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将景色手上的牵了过来,嘴唇温柔的吻上景色的手腕。

    “不疼,当时心比这个伤口疼多了,所以,没有太大的感觉。”景色这句话绝对是实话,当时她一心求死,又只顾着伤心,怎么会疼呢。

    景色从北冥随风的手中,将手抽了过来,闭上眼睛,摸着自己的伤口处,想起了当时的绝望。

    “色色,我让孤展给你配祛疤的药,绝对不会在你的手腕留下一个伤疤。”想到本来白皙嫩滑的手,一下子多出了这么丑的一条,北冥随风就心疼景色。

    “不用了,我就想要它留着,看看过去的自己有多蠢。”孤展早就给了景色一个祛疤的药,让她混在每天的药膏里,一起涂抹,景色却一次都没有用过。

    北冥随风听闻景色的话,心中又刺痛了一下,景色知道,什么话最嫩刺痛他。

    “北冥随风,放开我,不然,或许,我只有寻死的道路了。”景色承认,自己这一次很无耻的威胁了北冥随风,但是她也是被逼的。

    “色色,我们之间非要这样子不可吗?”北冥随风哀痛的看着景色。

    “北冥随风,你知道刀片划过皮肤的时候那种感觉吗?你知道看着血花喷射出来的感觉吗?”景色喃喃的开口。

    “不要再说了。”北冥随风痛苦的出声,从身后拥住景色,他不知道,他也不想要知道。

    “北冥随风,你看,我们在一起,我们之间只有伤害,五六年前,我伤了你,而现在你伤了我,我们之间真的扯平了。”景色眼里如一汪死水,没有任何的波澜。

    “不,我们之间永远扯不平,景色我告诉你,我欠你,六年后,我欠了你一个孩子,让我补偿你好不好,色色,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北冥随风沙哑的开口。

    景色感受了自己肩膀处一片的湿润,这,应该是北冥随风的泪水吧。

    “色色,你还爱着我,是不是。”北冥随风再次开口确认。

    景色也不扭捏,十分坦然的开口,“没错,我是爱着你,但是,我们之间,隔着太多,一个爱字解决不了。”

    景色伸手推开北冥随风,居高临下的看着北冥随风,“北冥随风,不要让我看不起你。”

    北冥随风无力的看着景色,他知道,这一回景色是铁了心,就算是他再如何开口,景色再也不会原谅他。

    他和景色,难道只能止步于此吗?那他们之前所经历的那些,又算是什么呢。

    景色不想让这份爱,爱的太沉重,所以只能分手,从此不再往来。

    他还是他的商业帝国掌权人,她依旧是她的界大神景皇。

    本就不该有交集,当初是因为什么,又纠缠上了,这段爱情美好的如昙花一现,这份爱情爱的太沉重,她不想再沉重了,回到最初的平行线,两人不再有交集,是最好的结局。

    “色色……”北冥随风发现自己居然没了力气,再去拥抱景色。

    景色仰头,流干最后一滴眼泪,伸手擦去,将房间的门,打了开来。

    外边的人,估计没有想到景色会突然间来这么一下子操作,来不及躲闪,齐齐摔了进来。

    摔得倒是挺齐的,四个人都在这里了。

    “嘿嘿,色色,爸爸不是故意的,爸爸就是想要问问你晚上想不想吃汤圆。”墨释然尴尬的解释了一句。

    季如夏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墨释然也觉得不对劲,但是也只是笑笑一下。

    景色将门整个拉开,轻轻的摇头,“我不想吃汤圆,你们进来吧。”

    “色色,北冥随风随风那个臭小子有没有欺负你,要是欺负你了,就跟爸爸说,爸爸帮你去教训北冥随风。”墨释然一边嘀嘀咕咕的说着,一边拉住景色,上下的检查着。

    “爸爸,我没事。”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这么关心自己啊。

    “景色。”季如夏和景宸也是欲言又止的看着景色。

    景宸在下边的时候,已经和季如夏说了大概的经过,季如夏觉得两人之间,若是因为这些误会分开,未免太过遗憾了。

    “妈咪,就让自己决定好吗?”景色知道,季如夏想要劝她,但是她这次,想要根据自己的心走。

    “好。”季如夏怎么也没有办法,反驳景色的话。

    北冥随风沉默的看着景色,他们之间,难道只有这样了吗?

    “爸爸,帮我送客吧。”景色转身背对着众人,她不想让大家看到她虚弱的模样。

    “听到没有,快走吧。”墨释然一把将北冥随风推出了门外,他女儿都说了,不想要见到北冥随风,北冥随风怎么就这么厚着脸皮,待在这里呢。

    “走走走走。”墨释然将北冥随风往外边推,季如夏左看看右看看,最后,一跺脚,朝墨释然的方向追过去。

    偌大的房间里,一下子,又只剩下景色和景宸二人。

    最终还是景宸,打破了这个沉默的局面,“色色,我没有想要报复过你,我做的这些也是原因的。”

    景色却忍不住笑了,笑的无比的凄凉,景色抬眸,“景宸,为什么你和北冥随风都要打着保护我的旗号来伤害我呢,我宁愿将自己置身危险的地步,也不想要,活得像个傻子一样,蒙在鼓里。”

    “色色……我们没有想要伤害你。”景宸说。

    “是,你们是没有想着伤害我,可是无意中,你们还是伤害了我。”景色还是没有办法对她最敬重的哥哥,开口说一些狠话。

    “色色,你不原谅哥哥是吗?”景宸叹息一声。

    “我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亦或是面对自己,景色低垂着脑袋,她更不想面对,景宸不是她亲哥哥的这个事实。    “色色,我不逼你,我等你自己慢慢的想通,只是你记得,我不管我是不是你的亲哥哥,在我的心里,你都是我的亲妹妹,血缘,有时候并没有那么的重要。”景宸伸手,在即将碰到景色的时候,又缩了回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