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知道,所以我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等着你接受我,叫我爸爸的那一天。”墨释然说到爸爸这两个字的时候,内心一阵阵的激动。

    景色一晃神,曾几何时,她认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叫爸爸的一天。

    “你是真心爱我妈咪的吗?”景色问完这句话后又觉得自己傻了一点,于是急忙开口改正,“我的意思是,你下半辈子都要和我妈咪在一起了吗?会一直爱她吗?”

    “你妈咪不止下半辈子是我的,下下辈子也是我的,她只能和我捆在一起,我会用生命去爱你妈咪。”墨释然严肃的看着景色,对景色许下承诺。

    景色相信墨释然的话,没由来的相信,真好,她的妈咪,这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五年前是你救了我妈咪?”景色蓦然想起在莫卡庄园的时候,撞见季如夏的事情,那时候季如夏就是和墨释然在一起。

    所以,这五年墨释然都是和季如夏在一起的?    “对,虽然我不在国内,但是一直有派人保护你妈咪,本来是想着,只要你妈咪能够幸福,我这辈子都不会去打扰她,没有想到,会出现有人在你妈咪车上动了手脚派人伤害你妈咪这件事情,你妈咪五年前一直重伤昏迷,后来失去了记忆,当时景松已经公布了你妈咪的死讯,我一时间动了私心,想就此让你妈咪一直陪在我的身边,所以,做手脚动了你妈咪的记忆,就让你们以为季如夏真的已经死了,没有想到会在莫卡庄园遇上你,更没有想到,你妈咪那么快就恢复了记忆,五年前的事情,我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是我让你们母女分开了那么久。”墨释然也不会想到,景色是他的女儿,若是知道,当时

    就该干涉市的事情。

    可是啊,千金难买早知道,对此,墨释然对于景色,又是内疚了许多。

    是自己的女儿,怎么看怎么好看,如果可以,墨释然真想,冲上前抱抱这个一直没有见过面的女儿。

    “谢谢你救了我。”景色忽然抬头说。

    墨释然突然间有了些许的不好意思,“你是我女儿,我不救你救谁。”

    景色点点头,至少现在看来,墨释然在她心中的印象还不错。

    北冥随风和景宸对景色展开了二十四小时的贴身保护,两人轮流替守在景色的身边,一直不曾离开过。

    一直到景色受不了医院的气息,闹着要出院。

    对于出院的问题,两边又产生了纠葛。

    景宸和季如夏的意思是让景色回景宅好好的修养,而墨释然则觉得,景色应该跟他回去,当然,季如夏也该跟他回去,毕竟一个是自己的妻子,一个是自己的女儿。

    北冥随风则眼红的看着几人讨论,他并没有话语权,墨释然气北冥随风伤害了景色,看到北冥随风也没有好脸色。

    “景色,你自己决定去哪里修养。”景宸和墨释然讨论来讨论去也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还是决定将决定权交到景色的手中。

    “我去墨……叔叔那里修养吧。”景色迟钝了一下,那声爸爸几乎脱口而出,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景色考虑到自己现在面对景宸还是有些别扭,再加上,她现在并不想见北冥随风,在景宅,北冥随风的机会太多了,还是去墨释然那边吧。

    景宸垮了脸色,墨释然则高兴的眉飞色舞,景色去他哪里,季如夏自然也是要跟着去的,这下子,老婆女儿双双把家还,没有什么比这更高兴的了。

    墨释然急忙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手下,让他好好的装饰别墅,尤其是景色的房间,什么最贵什么最好就用那个。

    “景色,你是不是还对我有想法。”景宸干脆一次性将话挑明开来。

    景色微愣,随即摇头,“没有,只是觉得去墨叔叔那边更合适一点。”

    再加上,她现在和景家也没了关系,自然没有理由再住在景宅。

    “算了,你去墨释然那里静静心也是好的。”景宸最终舍不得逼景色逼的太紧。

    有些弯子还是需要景色自己绕过来,他能做的就是在适当的提醒一下景色。

    景色说要出院,在孤展的默许下,墨释然也不耽搁,立马就出院,只要人过去就好了。

    至于病房里边的东西,能丢的都丢掉了,这些东西看着晦气,去了墨家什么都有。

    季如夏怒瞪着墨释然,要败家也不是这样败家的。

    墨释然大手一挥,豪气侧漏,大方的表示,“咱家不缺那点钱。”

    他的东西,以后不都是景色,景色只不过是提前享受罢了,再说了,赚钱是为了干嘛,就是为了享受。

    “墨释然,你悠着点。”季如夏实在看不过去墨释然暴发户的模样。

    墨释然一笑,凑到季如夏的身侧,“夏夏,趁着景色这次出院的好日子,我们去把证领了吧。”

    反正季如夏已经拿到了景松的离婚协议书,迟早都是要去民政局领那本绿本本的,干脆早些去,换个红本本过来。

    季如夏目光一斜,“你不是说我们在国外已经领过证了吗?不差这一本。”

    墨释然被季如夏的话,噎了一下,讪笑一声,“夏夏,你看色色今天出院是吧,前些日子太晦气了,我们需要好好的冲冲喜。”

    “不去,我还没有原谅你,没有想要嫁给你。”季如夏虽然这几日对墨释然脸色好了一些,但是只要想到墨释然此前骗了她,她就心里堵得慌。

    “夏夏,你又说气话了,我们连女儿都有了,现在不领证,难道还要等孙子出来再领证?”墨释然想了一下觉得不对,他们可不就是连外孙子都有了吗?

    “嗯,应该说,难不成,你想等曾孙子出来再去领证吗?”哪有他们这样的,外孙子会笑话他们的,外婆外公居然没有领结婚证。

    “再说吧。”季如夏倒不是很在乎这个。    季如夏推开墨释然,那一大坨,在面前实在是太过碍眼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