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景松,还真是该死,居然这么对待我的女儿。”墨释然想到景松对景色做的那些事情,脸上多了一层阴霾。

    他的女儿,本该捧在手心里边,高高的在上,现在居然受了这等委屈。

    墨释然越想越不舒服,再想想现在,北冥随风连个婚礼都没有给景色,还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的,景色还帮北冥随风生了一个儿子。

    “行了,你好好休息吧,脸色白成这样,还不休息。”季如夏推了一把墨释然,有些心疼的开口。

    只有墨释然睡着了,她才能一心一意的去照顾景色,不知道墨释然因为激动还是什么原因,硬生生的强迫自己的意志清醒过来,这时候明明疲倦的要命,还是撑着眼皮和季如夏说话。

    墨释然听了季如夏的话也不敢反驳,乖乖的躺回床上闭上了眼睛。

    季如夏松了一口气,没过一会,墨释然睁开眼睛委屈的看着季如夏,“夏夏,你上来,让我抱抱。”

    季如夏脸色一黑,将小手捏成拳头,一拳砸上墨释然的肩膀。

    墨释然大惊小怪的叫了两声,季如夏本身就没有用多少力道,本就是不痛的,只不过是他为了换得季如夏的心疼才故意喊得凄惨一些。

    季如夏变了脸色,急忙走到墨释然的面前,紧张的看着墨释然,“你没事吧。”

    墨释然委屈兮兮的出声,“有事,有大事,夏夏,你上来陪我睡会,我就没事了。”

    季如夏心疼墨释然,也不磨叽,翻身上了床,躺在墨释然的身边,两人也不开口说话,安静的享受着这片刻的温馨。

    季如夏眼皮慢慢的闭上,睡前还想着,她和墨释然还没有和好,只不过是可怜他才顺从他。

    墨释然等到季如夏沉睡过去之后,才睁开眼,转身抱住季如夏,他的夏夏,今天给了他太大的惊喜。

    季如夏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因为心中牵挂着景色和墨释然,等她醒来之后,才惊讶的发现,身边的墨释然不见了。

    季如夏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清醒一些,翻身下床,在景色的床边看到了墨释然的身影。

    季如夏将目光从墨释然的身上收回来,投向景色,景色脸上恢复了一丝的血色。

    孤展并不是将墨释然的血输入景色的体内,只是拿墨释然的血引出亲子蛊,原本用不着那么多血,但是不知道下手的人,怎么养的蛊,将蛊养的极好,所以才害的墨释然用了这么多血才引出了亲子蛊。

    这时候,北冥随风和景宸除了担心景色之外,更为疑惑的是谁在景色的身上下了亲子蛊。

    这几日不是北冥随风守着景色,就是景宸守着景色,根本没有什么人,能够有机会靠近景色,在景色的身下下蛊。

    北冥随风当即大怒,一定要查出幕后的人,到底是谁,在市还有这么大的能力,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动手脚。

    景色醒来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她在昏迷的时候,意识是清醒的,所以也知道墨释然是自己的父亲这件事情。

    景色心中并不觉得沉闷,反而松了一口气,这就怪不得景松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

    自己原来不是景家的人,景色忽然觉得对付景松已经失去了意义,夺回景盛集团也失去了意义,毕竟她不是景家的人。

    “色色,你的父亲确实是墨释然,对不起瞒了你这些年。”季如夏坐到景色的身边,看着发呆中的景色心疼的开口。

    她以为,景色这是受不了身世的刺激。

    “妈咪,你和景松结婚,一直是分居,除了季如秋的原因,更大的原因是墨……释然是吗?”景色突然间不知道怎么改口,干脆还是说出了墨释然的名字。    季如夏微愣,最后还是点点头,“最开始,我想过,和景松好好的生活,但是,我发现我根本接受不了景松,所以我和景松的婚姻关系一直是以协议一样的存在,我不关心他和季如秋的事情,他也很少

    干涉我的事情,当初为了让你和景宸有一个圆满的家庭,我和景松每个月一个星期会同房,但是都是他睡在沙发上,其他时间则以我喜欢清静为由分开居住。”

    景色这才明白,为什么季如夏明明知道景松和季如秋的事情,却一直不加以干涉。

    其实景色不知道的是,季如夏和景松维持婚姻,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让季如秋一直以小三的身份存在,让景知一直以私生女的身份存在。

    说季如夏不恨季如秋那是不可能的,这也是对季如秋的惩罚。

    “妈咪,谢谢。”为了她和哥哥,妈咪才会一直在景松的身边待了那么多年。

    “妈咪,我想见见墨释然。”景色忽然间开口对季如夏说。

    季如夏不理解,景色怎么会突然想要见墨释然,但是她很快点头同意了景色,“好,妈咪这就安排你见墨释然。”

    “墨释然是你亲爹,这件事情没法否认,但是认不认他还是看你自己的。”季如夏不会勉强景色。

    毕竟让她去接受一个二十多年都没有出现的父亲,也确实是为难景色了。

    墨释然一直在门后听着母女两的对话,心中震撼不已,他的夏夏,一直为他守身到了现在,怎么能够让他不感动。

    墨释然推开门,走到景色的面前,季如夏很有眼力劲的出去了,顺便带上了门,整个病房里边只有景色和墨释然两人。

    两人一直对视着,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墨释然是不知道怎么和景色说话,他亏欠了景色许多,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你是我爸爸。”景色率先打破沉默。

    墨释然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点头,“对,没错,我是你爸爸。”

    “我一直以为我运气不好,遇上了景松那样的渣爹,现在知道景松不是我的父亲之后,松了一口气,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接受了你。”景色说。    墨释然理解的点头,要是他突然间出现一个人自称是他父亲,他一时间也会接受不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