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想去国外。”景色抿着嘴唇,这是她想了一晚上的结果。

    在这里,北冥随风会不断的上门,倒不如离开这里,眼不见心不烦,或许离开之后,心口上的伤才会慢慢的复原。

    墨释然还以为什么大事,不过是要离开这里而已,他之前就和季如夏商量过,要不要带景色回国外,季如夏因为舍不得市迟迟没有答应。

    这下子景色自己提出来了,离开这里这也是好的,出去散散心也好。

    “我支持你,回国,那里风景十分的迷人,色色,你不是喜欢写书吗?在那里你可以全心全意的创作。”墨释然微笑着开口。

    他为了补偿这个晚了二十多年才相认的女儿,可以说是花了很大的心血去了解景色的喜好等到。

    知道景色喜欢看,于是网罗了一屋子的,尤其是景色出版的,一本不落的被他放在了自己的卧室里边。

    “嗯。”景色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办得这么的顺利,五年前,不可以说六年前了,六年前离开是逼不得已,六年后离开,依旧是逼不得已。

    季如夏见父女两一心想要离开,也就没有开口再阻拦,想着临走前,再去季老爷子和季老夫人的墓前祭拜一下。

    墨释然虽然反感当初二老这么强硬的拆散了他和季如夏,但是现在两人已经故去,再大的恩怨都成了过去。

    说去就去,一家四口晃晃荡荡的朝墓园出发。

    这一次,季如夏没有遇到老管家,听说老管家出去办事。

    季如夏将买来的花放在二老的墓前,墨释然一直站在季如夏的身侧。

    看着照片上边的季老爷子的微笑,墨释然想起了当初自己第一次去见季老爷子的时候,季老爷子也是这样的微笑。

    后来,因为季如秋的参合,季老爷子,再看到墨释然之后,脸上没有了丝毫的笑容,反而很抗拒他接近季如夏。

    墨释然一把搂住季如夏的肩膀,“爸妈,我和夏夏过来您们了,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夏夏和色色的。”

    景宸和景色则是站在季念的墓前,景宸心中沉甸甸的,虽然季念大了他一个辈分,但是他一直将季念当成妹妹来看待。    “念念,我要出国了,以后不会经常来看你了,你在另一个世界要照顾好自己,要是没有钱花了就托梦给我,我给寄过去,对了,还有松果宝贝的弟弟也在那个世界,你也帮我好好的照顾。”景色伸手擦

    了擦季念照片上边的灰尘,喋喋不休的开口。

    她真的好想季念啊,季念怎么就这么离开了呢。

    “念念,我和北冥随风最后还是分开了,我发现自己真的过不去心理那一关,念念,我是不是很懦弱,遇到事情就喜欢逃避。”景色直起身子。

    伸手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

    等到一行人祭拜回家的时候,一个惊喜站在墨家的门口。

    松果宝贝鼓着小脸,身上背了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背包,抱着胸,站在墨家的门口。

    佣人不知道松果宝贝是谁,也就没有开门让松果宝贝进来,松果宝贝也不进去,就这么站在门口,等着景色的回来。

    松果宝贝那天无意间得知北冥随风和胡梨订婚的消息,想尽了一切办法,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

    他不相信北冥随风会是这样一个人,他的爹地,明明就深爱着妈咪。

    松果宝贝回市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北冥随风,当松果宝贝出现在北冥随风的办公桌上的时候,北冥随风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这次松果宝贝回来,可是一点风声都没有透露。

    松果宝贝一看到北冥随风就鼓着脸,北冥随风刚戳上松果宝贝的脸,松果宝贝一把从身后掏出一张报纸,在最显眼的位置,有着北冥家主和胡梨公主订婚的头条消息。

    “解释吧,三分钟的事情。”松果宝贝也不叫爹地了,直勾勾的盯北着北冥随风。

    要是北冥随风真的做出了什么伤害妈咪的事情,他也绝对不会再认这个爹地。

    “好,松果宝贝,你要不要喝点什么吃点什么?”北冥随风看着面前瘦了一圈的松果宝贝有些心疼。

    “别给我来这些,你还是快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吧。”松果宝贝气鼓鼓的瞪着北冥随风。

    北冥随风不由得苦笑一声,只好顺从松果宝贝的意向,将松果宝贝离开之后的事情,大致的讲说了一下。

    忽略了中间景色自杀一类的事情。

    松果宝贝越听,越是惊讶,干脆将嘴巴张成了型。

    “爹地,你们这一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松果宝贝挥挥小拳头。

    要是他在的话,还能在妈咪伤心难过的事情安慰妈咪,小景顾没了,妈咪伤心,他也伤心。

    盼了那么久的孩子,可想而知妈咪该有多难过。

    “告诉你也改变不了什么,只能让你跟着一起难受。”北冥随风故意让无人岛加强训练就是为了不让松果宝贝跟着他们一起难受。

    没有想到松果宝贝最后还是知道了,不过,他听说,墨释然准备带着景色出国,现在松果宝贝回来了也是一个好机会,看在松果宝贝的面子上,或许墨释然就不去了。

    “爹地,所以,舅舅真的不是外婆的儿子?”松果宝贝惊讶的开口问道。

    北冥随风点头,“没错,你舅舅确确实实不是你外婆的儿子,你也不用这副哀怨的表情。”

    “妈咪也不是景松的女儿?”松果宝贝突然间提高了音量。

    北冥随风点头,“没错,你妈咪是你外婆和墨释然的女儿。”

    “我就说嘛,景松那呆头呆脑的模样,怎么会有我妈咪那么好看的女儿。”还有我这个天下第一天才松果宝贝。

    松果宝贝自恋的想着,还好和景松没有关系。

    “爹地,现在妈咪在哪,我想见妈咪。”松果宝贝说。    妈咪看到他回来了一定会很开心的,他许久没有见妈咪,也很想妈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