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她还忙着帮景色收拾东西呢,没时间在这里和墨释然墨迹。

    “夏夏,我觉得你应该好好的考虑考虑。”墨释然不急不慢的跟在季如夏的身边,在季如夏的耳边念叨着。

    季如夏猛地停住脚步,转身怒视着墨释然,“你要是在这里,再废话,我和景色回景宅住。”

    墨释然当即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只是用哀怨的眼神看着季如夏,他害怕季如夏的威胁,只要季如夏和景色开口说回景宅,景色一定会乖乖的跟着季如夏回去。

    耳边清静了不少,季如夏收拾东西起来也快了许多,能丢的就丢,该带回去的就带回去,很快就收拾好了包裹。

    墨释然早就让人停了车子在楼下,景色等人一出医院的门,就看到了医院门口停着的林肯加长版。

    引来许多人的注视。

    果然,土豪就是爱炫富,景色被冷风一吹,赶紧裹紧了身上的披肩。

    墨释然担心景色出事,还特意安排了两个医生和三个护士一起回了墨家,医院的院长在门口,泪眼汪汪的挥别景色等人。

    景色一走,相当于走了一大财神爷,虽然景色住在医院里才短短的一段时日,但是医院这进账可比医院一年的总收入还要多。

    墨释然带走的两名医生都是专家级别的,三名护士也是资深护士,这一点让院长肉疼不已,但是想到墨释然开出的价钱,院长当即笑眯了眼。

    景色没有到墨宅之前,想象不到墨释然有多豪,到了墨家,她才见识到墨释然豪气的程度。

    一排佣人站在门口等候着墨释然,看到墨释然下了车,立马鞠躬齐声大喊,“欢迎先生,夫人小姐回家。”

    景色和季如夏齐齐恶寒了一下,墨释然却是一脸的笑容。

    墨释然让人在弄了一条红毯,直接从大门口连接到屋子里边,景色有些无奈,如果再来两只摄影机,简直就是明星的架子啊。

    更夸张的是,佣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花篮,花篮里边都是花瓣,景色危险的躲开佣人丢过来的花瓣,这香味,实在是浓郁的可怕。

    景色捡起掉落在身上的花瓣,仔细一看,这有点像加州的宫廷玫瑰,她记得这种玫瑰的产量极少,当时的报价是,一朵差不多一百美金。

    景色低头看去,脚下的红毯,上边绣有金线,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到了房间里边更是夸张,就连镶嵌在桌子上边装饰用的钻石都是真钻石。

    “妈咪,墨叔叔家很有钱吗?”北冥家族已经够有钱了,但是也没有有钱到这个地步啊。

    季如夏沉默了一下,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笑嘻嘻的墨释然,点头,“很有钱,你就放心用吧。”

    景色叹口气,小心的坐在房间里边的沙发上,她刚才看了一眼梳妆台上边摆满了各种首饰,也不知道墨释然这么短的时间哪里找来的。

    “色色,你快看看,你喜欢不喜欢这个房间?”墨释然期待的看着景色,眼里闪着光芒。

    景色想了一下,回答道,“我怕被贼惦记。”

    这屋子里边处处都是宝贝,就连她床的边缘用的都是翡翠,还是水头极好的翡翠。

    景色表示,她很怕碰坏了屋子里边的哪一处。

    “谁敢。”墨释然挑眉,他这别墅里边可是装了最先进的设备,周边还有保镖环绕,哪个不长眼的贼敢来这里。

    “色色,这屋子是小了一点,你将就着先住几天,我再找一座大点的房子,以后我们一家三口住,人多起来了,房子也要大一些。”墨释然说。

    景色看看足有一百多平方的房间,沉默了在,这都能算小的话怎么样才算大?这只是单单的卧室面积,还不算衣帽间之类的。

    “不用了,我觉得这里挺好的。”反正也不会住多久,这句话景色自然没有说出来。

    墨释然让季如夏陪景色先聊着,自己去楼下吩咐厨娘晚上的菜品烧的丰富一点,严格意义上来说,这还是他们家第一顿团圆饭,可是马虎不得。

    “妈咪,我会把景盛集团的所有股份转让给哥哥。”景色坐在季如夏的身侧,忽然间开口说道。

    这件事情她想了一路,原本是想将股份留给松果宝贝的,但是想到自己和景家没有任何的关系,还是彻底的分清楚来得好。

    还给景松和季如秋她都是不愿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交给景宸。

    “色色,其实没哟必要这样,这景盛集团的股份,有一部分是季家买的,当时景家生意上边资金出现问题,季家出手帮了景家,景家给季家股份,意思是,他们景家将股份卖给了季家。”季如夏说。

    景松一直以为是景老爷子偏心,临死前还将股份转给她,其实不然,这都是季家自己花钱买来的。

    “还是留给哥哥把,我不想和景家再也任何的联系。”只要季如秋和景松不要再作死到她的面前,她都不会再去参合景家的事情。

    她相信哥哥有自保和对付景松的能力。

    “既然你想好了这样,那就按照你想的去做吧。”季如夏伸手抚上景色的眉间。

    “色色,妈咪想要看到色色的笑容,不想要看到色色的愁容。”季如夏心疼景色,这么多日子,她就没有看到景色笑过。

    “笑吗?”笑是什么?景色迷茫了,

    季如夏看的一阵心疼,到底也不愿意强迫景色,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只是叹口气,拥住了景色。

    这一晚,墨释然一不小心喝多了,因为是开心的,他不仅有了妻子,还有了女儿。

    在季如夏看来,墨释然一直是千杯不醉,没想到,今晚居然看到了墨释然的醉态。

    喝醉酒之后的墨释然特别的可爱,一直抱着季如夏的腰不肯撒手,嘴里念念叨叨的喊着季如夏的名字。

    “夏夏,我们终于在一起了,真好啊,你知不知道,你嫁给景松,我的心都要痛死了。”墨释然嘀咕着。    当初要不是季如夏以死相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