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妈咪,你别犹豫了,快说啊。”景宸忍不住催促道。

    季如夏深吸一口气,走到墨释然的面前,“景色,是你的女儿。”

    几人都用惊讶的目光看向墨释然,惊讶过后,又有些预料之中的感觉,景色是季如夏的亲生女儿,愿意让季如夏生下孩子的或许之后墨释然一人。

    墨释然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脸色惨白,季如夏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墨释然,她倒是想看看墨释然的反应是什么。

    是接受这个女儿,还是嫌弃,若是墨释然脸上敢露出一丝嫌弃的表情,那么她们之间,就真的到此结束了。

    墨释然脸上极度的扭曲,不是生气或是愤怒,而是被这个惊喜砸破了头,他自然十分的相信季如夏,没有任何的怀疑。

    “吼。”突然间,墨释然怒吼一声,他憋在心中的这口气,就是用这样的形式发泄出来。

    墨释然在几人的面前来回的走动着,北冥随风想要开口,让墨释然先去救景色,还没说出声,只见墨释然一手抓过孤展的手,一脚踹开急救室的门。

    “喂喂喂,你这是干什么,扯痛我了。”这一转变来的太快,孤展有些反应不过来。

    “抽血,救人。”墨释然抽搐最嘴角。

    孤展撇嘴,怎么一下子这么心急了,虽然心里吐槽墨释然,脚步还是追上了墨释然的节奏。

    墨释然走到门口,又丢开孤展,大步的走回到季如夏的面前,两只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季如夏。

    季如夏张嘴,还没发出声音,“啵!”

    一个吻落在了季如夏的额头上边,墨释然微微的喘息,“夏夏,等着,我会成功救好我们的女儿。”

    季如夏顿时泪如雨下,墨释然说我们的女儿。

    “好。”季如夏暗哑的出声。

    抢救室的门再次关上,几人的目光焦虑的看着上边的红字。

    “抽吧,抽多少血都行。”墨释然躺倒了景色身侧的病床上,伸出手臂,大方的开口。

    虽然是对孤展说话,但是目光始终落在景色的脸上。

    墨释然的心中一阵阵的柔软,这是景色啊,这是他的女儿啊,是他和季如夏的女儿。

    墨释然已经做好了不要孩子的准备,没有想到他的夏夏早在二十多年前就给他生了一个女儿,这心情,还真除去激动喜悦之外,还有隐隐的心疼。

    墨释然看着景色酷似季如夏的容颜,心情越发的激动,难怪景色这么的好看,这么的优秀,原来是他的女儿。

    “唔,抽的血会有点多,你醒来之后可能会有晕眩感,这都是正常的。”孤展一边抽血说。

    墨释然根本没有在听孤展说话,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在景色的身上,孤展也不生气,他原谅这个二十多年来刚刚得知自己有女儿的男人。

    不知过了多久,等到季如夏脚都变得麻木了之后,抢救室的门才推开,率先出来的是景色。

    季如夏慌忙跑上前,抓住景色的手,抬头无声的看着孤展。

    “没事了,蛊已经解开了。”去楚墨那边时间又要推迟了,孤展无奈的想着。

    北冥随风和景宸急忙将景色推回病房,季如夏依旧站在原地,抿着唇看着孤展。

    “哦,对了,墨释然也没有事,只是失血过多晕过去了。”孤展急忙的开口。

    季如夏这才松了一口气,沉默的走到里边,看着昏睡中的墨释然。

    她想起了二十多年前,怀上景色的那一夜。

    “墨释然,我把我的身给你,算是偿还了你对我的爱。”那时候的墨释然喝得酩酊大醉,季如夏在墨释然的耳边轻声的开口。

    等到第二天墨释然醒来的时候,季如夏已经离开,那天晚上,他只当自己做了一个十分旖旎的梦。

    一个月后,季如夏发现自己怀了身孕,她当然知道这个孩子是墨释然的。

    第一时间她就去找了景松和景老爷子。

    “我怀了别人的孩子,如果你接受不了的话,我们就离婚吧,景家的所有财务我都不要。”这是季如夏对景松说的话。

    她知道,没有一个男人能够接受自己的妻子给自己戴绿帽子,但是事情已经造成了,伤害已经造成再开口说抱歉已经没用了。

    “你说什么?你怀了别人的孩子,季如夏你真是好样的。”景松狰狞着脸,一巴掌在落到季如夏的脸上之前,硬生生的止住。

    “季如夏,你把这个孩子打了,我们还是和之前一样。”景松大口的喘着气,他割舍不下季如夏,这是唯一能够解决的办法。

    “不可能。”季如夏淡漠的开口,这个孩子,她只会用生命去爱她,而不是做出伤害他的事情。

    景松气急,他恨死了季如夏的无情,“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告诉我。”

    景松大声的吼着,他要去杀了那个男人。

    “我不会告诉你的,景松,我不爱你,离婚是最好的出入。”季如夏平静的看着景松。

    她嫁给景松的时候本就不爱景松,婚后一直以来都是极为的冷淡,也没有过房事,已经觉得对不起景松,现在,她能做的就是远离景松。

    “离就离。”景松大声的说着,他虽然喜欢季如夏,但是还是接受不了季如夏给自己戴绿帽子这一件事情。

    婚后的这几年里边,没有夫妻生活,景松虽然怨季如夏,但是还是遵循了季如夏的意愿,而如今季如夏公然的给他戴了绿帽子,这一点,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忍下去的。

    季如夏很满意这个结果,这是对他们二人最好的结局。

    “景家的一切,我都可以不要,景宸我要带走。”季如夏平静的说着自己的要求。

    或许原先对于景宸的感情是因为景宸的亲生母亲,这么些年照顾下来,她早就将景宸当成了自己的儿子。    “不可能,景宸是我景家的血脉。”景松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季如夏,景宸是他景家的人,不可能让季如夏就这么带走,更何况景宸还是未来的景盛集团接班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