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墨释然觉得,这样子还是不能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干脆在季如夏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然后松开季如夏,跑到屋子外边,仰天大喊,“老子也是有女儿老婆的人了。”

    季如夏和景色对视一眼,齐齐汗颜,季如夏掏啊掏,从怀里掏出了一只手机,将面前墨释然的失态齐齐拍了下来。

    景色已经能够预想到,明天墨释然嘴角抽啊抽的情景了,一向优雅大方的妈咪,还有这恶趣味,嗯,以前还真是没见过。

    一阵冷风刮过,墨释然打了一个寒掺,酒意又醒了几分,赶紧跑回到了季如夏的面前,一直夸着季如夏好样的。

    民政局的人接到墨释然的电话之后,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墨释然急忙拉着季如夏的手,领了两个红本本,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季如意不好意思的将几人送出屋子外边,这大晚上的,让人上门办结婚证的,只有他们两个了吧。

    景色饶有趣味的看着墨释然,如果说之前墨释然是醉酒后的状态,刚才,墨释然酒意绝对醒了七分,她可是清楚的看着墨释然一笔一划用极其虔诚的态度,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季如夏和景色那么些年没见,想的就是和景色一起睡,景色还没有开口答应季如夏,已经感受到了来自身边哀怨的目光。

    景色微微一笑,举起手,“妈咪,我的手受伤了,不适合和你一起睡。”

    季如夏一看,果然如此,如果自己和景色一起睡,晚上一个不注意,很容易就压倒景色的手,季如夏放弃了和景色一起睡的念头。

    准备去客房睡一晚,季如夏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就听到墨释然在一边不好意思的开口。

    “夏夏,我们家还没整理好,客房什么还没有,只有主卧室和景色的房间。”

    季如夏脸一黑,她敢肯定墨释然是故意的。

    景色笑笑,不参合自己父母之间的事情,和季如夏说了一声自己困了,就上楼睡觉。

    季如夏急忙让景色去好好休息。

    景色楼梯走到一半,就听到墨释然低声下气的在哄季如夏,景色抿嘴一笑,她知道,今晚季如夏一定会和墨释然在一个房间里边睡觉的。

    景色回到房间,将自己抛在床上,脑中乱七八糟的想着,一会想想北冥随风,一会想想景宸,一会想想季念。

    景色叹口气,翻了一个身,将脸埋在被子里边,不知不觉就这样子睡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外边太阳已经高高挂起。

    景色从被子里边钻出了一个小脑袋,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景色手脚麻木的穿戴,用力挤牙膏的时候,受伤的手腕一阵刺痛。

    景色皱眉,后知后觉的想起了孤展的叮嘱,这只手,绝对不能用力,目前而言。

    景色换了一只手,成功的洗漱好,下楼,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墨释然和季如夏早就在餐桌上等着景色,看到景色的身影出现在楼梯口的时候,墨释然急忙朝景色招手。

    景色嘴角扯动了一下,最后发现,笑不出来,干脆平静的朝墨释然点点头。

    “色色,你快来,看看喜欢吃什么,我都让人准备了一些。”墨释然邀功似的开口。

    景色沉默了一下,看着面前的各式各样的中式早餐还有西式早餐,直接端过离自己最近的一碗白粥。

    她对于吃什么,已经没有了太大的感觉。

    墨释然暗自在心中记下,景色喜欢吃中式早餐,以后就让厨房按照这个标准准备。

    他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问过季如夏,景色喜欢吃什么,季如夏说景色喜欢中式的早餐,但是墨释然却认为,五六年了,口味这么着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这才有了后边,准备了中西式的早餐。

    墨释然一直笑眯眯的盯着景色看,景色感受到来自前边热烈的目光,抬起头看了一眼墨释然。

    她怎么记得传闻中的墨释然是不苟言笑的,总是一副冰冷的模样,但是现在,墨释然却一直笑眯眯的,果然传闻不可信。

    对于昨晚的醉酒,墨释然,只有一点点的记忆存在,其中有一点就是景色昨晚叫他爸爸了。

    于是墨释然一直笑眯眯的看着景色,期待从景色的嘴里边,再听到爸爸二字。

    墨释然一直看着景色优雅的喝完了面前的小粥,吃完面前的小笼包,拿过一边的纸巾,温柔的擦完嘴巴,还是没有从景色的嘴里听到爸爸二字。

    难不成这些都是昨晚他喝醉酒之后,产生的错觉吗?墨释然开始怀疑。

    终于,在景色起身之前,景色开口喊了一声,“谢谢你爸。”

    这一声爸,叫的墨释然通体舒畅,眉飞色舞的看着景色,嘴巴都要咧到了耳根。

    “先生,外边有人找。”佣人说。

    墨释然抬头看去,就看到北冥随风和景宸一齐走了进来。

    “景色,我要找你谈谈。”北冥随风自从进门开始,视线就一直在景色的脸上没有移开过。

    墨释然率先开口,“不行。”

    墨释然防备的看着北冥随风,他可是知道,北冥随风让景色多么的伤心,想要私下里见景色不可能。

    “爸爸,我想和,北冥随风谈一谈。”景色淡淡的出声。

    墨释然还想出声,季如夏在下边捏了一把墨释然的腰腹,墨释然将话咽回了肚子里,神色依旧十分不好的看着北冥随风。

    “上楼吧。”景色走在前半,她想她和北冥随风之间,总要一个了断。

    北冥随风没由来的一阵心慌。

    景色将北冥随风带到了自己的房间,让北冥随风坐在沙发上。

    “色色,之前的事情,我可以和你解释。”北冥随风焦急的看着景色。

    “你说吧。”景色坐在北冥随风的对面,淡淡的开口。    “我和胡梨的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当时要解开你身上的毒,需要国国王手中的一样东西,蓝月草,这个只有国国王的王宫里边才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