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松果宝贝走到墨释然的面前,从墨释然的衬衫袖口处拿下一粒微型的监视器。

    “我还在想着,什么时候能见识一下黑手党刚研发的微型监视器,没想到这么快就见识到了。”松果宝贝手中握着微型监视器,朝着季如秋晃了晃。

    季如秋面色一变,墨释然和季如夏面色均一变。

    “把她给我丢出去。”墨释然铁青着脸,连季如秋的名字都懒得开口,居然敢这么不知死活的在他面前玩这些把戏。

    “墨释然,你敢。”季如秋直视墨释然,她不信,墨释然还真的敢丢她不成。

    墨释然嘴角微微扬起,不敢?他的生命中还没有出现过这个名词,季如秋该死,二十多年前就该死。

    “墨释然,你今日要是敢这么对我,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墨释然是季如秋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一个人,如果,这个人做出了她不能接受的事情,那就和墨释然同归于尽吧。

    “丢。”墨释然斩钉截铁的开口。

    身后的保镖听了之后,两人一左一右的扯住季如秋的胳膊,没有给季如秋反抗的机会,直接丢出了店外边。

    季如秋趴在地上,愤恨的看着周边围观的,她一定要季如夏死。

    要不是季如夏一直挑拨,墨释然肯定不会这样对待她,所以说回来,都是季如夏的错。

    “有季如秋就么有季如夏,有季如夏就没有季季如秋。”他们两个人注定是不能同时活在这个世界上。

    季如秋忍下屈辱,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季如夏她记住了。

    既然刚准备走动的时候头发有一丝丝的骚动,季如秋伸手摸了一下,一缕头发从她的脑门上边掉了下来。

    季如秋瞪大了眼睛,她现在对头发的事情极度的敏感,不一会,又一缕头发从季如秋的脑袋上掉下来。

    季如秋顿时傻眼了,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劲头发掉个不停。

    季如秋担心脑袋上边的头发掉光,直接用包挡在头发上,跑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上边,对着不远处的橱窗,才小心的将包拿下来。

    当看到头发还完整好好的在脑袋上的时候,季如秋松了口气。

    季如秋爱惜的摸着自己的头发,接着她就惊悚的发现,她摸过的地方,长发也随意掉了下来。

    季如秋脑门上立马冒出了些许的冷汗,越是心慌,头发掉的越发严重,不一会,脚边全都是长发,季如秋受不了这刺激,疯狂的大喊了一声,“啊!!!”

    从橱窗里边,她清晰的看到自己光秃秃的脑袋,季如秋的脑中轰的一声炸开了。

    一阵恍恍惚惚,季如秋面色有些苍白,当看到有行人看过来的时候,季如秋急忙挡住自己的脑门。

    季如秋咬牙,将衣服盖在脑袋上,疯狂的朝家里的方向跑去,在跑到路口的事情,脚步一转,朝墨释音的住址跑去。

    季如夏和墨释然还有松果宝贝三人站在二楼,看着楼下季如秋的狼狈样。

    没错,季如秋的头发就是松果宝贝搞的鬼,在无人岛这么些日子,他可是从别人的手里学会了不少的东西,也拿了不少的宝贝。

    哼,这一次不过是给季如秋一个教训而已。

    “松果宝贝,季如秋的头发是你搞的鬼?”墨释然开口问道,从刚才松果宝贝跑到他身侧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一丝丝的不对劲,不过也没有去阻止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玩的开心比什么都重要,左右不过是一个季如秋而已。

    只是,墨释然看着季如秋跑的方向,眼里不由得划过一抹深思,做了一个动作,让身后的一个保镖跟上了季如秋的方向。

    经过季如秋这么一闹腾,季如夏也没了逛街的兴致,随意的收拾了一下,干脆回家算了。

    景色在客厅里边,被源源不断搬进来的东西,吓了一跳,季如夏他们这是去买东西还是去搬商场的?

    墨释然几乎把一个玩具店给松果宝贝搬回来了,按照墨释然的说法就是,要将对她小时候的亏欠,全都弥补在松果宝贝的身上。

    “小姐,北冥总裁又来了。”佣人一看到北冥随风,马上跑进来告诉景色。

    景色正在拆墨释然买回来的玩具,一听,放下了手中的剪刀,站在门边,看了一眼站在外边的北冥随风。

    “阿玲,去给我那件披风。”景色想,她还是去见见北冥随风吧,怎么马上也要出国了,松果宝贝还要拜托北冥随风照顾。

    阿玲将披肩给景色拿来之后,景色想了一下,又觉得还是将北冥随风叫进来好了。

    怎么说,也是客人不是。

    北冥随风进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在各种玩具堆里边的景色,小小的人,手中飞速的拆着玩具。

    “色色。”北冥随风这几天还是第一次和景色距离的这般近。

    “坐吧。”景色从玩具堆里边抬起头,就看到北冥随风站在自己的不远处。

    阿玲急忙去厨房帮北冥随风还有景色都倒了水。

    “北冥随风,我过几天要去国外。”景色捧着水杯,垂着眼眸。

    北冥随风脸上没有差异的神色,他早就知道了,景色要去国外,虽然他内心是极度不愿的,但是想到现在景色的情况,或许出去散散心一段时间是最好的办法。

    “松果宝贝,就拜托你了。”景色说。

    “松果宝贝不也是我儿子不是吗?我应该对他负责的,只是,景色你真的不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北冥随风抿着嘴唇。

    景色手摇晃了一下,水摇晃出来,滴落在手背上。

    “北冥随风,或许,我就不该回来。”不回来,后边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自己也不会这么的伤。

    “景色,你连松果宝贝都不要了吗?”北冥随风暗哑着声音。

    “帮我,好好照顾松果宝贝。”景色喃喃的开口。    松果宝贝在北冥随风的身边才会得到更好的教育,她或许是天底下最不负责的妈妈了吧,景色幽幽的想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