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宸知道北冥随风和胡梨的婚事,只是一时间的无奈之举,现在东西已经到手了,就看北冥随风如何解决这个事情了。

    北冥随风看向病房,嘴角浮现一抹温和的笑容,如何解决这件事情?自然是好好的解决,他的眼中划过一道阴狠。

    “景宸,楚墨那边,你多看着点。”北冥随风已经没有心可以分给楚墨了。

    景宸了然的点头,这是他们家欠了楚墨的,只是楚墨一心求死,这一点着实难办的紧。

    “放心吧,楚墨的那一口气,我无论如何也会将他给吊住了,只是醒不醒的过来就看他自己的了。”孤展拍拍两人的肩膀。

    楚墨铁了心一心要寻死,想要去见季念,让他恢复生存的意志还真是不容易,除非季念活过来。

    “要不,我去找个人,把她整容成季念的样子,怎么样,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楚墨一心求死啊。”孤展撇嘴。

    “滚粗。”景宸毫不留情的给了孤展一脚,整容成季念的样子,别说楚墨膈应,就是他看了也膈应。

    季念虽然离开了,但是在他们的心中也是无人可以替代的,更何况,季念那绝世的模样,又岂是那么好整的。

    “北冥随风,字监狱当真有那么可怕?”孤展问道,他之前对字监狱的认为,都是谣言,可是这次北冥随风和楚墨进去之后,倒是颠覆了他的看法。

    北冥随风想起在字监狱的场景,沉默了片刻,就在孤展以为北冥随风不会说话的时候,北冥随风才出声,“可怕,十分的可怕,简直可以称作炼狱。”

    若不是不然,楚墨又怎么会伤成那样,如果不是楚墨及时赶到,现在躺在抢救室的就是他了。

    “有多可怕?”孤展兴致勃勃的开口问道,能把楚墨伤成那样的一个地方,他也清楚,不会有多安全。

    “你可以去试试。”北冥随风玩味的看着孤展,“你进去了,过不了多久,就是他们的食物。”

    这一点,北冥随风可没有匡孤展,在里边想要吃得饱过得好就要靠自己想办法,管理监狱的人提供的食物极少,在饿极了的情况下,吃了同伴的比比皆是,弱者在那里,只有沦为食物和玩物的份。

    “额。”孤展闭嘴了,这等血腥的地方,不是他这类白衣天使该去的地方。

    北冥随风深吸一口气,他现在最大的烦恼还是景色的问题,他和景色进入了一个死胡同里边。

    “实在不行,你就对景色解释清楚好了。”孤展忍不住开口说道。

    “再等等吧。”北冥随风想等处理完身边的所有危险,再和景色好好的谈谈。

    “有季夫人在,景色怎么也会好受一点。”北冥随风很感谢季如夏回来的这么及时。

    季如夏的出现就是景色的救命稻草。

    “妈咪,你告诉我,是不是你伤害了哥哥的亲生母亲?”景色喝了两口汤之后,抓着季如夏的手,一脸严肃的问道。

    季如夏有点发蒙,她伤害了景宸的亲生母亲?这怎么可能。

    “当然不是,谁告诉你的,我伤害了景宸的亲生母亲?”季如夏安的拍拍景色的手,一脸纳闷的看着景色。

    “季如秋告诉我的,她说,就是妈咪杀害了哥哥的母亲,从她的手里抢走了哥哥,嫁入了景家,妈咪你告诉我,事情不是这样的。”景色慌张的说道。

    她不相信自己的妈咪,是这样的一个人。

    “傻孩子,季如秋说的话,你怎么能够相信呢?妈咪告诉你,妈咪没有伤害景宸的亲生母亲,景宸也是他的亲生母亲主动让我抚养的。”季如夏叹口气。

    “真的?”景色再次向季如夏确认。

    季如夏点头,“当然是真的,妈咪怎么会用这种事情来骗你呢,当年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但是妈咪可以向你保证,景宸亲生母亲的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景色吊在半空中的心一点点的放下来,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原来,哥哥真的不是我的亲哥哥啊。”景色扯了一下嘴角,眼里说不清的复杂。

    季如夏摸摸景色的发丝,如果早知道,这件事情隐瞒着,会让景色和景宸两兄妹分心,她早就该早早的告诉两人,这样子季如秋就不会有机可乘。

    “色色,这些年委屈你了。”季如夏心疼的开口,“从今以后,妈咪不会再离开你,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景色连连点头,真好,她的妈咪不会再离开她了。

