “不……不是这样的。”季如秋被墨释音吓了一跳,双腿颤抖着,就算是内心这般想,她也不敢说出来。

    “季如秋,墨释然有了季如夏,你以为,他还能看上你吗?”墨释音重重的冷哼一声,挥开季如秋。

    季如秋一个踉跄,没有站稳脚步,摔倒在了地上,之前一直包裹在脑袋上边的衣服,也掉落在了地上,露出了一颗光秃秃的脑袋。

    “啊。”名模吓了一跳,她上次见季如秋的时候,季如秋还是有头发的,怎么一瞬间,没了头发,名模脸上很复杂。

    墨释音也被这一幕,雷到了一下,季如秋,这又是在搞什么?她不是头发植回去了?

    “啊啊啊啊啊啊。”季如秋刚坐起来,就看到墨释音复杂的眼神,还有名模惊恐的脸色。

    心中一个咯噔,手朝脑袋摸去,原本遮挡光头的衣服已经掉在了一边,头顶上,光秃秃的一片,清风吹过,还有一丝丝的凉意。

    季如秋小心的吞咽了一下口水,“老大……”

    “丑女人。”墨释音嫌恶的看了一眼季如秋,随手扯过一件衣服,盖在了季如秋的脸上。

    想到这样的女人,他前不久还睡过,就觉得无比的恶心。

    墨释音一向不喜欢强迫的猎物,他更喜欢的是主动送上门的猎物,当初因为见识过季如夏的绝代风华,才想着季如秋身为她的妹妹,怎么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现在看来,完全无法比较。

    “季如夏,我要杀了你。”季如秋将这一切都怪到了季如夏的头上,脸上有着疯狂的神态。

    墨释音冷哼一声,想要杀季如夏?也得有这个能耐才行,他不认为季如秋有能耐杀得了季如夏。

    只是,季如秋这颗棋子是越来越没用了,留着倒也是百害而无一利,或许是时候该丢弃了。

    但是……季如秋是自己培养了那么多年的棋子,这一下子弃用倒是有些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年的心血的感觉。

    “季如秋,让你模仿季如夏,你看看你现在简直就是一个疯子,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年我的心血。”墨释音朝着季如秋吼了一声。

    最开始,季如秋帮墨释音对付墨释然,就是因为墨释音说过,一定会想办法,将她送到墨释然的身边。

    墨释然的眼里心里只有季如夏一个人,根本无从下手,唯一的办法就是让长相神似季如夏的季如秋模仿季如夏,去学季如夏说话的方式和作息。

    没有想到,季如秋竟然没有学到丝毫,真是白白浪费了他一番心血。

    “你想要干什么。”季如秋在墨释音身边待的时间也不算短,对于墨释音不能说十分的了解,至少有个四五分的了解。

    她对于墨释音已经没有了什么作用,所以,墨释音这是要斩草除根?

    “你这么聪明,自然是能猜到我想要干嘛。”墨释音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一步步的走近季如秋、

    季如秋咬着牙,一点点的往后挪动,心中的不安开始扩散,如果墨释音真的要对她做些什么,她就是再反抗也没用。

    “墨释音,我怀过你的孩子,就算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你也应该对我好一些。”季如秋一时想不起能让墨释音放过她的办法,只好的说出这一件事情。    “季如秋,我有没有告诉我过你,我的孩子,绝对不能让他到这个世界上边来,任何可能都不可以。”天下间,想要生下他孩子的女人无数,可是他最不喜欢的也是孩子这一种生物,所以,在知道女人怀

    孕开始,他就会想办法让那个女人掉孩子,如果侥幸生下来了的,他还会当着女人的面,溺死这个孩子。

    他墨释音,本就是一个恶魔的存在,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忤逆他。

    季如秋脸色一白,猛地想起,自己多年前曾经看到过,他当着那个女人的面,亲手杀了一个婴儿的事情。

    最后,就是那个失去孩子的女人,也没有侥幸逃过,被墨释音,彻底的逼疯了。

    “墨释音,你太可怕了。”季如秋喃喃的出声,双眼中,没有任何的神色,面对墨释音的时候,就像看到了恶魔,脸上一片害怕的表情。    “放心吧,我现在不会杀你。”墨释音从衣袋里掏出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方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