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黯然,血缘真的没有那么重要吗?她真的还能够和景宸回到以前吗?

    景宸话说到这里就不再继续说下去了,有时候,更多的还是要靠自己想通。

    接下去,连着几天,北冥随风一直来墨家找景色,可惜的是从来没有进墨家一步,不是北冥随风不进,而是景色不让。

    墨释然更是乐得在一边看北冥随风的好戏,大力的阻止北冥随风见景色的脚步。

    季如夏倒是有心让,北冥随风进来,只是还没有等她有所行动,就被墨释然给拉走了,墨释然义正言辞的开口,“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看看这个小子,对景色是不是真爱。”

    墨释然更绝的是找了十几二十个保镖将墨家团团围住,丝毫不给北冥随风一点可乘之机,北冥随风又是无奈又是气。

    如果要硬闯的话,他也能进去,只是不愿,这些天北冥随风风雨无阻,每日都会来墨家,要求见景色,景色不愿见,那他就站在外边。

    景色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看着外边的北冥随风,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内容。

    三月末的太阳说小也不小,北冥随风背后已经有了一层的薄汗。

    “风少,我们先回去吧,公司今天还有一个重要的回忆。”司特助一大早就在公司里边找不到北冥随风的人影。

    用脚拇指想就知道,北冥随风一定又到了景色的这里,过来一看,果然如此,北冥随风在墨家的门口站着。

    一想到公司里边大家都催着开会,司特助就头疼的紧,北冥随风这是要当甩手掌柜啊。

    北冥随风装作没有听到司特助的话,抬起头,凌厉的目光直射景色的方向。

    刚好和景色的视线对上,景色若无其事的移开目光,转身回了房间。

    “风少,今天的会议真的很重要,我们先回去开个会吧。”司特助看了一眼手表,焦急的开口。

    北冥随风淡漠的看了一眼司特助,一脸的无所谓,然后就是司特助听了让他心凉的一句话,“取消会议。”

    司特助蓦然瞪大眼睛,“风少,取消会议?这次会议是高层会议,很多高管都从国外飞来的。”

    就这么取消了?司特助已经能预感到高层崩溃的心情了。

    “不取消也行,你把北冥成风找回来,让他继续当代理总裁。”总的来说,今天的会议,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去的。

    司特助的脸瞬间苦兮兮的,找北冥成风和在取消会议之间,二者真的很难选择。

    “风少,您要不还是先去开个会议吧,回来也快的。”司特助不死心的继续劝说。

    北冥随风冷哼一声,“我老婆要是跑了你赔的起吗?会议哪有色色重要。”

    司特助叹息一声,哀怨的往回走,在心里直骂北冥随风昏君,为了女色,江山都不要了。

    若是此刻北冥随风要是听到司特助的心里话,也会十分的不以为然,江山?有美人重要吗?

    不管怎么说,司特助的想法,北冥随风是不会知道的了,因为,北冥随风的心思,全都在景色的身上。

    司特助只好三步一回头的离开这里,公司里大家都还等着他回去传达消息呢。

    季如夏端着一碗红糖水,走进了景色的房间。

    看到景色躲在窗帘的后边,静静的看着北冥随风的身影。

    季如夏将红糖水放到了桌子上,走到景色的身边,“明明还喜欢他,干嘛要那么的执着。”

    景色回过神,将目光从北冥随风的身上收回来,“谁说喜欢就要在一起。”

    季如夏轻笑一声,看了一眼天空,“我看,这天气一会还是要下雨啊。”

    景色怀疑的看了一眼外边的大太阳,就这天气,还会下雨?

    很快,外边暗了下来,印证了季如夏的话,开始下起了下雨。

    北冥随风抿着嘴唇,就这么站在雨下边淋着雨,他只想景色看到他的诚意。

    雨开始慢慢的下大,景色的开始握紧拳头,一直到一个响雷打了下来,景色浑身一个颤抖。

    转身跑下楼,从佣人的手里接过雨伞,就朝北冥随风的方向跑去。

    墨释然在沙发上好好的看着报纸,被景色的这一个动作吓了一跳,看到景色,穿着单薄的睡衣就往外边跑,急忙去阻拦景色。

    还没有等到他跑出门,随后跟来的季如夏拦住了墨释然。

    “别去,让他们两个好好说清楚。”季如夏看向外边,朦胧间,看到景色站在北冥随风的面前。

    “哼,便宜那小子了。”墨释然黑着脸。

    景色和北冥随风两人都站在雨下边,却迟迟无话。

    “色色,你就这么跑出来,也不怕受凉。”北冥随风刚想将外套脱下来给景色,摸到外套上边的雨水,止住了动作,刚才他的外套被雨淋湿了。

    “北冥随风,回去吧,不要再来闹了。”景色说。

    北冥随风嘴角勾起笑容,“色色,我没有在闹,我只是想和你好好的而已,色色,原谅我好不好?”

    景色苦涩的摇头,“北冥随风,景顾横在我们的中间,我不会原谅你,但也不想恨你,就当一个陌生人吧。”

    “不可能,你是我老婆,是我孩子的妈,我们不可能当陌生人。”北冥随风用强硬的态度告诉景色,他们之间,永远不可能成为陌生人。

    景色就知道,她和北冥随风怎么说都是没用的,也不再开口。

    恰好刚才的那阵雨已经过去了,景色将雨伞递给北冥随风,“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景色说完之后,朝屋子里边走去,北冥随风想要跟,墨释然安排的保镖,直接挡住北冥随风,北冥随风只能无奈的看着景色走进了屋子。

    墨释然看到景色进来,急忙挤出笑脸,“色色,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准备。”

    “爸爸,我有事情想要和你商量。”景色仰起小脸。

    这件事情,她在心里已经纠结了很久,现在看来,这个是最好的办法。    “什么事情?”墨释然问了一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