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如夏内疚的看着景色,她最爱的女儿那时候就站在她的面前,和她交流了,可是她也只是感受到了亲切,并没有认出景色。

    季如夏想到时候景色受到伤害被人推入湖里的事情,一阵后怕,还好,景色没有出事。

    景色和北冥随风之间发生的事情,她知道的并不多,她不相信北冥随风会抛弃景色,改娶胡梨公主。

    季如夏早在景色当初将北冥随风带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就知道,北冥随风是个痴情的人,只要认定了就是一生。    所以,她当初才那么放心的将景色交给北冥随风,任由两人的发展,本想着景色有季家在背后做后盾,就算是北冥家族刁难也不会太过分,两孩子情路不会那么的坎坷,没有想到,最后两人走来还是这

    么的辛苦。

    “妈咪,你还活着真好。”景色低声说,这一刻她很庆幸自己做的傻事没有成功。

    虽然她依旧对这个世界失去了信心,但是能再见到妈咪也是好的。

    “是,妈咪也很庆幸色色还好好的活着。”季如夏只要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心中就一阵一阵的发寒。

    她要是那天晚上,不坚持来看看景色,是不是第二天见到的就是景色的尸体了?

    她到现在还对那天晚上的事情记忆尤深,昏暗的房间,浓厚的血腥味,满地的鲜血,景色苍白的脸。

    “色色,答应妈咪,以后不准再干这些傻事。”季如夏微微颤抖的看向景色。

    她需要景色的一个保证,她害怕在某一天景色会想不开,继续做出傻事。

    景色垂眸,她不想骗季如夏,她保证不了,现在知道了季如夏还好好的活着,这就够了。

    “色色,你告诉妈咪,你是不是还想要做出傻事?”季如夏厉声问道。

    见到景色的这副神情,季如夏就猜到了,景色还没有放弃轻生的念头,想到这,季如夏心乱如麻。

    防的了一时,防不了一世,一个人如果存了心想要寻思,再怎么防备都是没有用的。

    她绝对不能让景色做出这些傻事。

    “色色,你忍心看到夏姨白夫人送黑发人吗?”西米忍不住开口说道。

    必须要打消景色轻生的念头,“就算是为了念念,你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景色沉默,她也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可是她真的做不到,她会忍不住想到那天滔天的火焰,季念最后的笑容,她会忍不住想到那个孩子,青紫的脸,她也害怕听到北冥随风和别人结婚的消息。

    她真的没有勇气,好好的生活,她怕自己如同行尸走肉般的活在这个世界上边。

    “色色,妈咪知道你心里苦,可是,磨难最后都会过去的。”季如夏一声叹气,抓着景色的手,开口劝说道。

    “妈咪,你不知道我这一年经历了什么,我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大家。”景色一滴泪,落在了季如夏的手背上边,灼痛了季如夏的手背,也灼痛了她的心。    “这一年里边,季念为了救我,葬身火海,季念本来可以不用死的,都是因为我,她都是为了救我,才死的,我想要带着季念的那一份希望,好好的活下去,可是上天就是会跟我开玩笑,季念没了,我的肚子里却有了一个小生命,我期待着他的到来,孤展说,我和孩子之间可能只能留一个,我的孩子有权利看这个世界,我将希望留给了孩子,不管受再多的苦,再多的痛,我要这个孩子活得好好的,哪怕用我的生命去换,我做好了,自己死孩子活着的准备,可是最后孩子死了,我的心真的好痛,对了,我给孩子取了一个名字,叫景顾,顾忆往昔事,顾念此生情,我还来不及多看景顾一眼,他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我真的好心痛,他长得和松果宝贝一个样,如果活下来,长大了,一定会和松果宝贝一样的聪明,可惜,他来不及长大,他每一晚都会在我的肚子里边,和我打招呼,在我孤单寂寞的那些夜晚

    ,都是他在陪着我,还有北冥随风。”景色在提到北冥随风的时候沉默了一下。    深吸一口气,继续开口,“北冥随风答应过我,一辈子不会负我,一辈子会对我好的,我相信了他,可是他骗了我,从我回市开始,他就下了一步棋,他只是为了报复我,报复我五年前的离开,让他

    成为笑话,他还不惜用松果宝贝来威胁我,他明明知道松果宝贝是我最重要的人,他还用松果宝贝来威胁我,甚至,在关键的时候,他去救了别的女人,放弃了我和他的孩子。”

    景色哽咽着,眼泪一直流下来,她只要想到那天的情景心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样,疼痛难忍。

    北冥随风,为了救胡梨,不要她和孩子的生命,危难的关头,他选择了另一个女人。

    北冥随风明明说过,会照顾她,爱她一辈子的,可是北冥随风最终还是骗了她。

    就连那一场感人至极的求婚,都只不过是为了诱她入网的阴谋,北冥随风真的成功了,成功的报复了她。

    她所受的伤害,比北冥随风五年前受到的伤害来的深刻千倍万倍。

    “还有哥哥,哥哥不是妈咪的儿子,我从小到大一直仰慕着的哥哥,不是我的亲生哥哥,这多讽刺,妈咪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景宸是你的儿子,你说啊。”景色激动的开口,激动的拉着季如夏的手。

    她期盼的看着季如夏,企图从季如夏的嘴里听到她想听到的答案。

    她想听季如夏说,景宸就是她的儿子,是她的亲生哥哥,只要季如夏说,她就愿意相信。

    季如夏和西米两人早就泪流满面,她们不知道景色这一年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她们心疼景色。

    季如夏一直沉默着,景色眼里的亮光一点点的暗下来,嘴角扯动了一下,景宸,真的不是季如夏的儿子。    “所以,季如秋说的都是真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