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如秋坦然的看着季如夏,她并不觉得自己五年前有什么错,如果真要计较起来,季如夏还要谢谢她,多亏了她救了景宸。

    “季如夏,要是没有我,今日就没有景宸,这是你们母子欠我的。”季如秋高傲的扬起下巴。

    欠什么都好还,欠人情最是难还,她倒想看看,季如夏和景宸要怎么还她的人情。

    “季如秋,你的脸皮还真是无敌了,那些股份已经还了你的人情。”季如夏冷笑一声。

    或许之前她对这个妹妹还有一些感情,不过,现如今是完全没了感情,季如秋自己要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也怪不得她了。

    “你让我见见墨释然,不然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她有能力除掉季如夏一次,就有能力除掉季如夏第二次。

    季如夏转身,从桌子上拿过一杯茶水,毫不留情的泼在了季如秋的脸上。

    “啊。”季如秋尖叫一声,由于茶水温度比较高,季如秋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好好清醒清醒,不要整天想着在这里做白日梦。”季如夏冷声开口。

    季如秋今日为了来见季如夏,特意画了一个美美的妆,这一杯水,算是将季如秋的妆容毁了一个彻底。

    季如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怒视着季如夏,张牙舞爪的上前,“季如夏我和你拼了。”

    季如夏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副泼妇样的女人,居然是季如秋,还是五年没见季如秋,季如秋的变化太大了?

    季如秋知道自己不该这般的冲动,可是,她就是受不了,看到季如夏在面前,整颗心都在被火焰燃烧着,她满脑子只充斥着一个念头,那就是和季如夏拼了。

    季如秋还没有到季如夏的面前,就被抓住了衣服,刚一回头,一巴掌迎面扑了上来。

    西米打完季如秋之后,嫌弃的拿过一张纸巾擦拭了一下。

    “季如秋,你是不是疯了,跑到这里来撒野。”西米伸脚踹了一脚季如秋。

    西米原本听到外边动静有些大,出来一看,刚好看到季如秋要对季如夏动手的模样,她又怎么会允许季如秋靠近季如夏分毫呢。

    “季如夏,你就是看她这么欺负我的吗?”季如秋挣扎着站起来怒视了一眼季如夏。

    季如夏身形未动,这不过是季如秋自找的,“你自取其辱,又怪的了谁。”

    季如夏走到季如秋的面前,蹲在季如秋的面前,抓着季如秋的下巴,“季如秋,我回来了,这些年的账,也该好好算算了。”

    “把季如秋给我丢出去。”季如夏让管家找来两个保镖。

    在季如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季如秋丢了出去。

    季如秋龇牙咧嘴的躺在地上,没有想到季如夏这般的狠,说丢就丢,简直就是太过分。

    还没有等季如秋站起来,不知从哪里蹿出两个流浪汉将一个捂住季如秋的嘴,将季如秋直接拖走。

    季如秋睁大眼睛,拼命的支吾着,不断的挣扎着,都没能挣脱两个流浪汉。

    管家在第一时间就去告诉季如夏,季如秋被两个流浪汉带走的事情。

    季如夏让管家不要插手,这些都是季如秋自作自受。

    “你们是谁,放开我。”将季如秋绑到了小巷深处,季如秋惊恐的出声呼救。

    两流浪汉互相对视一眼,朝着季如秋一脸的淫笑,“你当然不记得我们,你还记得张大汉吗?”

    季如秋猛地睁大眼睛,张大汉这个人,她当然不会忘记,就是她指使张大汉撞的季如夏。    “你答应过张大汉,只要事情成功了,就给他一大笔的钱,让他安家,可是,你最后反悔了,你看着张大汉死去之后,并没有兑现你的承诺。”其中一名流浪汉,掐住季如秋的脖子,眼里有着浓浓的恨意

    。

    “你是张大汉的儿子?”季如秋记起了眼前的人是谁,她在张大汉的全家福里边见到过这个人,虽然当时他还年幼,不过容貌差的也不大。

    流浪汉点头,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没错,我就是张大汉的儿子张小山。”

    当年那场车祸,他只当是张大汉自己酒后开车,出了事情,没有想到中间还有季如秋的事情,要不是前两天有人将季如秋和张大汉的联系放在他面前,他简直不敢相信。

    张大汉之所以答应季如秋干这种缺德事,就是因为张大汉当时太缺钱,张大汉的母亲和妻子都生病了,在医院里边等着用钱。

    “不不不,当年的事情不是我指使的,是景松。”季如秋慌忙开口。

    张小山冷笑一声,“我现在对付了你,再去找景松,虽然年纪大了点,玩乐玩乐还是不错的。”

    季如秋惊出一声冷汗,她可不会让这等贱人碰她,只可惜,现在也躲不了。

    “山哥,我还没碰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和张小山一起的叫张小天,是张小山的表弟。

    只见他此刻,正垂涎的盯着季如秋看,虽然季如秋老了点,胜在保养不错,这一身肌肤也是滑滑嫩嫩的。

    比乡下那些村妇的,手感好了不少。

    张小天这样想着,在季如秋的身上狠狠的摸了几下,季如秋的身子一个颤抖。

    季如秋心中有股浓浓的不好的预感,她现在这感觉……倒像是墨释音的毒药发作的欠揍。

    张小山直接撕去季如秋身上的衣物,在季如秋的胸前大力的揉捏着。

    季如秋紧紧的咬住嘴唇,不发出一声声音,身上开始燥热起来。

    被这样的人侮辱了,倒不如死了算了,季如秋用尽全身力气朝张小山撞去。

    “噢,你个贱人。”张小山被季如秋这么一撞,胸口一痛,毫不客气的一脚朝季如秋踹去。

    张小山的一脚刚好踹在了季如秋的肚子上边,季如秋闷哼一声。

    “山哥,我们要快点了,听说这里都是保卫。”张小天心痒难耐的开口。    张小山嗯了一声,张小天眼睛一亮,急忙胡乱的朝季如秋的身上扑去,在季如秋的身上撕咬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