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国国王愿意拿出蓝月草,唯一的要求就是娶胡梨,当时你又危在旦夕,这是最快捷的办法,我同意了,原本想等东西先拿到手,到时候再想办法解决和胡梨之间的婚约,我们的订婚,并没有让媒体知晓,中途却出现了问题让媒体知晓,从而大肆的宣传,色色,我和胡梨之间,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还有后边,那么的对你,也是有原因的,因为,我和景宸发现有人在背地里追杀你,也为了让胡梨放心

    ,干脆装作对你无情的模样,将你囚禁在北冥庄园,也是为了保护你,国国王是个很小心的人,在我身上装了监视器,色色原谅我好吗?”北冥随风轻声的说道。

    景色一直沉默的听着,脸上的神色都没有变动分毫,北冥随风越看越不安。

    “北冥随风,你还是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键在哪里。”景色淡漠的出声。

    “你根本体会不到,这些日子我是怎么熬过来的,还有那天,是你去救胡梨,才造成了景顾的出事,只景顾离开这一条,我就不会再原谅你。”景色眼里闪过痛意。

    “色色,我们还会有第二个景顾。”北冥随风慌张的开口。

    探过身子,一把抓住了景色的手,景色猛地挥开北冥随风的手,眼中满满的仇恨,“北冥随风,我的景顾是世间独一无二的,我不会原谅你,绝对不会。”

    “北冥随风,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我们就这样吧。”景色故作坚强的开口。

    或许,只有离开了北冥随风,她才能够解开自己的心结,只要看到北冥随风,她的心就会开始痛,眼中就会浮现北冥随风去救另一个女人,景顾的离世,还有自杀的画面。

    她真的活得太累了,她想要丢开过往的一切,换来重生,只有那样,她才会想着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边。

    北冥随风觉得自己最重要的东西从自己的身上一点点的流失,“景色,你不能离开我,你难道连松果宝贝都不要了吗?”

    景色身子一僵,北冥随风心中升上一股窃喜,他就知道,景色舍不得松果宝贝。

    “色色,我们应该给松果宝贝一个温暖温馨和谐的家庭氛围不是吗?一家人在一起,对孩子的影响太大了。”

    景色接来的一句话,却将他打入了谷底。

    “松果宝贝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意识,如果,他愿意跟着你我不反对,我相信你们北冥家会好好的照顾松果宝贝,更何况……我现在的身子和情绪,也不适合抚养松果宝贝。”景色平静的开口。

    都说,大人的情绪会传染给孩子,她自己都生活在绝望中,怎么能够给松果宝贝一个好的心态,松果宝贝应该是阳光的,无畏的。

    “景色,你连松果宝贝都不要了吗?”北冥随风不敢相信的看着景色,他手里最大的王牌,景色也不在乎了,这一向让对什么都掌握在手里的他,开始慌张。

    “北冥随风,我没有不要松果宝贝,只是……他现在更适合待在你的身边。”景色也舍不得松果宝贝。

    “那你也要在我的身边,你以为,没有你,松果宝贝会开心吗?”北冥随风加重了一些语气。

    他知道,景色这不是在耍小性子,是真的想这么做,他一定要断了景色的念头。

    “北冥随风,我们好聚好散吧。”景色闭上眼睛,泪珠划过脸颊。

    “不可能,去他妈的好聚好散,我们只有好聚,没有好散。”北冥随风嘶吼一声。

    北冥随风不管不顾的将景色揽进自己的怀里,一个个的吻落在了景色的发丝上,脸上。

    景色动一下,北冥随风就用力一分,他不会让景色从他的怀里跑开,亦不会让景色从他的生命中离开。

    “色色,我们还是像之前一样好好的好不好。”北冥随风沙哑的开口,额头抵着景色的额头。

    “北冥随风,你应该知道,有些事情,注定回不去了。”景色说。

    “那你他妈的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北冥随风转身,粗暴的一脚踢上沙发。

    “很简单,把景顾还我,我就原谅你。”景顾是景色心中永远的一个痛,一个伤。

    北冥随风挫败的看着景色,景色明明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色色,你不是要景顾吗?我给你一个就是。”北冥随风深吸一口气,打横抱起景色,一直将景色带到床边。

    “北冥随风,你想干什么,快放我下来。”景色一愣,很快就挣扎着。

    北冥随风浅笑的出声,“色色,我还你一个景顾就是,景顾那么乖,下一辈一定会投胎回来的。”

    说着,北冥随风将景色温柔的放在床上边,压在景色的身上,眼里说不清楚的复杂。

    “北冥随风,你放开我。”景色意识到北冥随风要做什么,挣扎的更加激烈。

    北冥随风俯下身子,在景色的红唇上,轻咬了一口,“色色,放开你还怎么造景顾。”

    北冥随风将吻落在景色的脖颈处,一双手滑入景色的衣服里边。

    “北冥……随风,你快放开我。”景色颤抖了一下。

    北冥随风不理会景色的话,慢慢的将嘴唇移到了景色的耳朵处,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

    “北冥随风,别逼我恨你。”景色沙哑的出声,如果北冥随风真敢强迫她,她一定要和北冥随风同归于尽。

    北冥随风将动作停住,苦笑一声,他还真有些停不下来了,自从景色出事开始,将近一年多的事情,他没有碰过景色了。

    这下子,他就是想停也停不下来。

    北冥随风继续在景色的锁骨处撕咬着,留下一个个的草莓。

    景色放弃了挣扎,一直沉默的流着眼泪,任由北冥随风在她的身上胡作非为。

    北冥随风的目光蓦然在触及到景色手腕上边的伤口的时候,瞳孔狠狠一缩,动作也停了下来。    “色色,很疼吧。”北冥随风一个用力的翻身到景色另一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