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墨释然有些委屈,他也没有想到,季如秋会突然间出现在这里,他表示十分的无奈。

    季如夏自然不会理会墨释然的心里活动,之间季如夏冷哼一声,踩着高跟鞋,从墨释然的身侧走了过去,松果宝贝急忙跟上。

    松果宝贝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季如秋的头发,墨释然还不知道季如秋秃顶一事吧。

    “墨释然,你既然活着,为什么不来找我。”季如秋泪眼汪汪的看着墨释然,伸手抓住了墨释然的衣袖。

    墨释然刚才的注意力在季如夏那边,哪知道被季如秋抓住了机会,抓住了他的衣服,墨释然想都不想马上推开季如秋,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大步追着季如夏跑。

    季如秋好不容易见到墨释然,也不会这么轻易的离开,自然是跟着墨释然走。

    “松果宝贝,你想要吃什么。”季如夏将菜单放到松果宝贝的面前,柔声的问道。

    松果宝贝看了几眼,只选了一份薯条一份炸鸡腿,还有一杯西瓜汁。

    季如夏见此又多点了几样,都是现在孩子爱吃的一些菜。

    “外婆,你想来点什么?”松果宝贝看到季如夏一直顾着他都没来得及顾自己,内心暖暖的。

    “外婆只要一杯君山云雾就好。”季如夏对这些东西没啥感觉。

    两人刚点好东西,墨释然就急匆匆的从外边走进来,急忙对季如夏解释,“夏夏,我也不知道怎么会遇上季如秋。”

    季如夏淡漠的扫了一眼墨释然,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季如秋也从外边跟了进来。

    硬生生的挤在季如夏和墨释然之间,“姐姐,原来你也在这里啊。”

    季如夏嘴角扯了一下,“原来你不止记性不好,就连眼神也不好。”

    季如秋脸色一僵,她没有想到季如夏这么的不给她面子,倒是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原本是想着季如夏在墨释然的面前应该装的大方。

    “还有,麻烦你离我远点。”季如夏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开口。

    季如秋微愣,“为什么。”

    “因为,臭。”季如夏瞥了一眼季如秋,也不知道季如秋今天喷了多少的香水,整个空气都被季如秋的香水所污染。

    “什么。”季如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季如夏刚才说啥?嫌弃她臭、哈这是笑话吗?

    “听不懂人话吗?我说你很臭,麻烦你离我和我外孙子远一些,省的污染了空气。”季如夏冷着脸,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墨释然。”季如秋委屈的看向墨释然,企图墨释然能够出来帮她说说话,可惜她注定要失望,因为墨释然此刻没有任何的心情来理会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季如夏的身上。

    “麻烦让一下你们阻碍我呼吸面前的空气了。”季如夏看到两人越坐越近,低声开口。

    季如秋瞥了一眼季如夏,该不会是吃醋了吧?有了这个认知,季如秋就像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夏夏。”墨释然表示自己无辜啊,他可什么事情都没做,就这样被缠上的,还甩都甩不开。

    季如夏看了一眼墨释然,脸上冰霜的表情依旧没有融化,她和墨释然好不容易有了和好的意向,现在一切回到了起点。

    墨释然是又气又无奈,看着季如夏对他的态度重新回到了最开始冷冰冰的样子。

    两人这些日子好不容易有些破冰的意向,这下子倒好了,一下子退回到了最开始,甚至比最开始要糟糕一些。

    季如秋可没墨释然这么纠结的心理,她现在可是开心的很。季如夏不让她见墨释然,现在不就见到了?这就是她和墨释然之间的缘分。

    “松果宝贝,你看你吃那么着急做什么,这些东西都是你的。”季如夏抿了一口君山云雾。

    “唔,嘿嘿习惯了。”松果宝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他刚才确实吃相太夸张,主要原因还之前在无人岛的时候,有食物就不错了,谁还会去注意吃相,那边多得是孩子之间互相抢食物的事情。

    习惯真是可怕,松果宝贝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减下了吃东西的速度,按照在无人岛那时候的,面前的食物,不出五分钟就会被抢得干干净净。

    季如夏一直优雅的喝着面前的君山云雾,惹来松果宝贝频频侧目,妈咪说的还真对,外婆果然生活的很精致很优雅,看季如夏喝东西,就是视觉上的享受。

    季如秋模仿季如夏模仿了那么多年,最终模仿到的也只是那个型,没有模仿到季如夏的那个神韵。

    “释然哥哥,你想要喝些什么?”季如秋温柔的开口。

    季如夏端着茶杯的手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似笑非笑的朝墨释然瞥去。

    “季如秋,滚。”墨释然朝着季如秋低喝一声。

    季如秋一愣,没有想到,一向对她温和的墨释然会有对她生气的时候。

    季如秋有些委屈,她什么事情都没做,为什么要让她滚,她才不会滚呢。

    “释然哥哥,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季如秋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外婆,我有些吃不下了,好恶心。”如果季如秋是小姑娘也就算了,偏偏不是。

    盯着一个大妈脸,在这里转嫩,松果表示自己不是一般的接受不了。

    “季如秋,不欢迎你在这里,你要是不离开的话,我叫人了。”季如夏威胁的看着季如秋

    季如秋直接无视季如夏,她才不怕季如夏,她要做的事情,,她的目标从来都是墨释然一个人而已。

    她会让墨释然看看,当初没有选择她,是一种多么错误的决定。

    “姐姐,怎么说,从你出事开始到现在,我们也那么久没见了,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我走?”季如秋淡淡的开口,闭口不提之前已经找过季如夏的事情。

    “外公,你起来。”松果宝贝忽然间开口说道。    墨释然一脸纳闷的看着松果宝贝,不过还是听从了松果宝贝的话,站了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