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凭什么季如夏就能过的这么好,而她过的这么惨?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季如夏说。

    “季如秋,你也别装了,你越是装我越是恶心,你分明就恨透了我,为什么要装出一副和我姐妹情深的模样呢。”季如秋装的不累,她看着都累了。

    季如秋脸色十分的不好,就这么被季如夏**裸的说出来。

    “姐姐,你这是在怪我和松哥在一起?”季如秋假装听不懂季如夏的话。

    季如夏叹息一声,季如秋怎么就认定她怪她和景松在一起了呢。

    “姐姐,你要是因为松哥跟我生气的话,没必要,松哥这么多年,心理有的一直都是姐姐。”季如秋急忙开口。

    季如夏有些想吐,因为景松生气?那她也太没水准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如果能够看上景松,你以为这里还有你什么事吗?能够任由你蹦哒。”季如夏冷声问。

    季如秋有这个闲情逸致装姐妹情深,她可没有。

    季如夏的话让季如秋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季如夏这话的意思是只有她看不上了,才能沦落到她季如秋的身上是吗?    “季如秋,你二十多年前就恨死了我,何必现在还在这里装呢?你装着不累,我看着都累了,季如秋,这里只有我们,没有别人,你真的没有必要装的我们感情这么好,真的。”季如夏这话说的是百分之

    百的真心实意。

    听到季如秋故作娇柔的声音,她宁愿看到季如秋泼妇一样的行为。

    “姐姐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听不懂。”季如秋死死的咬住牙关,坚持自己。

    既然季如秋执意如此,季如夏也懒得再开口,耸耸肩,一副随意她的模样。

    这样一来,季如秋还真有些不好接话,场面又冷了出来。

    “季如秋,你今天找我干嘛,我还有事情。”季如夏直接了当的开口问,要是季如秋一直磨磨蹭蹭,磨磨唧唧,那太浪费时间了。

    “姐姐,松哥说你安然回来,我就想着我们姐妹也这么些年没有好好见过了,特意来找的你。”季如秋笑道。

    “你现在见到了?可以?走了?”季如夏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让季如秋离开。

    孩子身上所受的伤不能一次全讨回来,那就多收点利息还是可以的。

    “姐姐,你为什么要一直赶我走,这里也是我的家啊。”季如秋看着景宅里边的装束有些不甘的开口说道。

    如果这里是景家的房子,那么继承权就是景松的,也是她的,然后说,这里被季家买走了,她也是季家的人。

    “是吗?”季如夏看着季如秋的目光越发的嘲讽,她不知季如秋哪里来的勇气说的出这里是她的家。

    “我怎么不知道现在一个随便的情人都可以登堂入室了。”季如夏刻意在情人二字上边加重了语气。

    季如秋神色一变,一直维持着的笑容开始一点点的破碎,季如夏当真是欺人太甚。

    “姐姐,我一直好心好意的和你说话,你不觉得你现在太过分了一点吗?”季如秋收起笑容。

    正如季如夏说的,这里只有她们两人,没有别人,装给谁看呢,再装就没了意思。

    “难不成我说错了吗?我记得我和景松还没有离婚吧。”季如夏笃定景松不会将被迫签了离婚协议书的事情告诉季如秋,景松这个人她不能说很了解,但是几分了解还是有的。

    景松的虚荣心很强,他一定会咬牙死守住这个事情,现在她拿来打击季如秋再好不过了。

    “我和景松已经领证了,就算是姐姐再不想承认也没有办法。”季如秋立马反唇相讥。

    季如夏似笑非笑的看着季如秋,“你和景松领证的前提是我意外出事,现在我活的好好的,你觉得你们的证还能合法吗?”

    季如秋面上一冷,还没有等她说什么话,又听到季如夏继续说。

    “再说了,现在这个景宅是景宸的名下财产,和景松可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跟你更少3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季如夏看到季如秋憋屈的表情开心的不得了。

    现在就憋屈了,一会可要怎么办哦。

    “景宸不是季家的外孙,他根本没有继承权。”季如秋恨得要死。

    季老爷子事情做的面面俱到,季家子孙都得到了一些财产,唯有她和景知没有半分东西,简直可恶。

    难不成景知一个嫡亲的外孙女还比不上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吗?