    “妈咪,可是季念不在了。”景色想到季念,眼里就说不出的伤痛。

    当初季念就不该救她,死的人就应该是她。

    “是啊,念念不在了,所以你要代替念念的好好的活下去,答应妈咪好吗?”季如夏祈求的看着景色。

    景色如果再来一次自寻短见,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了。

    景色抿唇,脑中蓦然想起昏迷时季念说的话,抬头看到季如夏耳边有两根白发之后,鼻子一酸。

    “好,妈咪,我答应你,我不会再做傻事了。”景色眼神坚定的看着季如夏。

    季如夏伸手抹去眼角的泪水,连声说好,只要景色好好的,比什么都好,这就够了。

    景宸跟在北冥随风的身后进来,景色看到景宸,立马激动的出声,“哥哥,你母亲不是妈咪害死的,真的不是。”

    景宸张嘴,还没等他说出话,景色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

    “色色。”北冥随风,季如夏和景宸,三人吓了一大跳。

    景色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便倒在了季如夏的怀里,就连鼻子和耳朵处也开始冒血。

    “孤展,孤展。”景宸吓了一跳,急忙夺门而出去找孤展。

    而北冥随风则以最快的速度跑到景色的身边,从季如夏的手里抱过景色,朝门外边跑去。

    孤展立马让大家将景色送进抢救室,季如夏手脚冰凉的站在抢救室外边,她不明白,怎么会突然间这个样子,明明,明明刚才还好好的。

    “妈咪,你先别急。”景宸走到季如夏的身边,扶着季如夏,让她到一边去坐着,却被季如夏给拒绝了。

    墨释然赶来,代替了景宸的位置,急急的抱住季如夏。

    过了没一会,孤展从抢救室里边出来,疲倦的看着外边的众人。

    “怎么样,景色到底怎么回事?”季如夏紧张的盯着孤展。    “景色中了苗疆的亲子蛊,中了此蛊三日内会接连吐血,一直到三日后七窍流血,流尽而死,这个蛊十分的阴毒,一般是苗疆的丈夫怀疑自己的孩子,才会用的毒,一般也不轻易用,因为解蛊损伤的气

    血也厉害。”他以前见到过一例,亲眼目睹过那个孩子的死法,十分的残忍。

    亲子蛊?这是什么?众人的眼中大写的迷茫,当然,这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该怎么救景色。

    “那你快想办法救救景色。”季如夏急忙开口。

    “这蛊解起来说麻烦也麻烦,说简单也简单,最需要的药引就是亲人的血。”孤展还没说完,季如夏连忙出声。

    “那你快用我的血去救景色。”季如夏说着,掀开了袖子,露出嫩白的胳膊。

    “要多少血都行,只要能救景色。”季如夏慌张的开口。

    “等一下,亲子蛊属阴,需要阳性的血来克制它,所以,需要景色父亲或兄弟的血。”孤展将目光看向景宸。

    景宸毫不犹豫的举起自己的袖子,“抽吧,我有的是血。”

    “不行,你和景色只是同父异母,解这个蛊需要的是同父同母,直系亲属的血。”孤展无奈。

    本来景宸还能救景色,现在,景宸和景色根本没有血缘关系,这下子只能找景松了。

    “我去把景松抓来。”景宸抿嘴,转身就朝外边走去。

    “等一下。”季如夏出声叫住了景宸,脸色十分的不好。

    身子还在微微的颤抖,“不能去。”

    “为什么,现在只有马上抓景松抓来才能救景色。”景宸不解的开口。

    季如夏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将保守了二十多年的秘密说出来,“因为,景色不是景松的孩子。”

    几人因为季如夏的这个消息,瞬间愣在原地,第一反应就是,难不成景色也是季如夏收养的吗?

    这个念头在景宸的脑中一闪而过,很快就被抛却了,他现在还有些印象,当时他亲眼看着季如夏大肚子的模样,景色一定是季如夏的孩子。

    “妈咪,景色不是景松的孩子,那是谁的孩子?”景宸喃喃的问出声。

    忽然感觉这个世界都乱套了,他不是季如夏的孩子,景色不是景松的孩子,二十多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北冥随风也看向季如夏,景色是谁的孩子并不重要,他现在只关心,景色的亲生父亲是谁,把他找来救景色,其他的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    季如夏犹豫着,迟迟不愿意说出景色的父亲,心中十分的为难,如果说出来了,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就藏不住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