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先待着吧,就当是就放假好了,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最起码也要等到爹地和妈咪和好了再回去。

    “别走了,一直待着吧。”季如夏不舍得松果宝贝那么辛苦去训练,自家又不是养不起他,再说了,松果宝贝那么的聪明,不需要去那些锦上添花。

    “不行哦,外婆我都已经答应大黑了,要回去的。”松果宝贝冲着季如夏笑了笑。

    季如夏默默松果宝贝的脑袋,一脸的欢喜,松果宝贝和景色长得真像。

    既然松果宝贝回来了,自然也是要一起住这里,墨释然急忙让人准备房间,然后扭头问季如夏,“夏夏,是不是要出去给松果宝贝买些生活用品回来?还有玩具什么的。”    季如夏原本不想搭理墨释然的话,但是这么想着,墨释然说的又有道理,于是点头,“对,我们明天就去给松果宝贝买些洗漱用品,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对于这个小孙子,季如夏是怎么疼也疼不过来

    。

    当天晚上,季如夏自然想抱着松果宝贝睡,松果宝贝却抱着景色的腰,他许久没有见妈咪,自然要和妈咪在一起。

    景色微笑着,“好,跟妈咪一起睡。”

    松果宝贝露出了得逞的笑容,景色去摸松果宝贝的时候,刚好用那只受伤的手,松果宝贝余光很快的瞥见了景色的手腕上边包着纱布。

    “妈咪,你手怎么了。”松果宝贝急忙想要去看景色的手,却被景色给推开。

    “松果宝贝,妈咪觉得最近有些累了,你还是跟外婆一起睡吧。”景色说完,急匆匆的上楼。

    松果宝贝疑惑的看着季如夏,“妈咪这是怎么了?妈咪的手腕是不是受伤了。”

    季如夏为难的看了一眼松果宝贝,“你妈咪这是不小心伤到了,没有什么大碍,很快就好了。”

    松果宝贝一听,景色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长不大的孩子,磕磕绊绊以前都是常有的事情,也就放下心来,嘴里嘟囔了一句,“妈咪也真是的,这么大了,还会受伤。”

    季如夏和墨释然听了,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复杂的看着松果宝贝。

    回到房间的景色,伸手捂住受伤的手,受伤的伤口已经开始好转,可是心口上的伤口,却是无论如何也好转不了了。

    第二天,墨释然和季如夏带着松果宝贝去街上买日常用品,墨释然几乎搬空了店里边的东西,

    他们只顾着一路拿东西,完全忘记了,这些东西松果是否用的到。

    松果宝贝一路看着墨释然和季如夏讨论着这东西松果宝贝是否用的到,然后就看到墨释然从衣袋里边掏出一张卡,价格也不问。

    “外公外婆,这东西我不需要。”松果宝贝嘴角抽抽的指着一堆物品中间的洋娃娃,这东西他压根就没有玩过好吗

    谁知季如夏只是随便的看了一眼,“唔,这个不是给你的,是给你未来妹妹的。”

    松果宝贝一脸的汗颜,怎么突然间连未来妹妹都给考虑到了。

    一直到后来,松果宝贝才发现正常的人人已经拯救不了季如夏和墨释然了,于是默默的在一边看着墨释然买东西。

    “外公外婆,我看我们还是走吧先,这东西我用不到,太浪费了。”家里只有松果宝贝这一个一个小孩子,他要是走了,这些东西就没人玩了,就算是买来也是放在那里积灰,毫无用处。

    “先放着吧,”墨释然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就掏出银行卡出来付钱。

    一天逛下来之后,季如夏觉得买到的东西,还是不错的,很满足的带着墨释然和松果宝贝去找餐厅吃饭。

    季如夏想着小孩子都是喜欢吃汉堡薯条,于是目光大多数都落在肯德基和麦当劳上边。

    “墨释然。”季如夏还没有决定好去哪里吃什么,就听到来自后方的一声尖叫。

    这声音……季如夏的心尖颤抖了一下,这声音她太过熟悉了,想当年,天天听到,这声音就是季如秋的声音。

    季如夏麻木的转身,果然看到季如秋惊喜的看着墨释然,两只眼睛里边只有墨释然的身影,没有其余人的身影。

    “墨释然,还好你没有出事。”季如秋走到墨释然的面前,欣喜看着墨释然。

    墨释然眼里没有任何的波澜,平静的让季如秋感到可怕。

    “你挡着我的路了,麻烦让一下。”墨释然冷着脸,陌生的目光看的季如秋心中一阵阵的恐慌。

    “墨释然,你不能装作不认识我。”季如秋猛地出声。

    眼里有着不甘的神情,“墨释然,我这些年,我一直在想你,我过的也不好。”

    “让一下。”墨释然并没有对季如秋的态度有什么改变,依旧冰冷的让人害怕。

    “墨释然,你怎么能对我这样?”季如秋哀怨的开口,她从来没有这么受人委屈过,一直以来都是她给别人眼色。

    “是不是因为她,你才对我这么的凶。”季如秋一手指着站在一边看好戏的季如夏。

    她什么委屈都能受,就是受不了在季如夏面前丢面子。

    “你想多了。”墨释然淡淡的开口,要是早知道会在这里遇到季如秋,当时就应该换一个商场。

    “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的凶。”季如秋控诉的开口。

    这语气,这表情如果是孩子,那会觉得很可爱,偏生季如秋是个大人,此话一出,松果宝贝作出了一个作呕的表情。

    季如秋的脸色变了一下,在心里骂道,景色的儿子就是没有素养。

    面上却不得不露出一个笑容,微笑的看着松果宝贝。

    “外婆,我想去那里坐一下,吃点东西,喝点饮料。”松果宝贝拉了拉季如夏的衣角。

    “松果宝贝饿了渴了是吧,外婆带你去吃东西。”季如夏也懒得在这里看季如秋做戏,干脆带着松果宝贝去不远处去的咖啡厅坐着。    路过墨释然的时候,瞪了一眼墨释然,要不是他,她们现在怎么会这么的糟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