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北冥随风无奈,只好坐在一边,沉默的看着景色。

    幸好,没过多久,季如夏就回来了,和季如夏一起来的还有景宸,季如夏没有和景色提及季如秋来找她的事情。

    景色看到季如夏之后,脸色才有变化,急忙朝季如夏伸手,“妈咪。”

    季如夏将手中的保温盒交给景宸,北冥随风站起身退后一步,将位置留给季如夏。

    “妈咪,你真的回来了,我以为这一切都是梦境。”景色将脸埋入季如夏的怀里哽咽着出声。

    天知道她在醒来看不到季如夏的时候有多慌张,只是因为北冥随风在这里,她才收起了慌张的神色。

    “色色,妈咪答应过你一定会回来的,怎么会是梦境呢。”季如夏看着景色毫无安全感的模样,心中越发的心疼,紧紧的搂着怀里的景色。

    “色色,妈咪给你熬了汤,你许久没有进食,喝一点吧。”季如夏说着,让景宸将她熬得汤拿过来,她担心太过油腻,特意将上边的油撇去了。

    景色看到景宸,脸色有些别扭,主要的原因还是之前季如秋说的那些话,对景色的影响太大了。

    景色垂下眼眸,张口嘴,轻轻的喝了一口季如夏喂过来的汤。

    “色色,答应妈咪,以后不要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好不好?”季如夏余光看到景色露在外边的手,心中一阵阵的疼痛。

    景色张了一下嘴巴,指尖动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做出承诺。

    季如夏的一颗心一直往下掉,“色色,答应妈咪,不要再伤害自己,如果你心里不舒服,那你就伤害妈咪。”

    景色摇头,“妈咪,我怎么可能会伤害自己,我只是不知道怎么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对她重要的人都一一的离她而去,活着,真的好累,景色想她没有勇气活下去。

    季如夏叹息一声,抓着景色的胳膊微微的一用力,“你还有妈咪,还有松果宝贝,你难道真的忍心留下我们两个吗?”

    “如果,你走了,妈咪马上跟上。”这句话季如夏不是说说的,她的所有就是景色,景色出事,她也会跟着去。

    景色本就苍白的脸色,越发的苍白,急忙表示自己不会再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季如夏这才作罢,景色这一次的事情,真的吓到了她。

    “色色,你多喝一点,你要是喜欢的话,妈咪今天还给你熬。”季如夏温柔的看着景色。

    她想拼命的对景色好,把这错失的五年都给补上去。

    “哟,都在呢。”孤展推门进来,调侃的笑着。

    “景色的身子恢复的很好,一定要多吃一些补血的东西,把失去的血好好的补回来。”孤展上前查看了一番。

    他没有将景色心中郁结在心的心病说出来。

    “谢谢。”季如夏十分的感谢孤展,感谢孤展救了景色。

    “你们两个出来一下,有事情找你们。”孤展凑到景宸和北冥随风的身边,嘀咕了一句。

    北冥随风和景宸一前一后的跟着孤展出了病房,一直走到孤展的办公室里边。

    “楚墨现在身子很不好。”孤展叹息一声,怎么就接二连三的出事,他和白术两边忙的团团转,人都瘦了好几斤。

    “多不好?”景宸急忙追问。

    “身上受的伤太多了,一直高烧不退,昏昏沉沉的,前两天烧到了四十二度,差点脑子没给烧坏了,我干脆将楚墨的头发剃了,省的把头发烧坏了。”孤展叹息一声。

    “怎么会这样。”北冥随风紧紧的皱着眉头。

    “楚墨本就没有生存的意志,现在楚墨的情况很不好。”孤展也很难受。

    说起来他和楚墨是最先认识的,楚墨在他的心里一直很强大很厉害,那天看到楚墨浑身的血,他整个人都被吓到了,从没有见过楚墨伤的这么惨过。

    “一定要想办法救活楚墨。”北冥随风说。

    “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不管如何,一定要救好楚墨。”北冥随风沉着脸。

    这都是他欠楚墨的,季念已经出事了,楚墨绝对不能再出事。

    “我尽力了,情况很不好,一个人没有生存的意志,再怎么救都是枉然的。”孤展也很无奈。

    身上的伤口容易治愈,心上的伤口又该怎么治愈,何况,楚墨身上的伤口也很难治愈。

    “伤成这样,没有当场死去,已经是奇迹了。”孤展说。

    楚墨的身上有十多处伤口,没个伤口都在最脆弱的地方,特别是胸前的那一刀,只差几毫米就伤到了心脏,当时的情况是有多危险。

    “我欠楚墨的。”当时在第一监狱里边,是楚墨负责殿后,让他先离开,没有想到楚墨被楚离伤成了这样。

    北冥随风还记得当时他惊讶于楚墨怎么会出现的时候,楚墨告诉北冥随风,景色的命一半是季念的,他绝对不会容许季念出事。

    “已经通缉楚离了。”当时他们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浑身是血的楚墨,楚离没了下落。

    楚离和楚墨可以说是两败俱伤,楚墨伤成这样,楚离也没有好到哪去,只是暂时找不到楚离而已。

    “北冥随风,景色这边已经稳定了,我决定了明天就去楚墨那里,楚墨那里只有白术一人,不行。”楚墨说。

    “实验室的事情,我也安排妥当了你放心吧,景色的伤口已经开始好转,没问题的。”孤展说。

    北冥随风答应了孤展,明天帮景色再做一次检查,确定景色没事后,就让他离开。

    “接下去,你准备和景色怎么办?”景宸趁机问北冥随风。

    他知道北冥随风当初娶胡梨只是权宜之计,没有想到现在闹成这样,闹得满城风雨。

    北冥随风皱眉,“景色现在很反感我的出现,我说什么解释她都不听,她现在的心结就是那天我去救了胡梨,没有救她”

    对此景宸也只能表示爱莫能助了,他现在在景色面前也属于黑名单里边的一员。    “对了,胡梨公主的事情你怎么处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