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色喃喃的开口问道,眼里有些失神,她脑中划过一幕幕和景宸相处的场景,不敢相信,景宸居然会不是她的哥哥。    记得小时候有一回,她玩闹从台阶上摔下来,景宸刚好就在二楼的阳台,见她摔倒,毫不犹豫的从二楼的阳台上边跳上来,第一时间跑到她的身边,那时候,她完全忘记了自己脚上的痛,满心满眼都是

    景宸,从二楼跳下来对她来说,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紧接着景宸就背着她去医院,因为堵车,景宸怕耽误她的伤口,直接一路背着景色跑到医院,景宸背上的汗水,浸湿了她胸前的衣服。

    这么好的哥哥,真的会报复她吗?景色迷茫了,她不想去相信,如果不是因为报复,那么她之前被北冥随风囚禁的时候,为什么景宸会如此的无动于衷。

    “季如秋?她跟你怎么说的。”季如夏敏锐的察觉到景色的神情不对劲,皱着眉头开口问。

    “她…咳咳咳咳咳……”景色刚想说话,忍不住咳嗽出声,咳红了脸颊。

    “色色,你先别说话,休息一下。”季如秋和西米神色一变,赶紧跑到景色的身侧,将景色扶起来,拍打着景色的脊背。

    景色的脸色有些难看,她本就初醒,现在精力已经开始耗尽,季如夏心疼的看着景色,急忙开口,“色色,你先别急,你先休息一会,你想要知道的等你醒了妈妈全都告诉你。”

    景色并不想昏睡过去,她想再看看季如夏,她怕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梦,等到再次醒来之后,季如夏就不见了。

    “色色,你好好休息,妈咪不会走,再也不会走,会一直在你的身边保护你。”季如夏猜到了景色心中所想,急忙开口安抚景色。

    景色依旧牢牢的抓住季如夏的衣服,她不相信她现在做不到相信任何一个人。

    季如夏看着既心疼又无奈,她的色色,到底经历了多少的委屈。

    景色再强大的毅力也挡不住生理上的需求,眼皮开始不由自主的垂下来,景色想要努力的清醒,可惜还是挡不住睡意,在季如夏紧张的目光中沉沉的睡去。

    在景色沉睡过去之后,北冥随风才从另一侧门里边走出来,他一直在门后边没有离开,一直听景色说着她最近受到的委屈。

    北冥随风的心里就像是被打了一闷棍,他的色色原来这么的委屈,他发誓不会让色色流一滴泪,现在就这样伤到了她,不仅让她落泪,还让她流血,北冥随风想杀了自己的心都有。

    他害怕景色见到他会做出什么偏激的行为,干脆躲着不见景色,只有在景色沉睡的时候才有勇气进来看着景色。

    “是我对不起景色。”北冥随风暗哑的出声,没有抬头面对季如夏。

    当初景色带他回去见季如夏的时候,他曾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定会照顾好景色,此生不会让景色受委屈,而如今,他没有做到对季如夏的承诺,反而害的景色处处受到伤害。

    “你也有你的无奈,不能怪你。”季如夏虽然心痛景色,却也不会强行迁怒别人。

    季如夏想着景色现在沉睡过去,不会太快醒过来,让北冥随风守着景色,她去帮景色熬点汤,给景色好好的补补,景色现在消瘦的她都不忍看,一摸都是硬邦邦的骨头。

    季如夏起身,西米也跟着起身,景宸现在已经接到景色醒来的消息了,她还没有做好见景宸的准备,所以能躲就躲吧。

    季如夏看了一眼西米没有说话,西米对景宸的心思她一直都知道,从来没有出言反对会赞同过,她一直都信奉儿孙自有儿孙福。

    等到季如夏和西米都离开了之后,北冥随风才小心翼翼的捧起景色受伤的那只手。

    上边白沙布晕染出来的血迹,刺红了北冥随风的眼睛,北冥随风低头在景色的伤口处轻轻的吻了一下。

    “色色,你不要怨我好不好,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好不好?”北冥随风红着眼眶。

    他本想将一切都瞒着,就是为了害怕景色受到伤害,没有想到最后受到伤害最深的还是景色。

    北冥随风真希望将一切都告诉景色。

    北冥随风静静的在一边陪着景色,手一直握着景色的手。

    这期间有一个护士进来帮景色换了一**吊水,垂眸看了一眼北冥随风又急急的退出去,北冥随风抬起头看到的就是护士落荒而逃的身影,北冥随风的眼神暗了一下。

    季如夏在厨房里边,煲汤,西米一直在旁边帮季如夏打下手。

    季如夏瞧着西米洗东西的侧颜,不由得开口问了一句,“西米,你和景宸怎么样了。”

    西米洗东西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我和景宸哥哥?挺好的。”

    季如夏摇摇头,不再开口问西米她和景宸之间的问题,她相信景宸能够处理好,西米也是她看着长大的,要是能和景宸在一起,她看着也欢喜。

    “夫人,外边有人找你。”管家走进来,对忙碌的季如夏说。

    季如夏微愣,知道她回来的人并不多有谁会来找她呢?

