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如秋又是气又是恼,肚子那里还隐隐作痛。

    “混蛋,放开我,你们也配碰我?”季如秋怒视着两人,脸涨得通红,或许是因为羞愤的,或许是因为药性。

    “放开你?不可能,让我们兄弟乐呵乐呵,再给我们先钱,或许我们就会放过你。”张小山笑道。

    季如秋懊恼的看着张小山,“你放开我,想要多少钱我给你就是了。”

    与其被他们羞辱,倒不如花钱消灾,季如秋气愤的想着。

    张小山与季如秋对视一眼,十分的不屑,季如秋的人品他们着实信不过,还是好好的乐上一乐再说。

    “闭嘴。”张小山朝季如秋吼了一声,紧接着在季如秋的脖颈上亲吻着。

    四只手,游荡过季如秋的全身,季如秋胃里一阵阵的作呕,但是身体却越来越热。

    张小天实在受不了了,一把将季如秋的裙子掀开,瞬间没了想法,季如秋下边正恶露不止。

    张小山看了一眼,也没了想法,直接一巴掌朝季如秋挥过去。

    “贱人,你这是被多少人上过,下边脏成这样。”季如秋的脑子晕晕乎乎的,药性开始发作,对于张小山的话没有听的太清楚。

    “山哥,我怕被染病。”张小天慌张的穿上裤子,急忙远离季如秋。

    “他娘的算你走运。”张小山也骂骂咧咧的从季如秋的身上爬起来,发泄般的踹着季如秋。

    季如秋闷哼两声,空虚的感觉从小腹处升上来。

    “山哥,有人来了,我们快走。”张小天眼尖的看到不远处有保安巡逻队走过来。

    “呸,季如秋你个贱人,今天先放过你。”张小山朝季如秋吐了一口水,骂骂咧咧的出声。

    张小天急忙抓着张小山的手,从另一个方向跑走,只留下季如秋衣衫不整的躺在原地。

    季如秋颤巍巍的起身,一手扶着墙,一手穿好衣服,身下一个孟浪,季如秋脚一软,差点摔倒在了地上。

    身体里的热潮差点吞没了季如秋,墨释音,该死的,季如秋在心底怒骂着墨释音。

    以最快的速度回了家,闪身进了卫生间,将冷水开到最大,站在冷水底下。

    刚小产不久,不能碰冷水,现在没办法之下又碰了冷水,季如秋一时间又怕又怒。

    景色再次醒来的时候,房间里边只有北冥随风一个人,北冥随风太久没有休息,借着景色睡着的时候,打了一个盹。

    景色没有动,只是睁开了眼睛,眼睛四处寻找着季如夏的身影,没有想到居然看到了北冥随风。

    景色看向北冥随风的神色很复杂,心里酸酸的,北冥随风不是和别的女人订婚了吗?怎么还总是来纠缠她。

    景色只要想到北冥随风去救胡梨的那一幕,心就痛的厉害,干脆别开了目光。

    鼻子酸酸的,眼泪直接落了出来,再也掩饰不住的伤心,眼泪疯狂的落下来。

    景色担心北冥随风听到动静,紧紧的咬住被子,唯恐自己发出一声声响,她说过了,绝对不会在北冥随风的面前流泪。

    等到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景色才睁开眼,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擦去脸上的泪痕。

    只是这么一个小动作,瞬间就惊醒了北冥随风。

    “色色,你醒了?”北冥随风惊喜的出声。

    在看到景色冰冷的脸色的时候,北冥随风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散去。

    景色一句话都懒得和北冥随风,干脆别过脑袋,闭着眼睛忽视房间里还有北冥随风这个人。

    北冥随风抿着嘴唇,守在景色的身侧,一动不动的盯着景色的侧颜。

    听着北冥随风的呼吸声,景色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一天,北冥随风是如何抛下她和孩子,去救胡梨。

    “额。”景色的心蓦然一痛,一不小心呻吟出声。

    “色色,你怎么了。”北冥随风慌张的看着景色,担心景色出现危险。

    景色闭着眼睛,紧紧的皱着眉头,等着心里边那一阵疼痛过去。

    “色色,你是不是伤口处痛。”北冥随风焦急的想要去看景色受伤的手腕。

    在北冥随风刚碰到景色的刹那,景色猛地睁开眼睛,“别碰我。”

    北冥随风担心景色伤到自己,也不敢胡乱的动,僵持在那边。

    “我不想看到你,出去。”景色冷声说。

    “色色,我知道你恨我,那都是有原因的,我……”北冥随风张口欲说出一切的真相。

    却被景色打断了在那里,“我不管什么原因,都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只知道,我的孩子因为你死了。”

    北冥随风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她都可以原谅,唯有这个,她绝对原谅不了。

    北冥随风的一切话都卡在了喉咙那里,他和景色最大的心结就是因为那个无缘和他们见面的孩子。

    “北冥随风,因为你和你的未婚妻,我的孩子才会死的,因为你关键时刻去救了她,没有救我和孩子,我不怪你伤害我,但是,伤害了我的孩子。”景色说着,眼泪再次不受控制的落下来。

    她的脑中闪过那个孩子青紫色的脸,身子微微的颤抖着。

    “色色,对不起。”北冥随风张口,他能够解释如何的事情,唯独这件事情,没有办法解释。

    是他对不起那个孩子,都是他太过自大了,太过盲目相信了。

    “不用说对不起,北冥随风,我不想看到你,不要再出现了。”景色轻声开口。

    曾经有多爱北冥随风,她现在就有多恨北冥随风。

    如果不是北冥随风,她的孩子,现在一定还活得好好的。

    “色色,我不会打扰你,只要看着你就好。”北冥随风沉默了片刻才出声。

    “色色,你想不想和松果宝贝打电话,我让他和你聊天好不好?”北冥随风忽然间转移了话题。

    有松果宝贝在,景色怎么也会开心一些。

    谁知道,景色只是垂眸了片刻,果断的拒绝了北冥随风的提议。    她现在这个样子,不适合联系松果宝贝,松果宝贝会发现她的不对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