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根本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景松娶了季如夏,他都想好了,要去抢亲的。

    “墨释然,你松开。”季如夏有些尴尬的看着墨释然,墨释然一直抱住季如夏的腰,怎么也不肯松手。

    “夏夏,不松开,你和我去领证。”墨释然说着,用力的抱紧季如夏。

    季如夏简直哭笑不得,墨释然,这到底又要闹哪一出啊,“你醉了。”

    “去帮先生端一碗醒酒汤过来。”季如夏抬头看向站在一边的佣人,佣人急忙点头,连忙去厨房端了一碗醒酒汤过来。

    墨释然在季如夏的胸前磨蹭了几下,季如夏的脸顿时就红了,要不是知道墨释然现在是真醉了,她倒是觉得,墨释然这是在趁机吃她的豆腐。

    “墨释然,你乖乖坐好。”季如夏咬牙切齿的开口,伸手推开了墨释然的脑袋。

    “夏夏,我知道错了,你和我去领证好不好。”墨释然嘀咕了一声,他对此十分的有执念。

    季如夏简直哭笑不得,她和墨释然早就在国外领过证了,不知道为何,墨释然这么的执着国内的结婚证。

    季如夏从佣人的手中拿过醒酒汤,打算喂给墨释然,却被墨释然给拒绝了。

    墨释然抱着季如夏,一直和季如夏说他对她的那些爱恋,那些清醒时说不出的话,此刻全都说了出来。

    季如夏满眼的复杂,不可否认,她是感动的,但是她还是对于墨释然封锁她记忆的那五年耿耿于怀。

    墨释然纠缠着季如夏,非要季如夏答应和他去扯证不可。

    季如夏被纠缠的没法,自然是答应了墨释然,墨释然当即就拉着季如夏要去民政局领结婚证,还是季如夏拖住了墨释然。

    “现在这大晚上的,民政局的人早就下班了。”季如夏一脸黑线的看着耍酒疯的墨释然。

    墨释然脚步一顿,迟迟的才反应过来,貌似真如季如夏所说,现在民政局已经关门了。

    不过,就算是民政局关门了也没事,他直接将工作人员叫到家里来就好了。

    “妈咪,墨叔叔有些强悍哈。”景色目睹了整个过程。

    如果不是墨释然脸上的红晕,她一定会认为墨释然这是借机求原谅,季如夏还没有反应过来,墨释然已经打电话,让民政局的人抓紧过来。

    墨释然挂了电话,冲着季如夏嘿嘿一笑,“夏夏,我们马上就夫妻了,等这一刻我已经等了快三十年了。”

    墨释然越说越是委屈,他和季如夏本就是天作之合,无论是从家世还是才貌上边来看,和季如夏都是一等一的配,要不是中间有个季如秋,两人早就结婚了,景色也有了好几个弟弟妹妹。

    对了,景色?

    墨释然幽幽的想起,自己刚得知了一个女儿景色。

    于是松开季如夏的手,跌跌撞撞的走向景色,景色急忙搀扶了一把。

    “墨叔叔,你醉了,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景色将墨释然扶到沙发处坐下。

    墨释然抱住景色一直喊着乖女儿,说自己对不起她,迟了二十多年才知道景色的存在。

    他保证以后一定会好好的补偿景色。

    嗯,原来,抱女儿的感觉是这样子的啊,墨释然恍恍惚惚的想着。

    “我不怪你。”这一句话,景色没有任何的掺假。

    墨释然咻的一下,抬起头,对上景色亮闪闪的眼睛,“那你喊我一声爸爸。”

    墨释然虽然脸上有醉意,但是眼睛亮的发光,一直盯着景色看。

    景色张了一下嘴巴,她两个字卡在了喉咙里边,怎么也喊不出来。

    墨释然挫败的低下头,“还是没有原谅爸爸吗?色色都是爸爸不好,这么晚了才出现在你的身边。”

    墨释然委屈的盯着景色,这要是他的手下,敌人,亦或是墨释音看到了墨释然现在这副样子,一定会极度的错愕。

    “没有,我没有怪过你。”景色急忙开口,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而已。

    “色色,快点叫爸爸,爸爸教你啊,baba。”墨释然极耐心的开口。

    “色色,爸爸的小公主,爸爸要给你全世界最好的东西。”墨释然嘀咕着出声。

    忽然间,一滴晶莹的泪珠,落在了墨释然的手上,墨释然紧张的看着哭泣着的景色。

    “色色,你不愿意叫,不叫就是了,我不逼你。”墨释然紧张的开口。

    景色摇头,一个劲的流泪,季如夏在一边想要插手,最后还是看着父女两自己调解。

    私心里,季如夏还是希望景色能够接受墨释然的。

    “色色,我……对不起……是不是我逼你逼得太急了?我不逼就是了。”墨释然语无伦次的开口。

    用手抹去景色脸上的泪珠,墨释然只觉得一颗心麻木的疼,他好像又做错事情了,害的景色哭了。

    墨释然无助的朝着季如夏看了一眼,季如夏别开目光,这些事情,还是要墨释然自己去解决。

    “色色,你要是不愿意叫爸爸,那就不叫吧,墨叔叔一样好听。”墨释然被景色这么一吓,酒意清醒了几分。

    景色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哭泣着摇头,这让墨释然越发的看不懂,也让墨释然更加的手脚无措。

    “爸爸。”景色忽然间哽咽的出声。

    墨释然咻的一下抬头看向景色,刚才不是他耳鸣了吧?他好像听到景色叫爸爸了。

    “色色,你再叫一次?”墨释然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看向景色。

    “爸爸。”这一次景色的声音稍微的重了一点。

    墨释然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景色叫他爸爸,墨释然顿时咧开了笑容,一把抱住景色。

    “对,我是景色的爸爸,我就是景色的爸爸,嘿嘿,色色,爸爸的小公主。”墨释然高兴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爸爸。”景色笑着,又叫了一声。

    墨释然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墨释然松开景色,转身抱向季如夏。    “夏夏,我们的女儿叫我爸爸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的女儿,终于叫我爸爸了,我有女儿了,我有女儿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