    “让她进来在客厅里边坐一会,我这里处理了就过去。”季如夏脑中冒出一个人,转身对管家说。

    管家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季如夏将手中的食材都处理好之后,让,西米帮忙看着,她处理好了就过来。

    西米点头,连声说自己没问题的让季如夏放心的将这里交给她。

    季如夏笑笑,摘下衣服前边的围裙,放在椅子上,洗了一个手,才朝客厅走去。

    季如夏在距离客厅几步的时候停了下来,她看到了客厅里边的人,坐在沙发上满眼不屑的人,和她有着相似的容貌,她就是季如秋。

    季如夏再熟悉不过季如秋了,只需一个背影就能认出此人一定是季如秋,没有想到季如秋居然会来找她。

    季如夏想到查到的资料里边说,五年前的事情就是季如秋给景松出的主意,就恨得牙痒痒。

    她可以无视季如秋搞出的那些破事,可以不计较季如秋抢夺了不属于她的东西,但是季如秋将算盘打到了她的孩子身上,就是不能的,季如秋严重的触犯了她的底线。

    “季如秋,没想到会是你。”季如夏走上前叫了一声季如秋。

    季如秋急忙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她原先还不敢相信季如夏回来了,这一刻不得不相信,季如夏真的回来了。

    季如秋急忙露出一个笑容,从沙发上起身,优雅的走到季如夏的面前。

    “姐姐,你真的回来了,原来你没有出事,真的是太好了。”季如秋惊喜的开口。

    季如夏讽刺的看着季如秋的表演,如果不是深知季如秋的心思,或许1还真能被季如秋欺瞒了过去。

    很多时候,她不理会季如秋的挑衅,不是因为什么,是觉得没有必要,可惜这倒让季如秋认为她傻,一直被她耍的团团转。

    “季如秋,我没死,你不应该很失望吗?在这里装姐妹情深不累吗?”季如夏淡淡的开口,脚步退后一步,躲开季如秋的触碰。

    事情到了这一步,这一刻,她也懒得和季如秋玩那些姐妹情深的戏码,懒得再和季如秋做表面功夫。

    季如秋的脸色一僵,暗骂季如夏的不识好歹,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句话季如夏没有听过吗?

    “姐姐,你说的这是哪里话,你没有死,我开心还来不及,怎么会失望呢。”季如秋很快调整好面色,委屈的开口。

    这副表情二十岁的小姑娘做还行,季如秋这种老女人装成这样就有些恶心了。

    “姐姐,你既然没有出事,为什么五年前不回来一直等到现在再回来?”季如秋直接忽略季如夏嫌弃的目光,想要上前继续抓住季如夏的手。

    季如夏自然不会让季如秋如愿,季如秋碰她,她恶心还来不及。

    季如夏一转身坐到了沙发上,将面前的茶具一一的摆开,动作熟练的泡了一壶乌龙茶。

    不过季如夏只给自己倒了一杯,并没有要给季如秋倒一杯的意思。

    虽然季如秋不差这口茶,但是见季如夏这般不将她放在眼里,还是有些不爽。

    季如秋在心底将季如夏骂个半死,季如夏还真是小气,不过一口茶都那么小气。

    “如果,我五年前就回来了,又怎么能够看到你们上演的那些好戏呢。”季如夏抿了一口茶。

    季如秋笑容僵硬了一下,季如夏的意思是她知道了五年前发生的事情?

    “姐姐这句话什么意思。”季如秋委屈的看着季如夏。

    季如夏懒懒的抬眸看着季如秋,这才仔细的打量季如秋,季如秋看来这些年过的并不好。

    季如秋最在乎的就是她的这张容貌,她在季如秋的脸上看到了憔悴的痕迹。

    季如夏打量季如秋的同时,季如秋也在打量季如夏,她对季如夏可是越发的恨,五年前季如夏死里逃生不说,现在又面色红润,除了眼睛微肿,没有一丝的狼狈。    可想而知季如夏这些年过的有多好,季如夏过的越好,季如秋的心里月份的不平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