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的条件也只有这个,结婚之前我们就有约定,倘若有一天离婚的话,你会交出景宸的抚养权。”季如夏冷冷的开口。

    两人因为景宸的抚养权僵持在那里,谁都不肯退让一步,最后还是景老爷子出面,他绝对不允许景松和季如夏离婚,还让景松将季如夏肚子里边的孩子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来看待。

    景松身为一个男人,自然受不了这样的委屈,坦言他和季如夏不可能继续在一起。

    季如夏也很简单,为了不让景家蒙羞,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婚。

    景老爷子绝对的反对两人离婚一事,将景松带入了书房,聊了一番,至于内容就无从得知了。

    从书房出来之后的景松,面色大变,向季如夏承诺,自己会将季如夏肚子里边的孩子视如己出。

    季如夏虽然不清楚两人之间到底聊了什么,但是她还是坚持离婚,这样子对景松才是公平的。

    “你难道想你的孩子一出世就被人指指点点吗?景家会让这个孩子成为名正言顺的景家小姐。”景老爷子对季如夏说。

    不得不说,那时候的季如夏动容了,那个年代,一个私生子的名号太难听,更何况还是身处豪门,一旦孩子的身份被爆出来,不管家业多大,最后都会被人耻笑。

    季如夏想到了这一点,语气软了下来,她觉得自己对不起景松,让景家提出条件,她愿意补偿景家。

    景老爷子的要求很简单,那就是季如夏去景盛集团上班,成为景盛集团的执行总裁。

    景松和季如夏都很不能理解景老爷子的此番做法,景松有心想反对,却是敢怒不敢言,季如夏同意了景老爷子的要求。

    也就是因为景老爷子的明智之举,让季如夏成为执行总裁,才让景盛集团上了一个台阶。

    之后,季如夏生下女儿景色,景松也像之前承诺的那样努力去扮演一个父亲的角色。

    季如夏一直以来都对景松感到亏欠,所以当发现景松和季如秋勾搭在一起的时候,季如夏虽然错愕,也没有去反对。

    季如秋自愿这么作死,自然也怪不得她,那时候的她以为墨释然的原因,对季如秋已经淡薄了姐妹之情。

    后来,季如秋生下景知,景松以为季如夏不知道景知的真实身份,其实季如夏一直都是了然于心,只是碍于此前亏欠了景松,没有出声而已。

    也是以为景松的原因,季如夏才会在季老爷子面前同意季如秋和景知回到季家。

    谁知道,景松在季如秋的挑拨诱惑之下,动了杀她夺位的心,在季如秋和景松伤害景色之后,她对二人的情谊可以说,彻底的没有了。

    这个秘密,她以为她能够保守一生,没想到,最后还是说出来了。

    墨释然醒过来的时候,季如夏才从回忆里走出来。

    “夏夏。”墨释然突然间抓住季如夏的手,眼里满满的感动。

    “那天晚上是你,不是梦。”墨释然肯定的开口。

    他只有那天晚上和季如夏在一起过,因为实在忍不住想见到季如夏才回来的。

    “是。”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季如秋看向墨释然的眼中极为的平静。

    “季如夏,你瞒的我好苦。”墨释然有些咬牙切齿的开口。

    他突然想到,如果不是今天的这一出,季如夏是不是打算永远的保存着这个秘密,不告诉任何人。

    “我不能让景色受到一点不好的话语攻击。”季如夏如是告诉墨释然。

    “你当初有了身孕,为什么不告诉我。”墨释然不甘心的开口问道,如果当初墨释然坦白的开口,他们之间就不会走这么多的弯路,是不是早就一家人,幸幸福福的在一起了。

    “告诉你又如何?那时候,我是景松的妻子。”季如夏无情的打碎墨释然的幻想。

    更别提当初季老爷子那么不喜欢墨释然,真要是曝出这件事情,季老爷子绝对能拿着枪去和墨释然同归于尽。

    “我会娶你。”墨释然定定的看着季如夏,他当初就不该犹豫,在婚礼上的时候,就应该直接将季如夏抢走,这样后边就不会有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都过去了。”季如夏躲开墨释然炙热的目光。

    “季如夏,景色是我的女儿,我有知晓的权利,你不能剥夺我这个当父亲的知情权。”墨释然严肃的看着季如夏。

    他现在就觉得心里边有一团火在燃烧,季如夏真的是太过分了,女儿长这么大了,连外孙子都有了才告诉他真相。

    “你现在,不就知道了吗?”季如夏,有些心疼因为失血过多而造成脸色苍白的墨释然。

    虽然迟到了那么些年,好歹是知道了不是吗?季如夏心中有些不安,要是景色醒来之后,知道自己的是墨释然,会不会又遭受一次打击。

    “季如夏,老子都当外公了才知道女儿的存在,这感觉能一样吗?”墨释然终于忍不住,咽不下这口气,嘶喊出声。

    “平白无故得一这么大女儿多好,要是我,晚上做梦都要笑醒,再说了景色这么好的女儿你上哪去找。”孤展略带羡慕的开口,这简直就是白捡一大闺女。

    “哼,我闺女什么时候能够醒来。”墨释然已经坦然的接受了景色是自己女儿的事情,这不连名字也给一起改了。

    “人家景色还没同意你的这个身份呢。”孤展冷不防的打击了墨释然,现在想那么多说这么多有用吗?当事人可还没开口。

    墨释然提到景色,脸上也有些难看,他不知道景色能不能接受这个二十多年后才冒出来的父亲,一时间,墨释然一向沉稳的脸上透露出了慌乱,将目光看向了季如夏。

    “景色会不会接受你,就看景色怎么想的了。”季如夏不愿意去干扰景色的思维。    墨释然叹口气,这追妻的路还没走顺,又要开始哄女儿的路途了,景色,是他的女儿,想想都让人开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