    季老爷子还真是狠,真是对她没有半点的心慈手软。

    季如秋不懂,为什么同样都是女儿,季老爷子对季念和季如秋这般的好,唯独她,任其自生自灭。

    “季如秋,你要是忘记了的话,那我就在提醒你一句好了,你早就和爸爸和季家断绝了关系你忘记了吗?”季如夏的声音猛地冷下来。

    季如秋还真是没有心肝,怎么说季家也养了她那么多年,她居然连季老爷子临死前都不去看一眼,更不要说死后,上根香了。

    季如秋最听不得的就是说她和季家脱离了关系一事。

    这是她最大的伤口,离开季家之后,她才发现季家有多重要,没了季家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季家千金,以前奉承她的人一下子都离开了,一个景夫人的名头,并没有太多的人放在眼里。

    “住口,当年要不是你,我又怎么会和爸爸起争执,又怎么会一气之下和季家脱离关系?季如夏这一切都是你的错,是你害了我。”季如秋大声的开口。

    双手紧紧的抓着面前的包,力气之大,可以清晰看见季如秋泛白的骨节。

    “季如秋,新来没有谁害你,这一切都是你自己自找的。”季如夏平静下来。

    季如秋还有些恍惚,没有人害她?不不不,她都是被季如夏害的,季如夏严重的伤害了她。

    换句话说都是季如夏毁了她的人生。

    “季如夏,是你害了我,要不是你,我现在怎么会和景松在一起,还一直受墨释音的威胁。”季如秋后边的声音很轻,季如夏并没有听得太清楚。

    前面一句话她听到了。

    “季如夏你抢走了我最爱的男人,你说的没错,我恨你。”季如秋愤怒的看着季如夏。

    今天除了来验证季如夏是否回来之后,还有一个目地,那就是过来看看能不能够遇到墨释然。

    她可是听墨释音无意间说到过,季如夏和墨释然在一起。

    墨释然,只要想到这个名字,季如秋心中就一阵阵的激动,墨释然在她的心里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明明她比季如夏先认识墨释然,为什么墨释然喜欢的却是季如夏?季如秋表示十分的不甘心。

    分明她和季如夏都是一样的优秀,或者说,她比季如夏还要再优秀一点。

    明明她比季如夏爱的更深,为什么墨释然看不见呢。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没有见过墨释然,一直将墨释然放在心底,这么多年没有见,她还真是很想墨墨释然,不知道墨释然还是不是以前的模样。

    要不是因为季如夏,她现在就不会和景松在一起,越是想季如秋心理越是烦躁。

    季如夏神情有些复杂,季如秋怎么就认定她抢了她男人,墨释然和她相识之前不假,但是从头到尾墨释然都没有说过一句喜欢她的话。

    当然季如夏也不会去和季如秋争辩这个问题,因为她觉得没有任何的意义。

    “季如秋,没办法,谁让墨释然就喜欢我呢。”季如夏微笑着接下了季如秋的话。

    季如秋双拳紧紧的握着,“你不是季如夏,季如夏从来都不会这么的说话。”

    季如夏站起身,走到季如秋的面前,对着季如秋做了一个刮鼻子的动作,“季如秋,我就是季如夏,只是不是以前那个季如夏。”

    季如秋莫名觉得周边的空气都变冷了许多,浑身打了一个寒颤,眼前的季如夏让她感到了恐惧。

    “季如秋,墨释然不仅不喜欢你,还一直很讨厌你。”季如夏凑近季如秋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季如秋瞪大眼睛,嘶吼了一声,“不可能,墨释然在哪,我要见他。”

    季如秋突然间用力的抓住季如夏的胳膊。

    “你不会见到墨释然,因为我不允许,墨释然也不会见你,因为他不喜欢恶毒的女人。”季如夏甩开季如秋。

    真应该让景松过来瞧瞧,他的女人,是如何一直想着别人的。

    “看在我五年前救了景宸一命的份上,告诉我墨释然在哪里。”季如秋好想墨释然。

    季如秋不提五年前还好,一提五年前整个人更加的充满怒意。    “季如秋,你还有脸提五年前,你忘记你五年前是怎么逼迫景色签署股份转让书的吗?是怎么样用景宸来威胁景色。”季如夏愤怒的开口,看着季如秋的目光恨不得撕了季如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